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135|回复: 2

寻找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1-3 16:56:5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扬州小兔子 于 2018-11-7 15:35 编辑

    “你寻找什么,在遥远的异地?你抛下什么,在可爱的故乡?”我脑海反反复复出现这句诗。我不停地寻找,寻找我们曾经的欢乐、我们洒落一地的欢声笑语!我站在定海港码头,我们进进出出这里多少次。有若许年,它是我们回家的唯一通道。

    我第一次踏上定海港码头,没有你,就像今天我独自的寻找一样。那一次,电报沟通的失误,可能使我们在往来的火车上失之交臂。我来的路上,你回扬州。我站在这里的时候,你从扬州匆匆往回赶。这是我们的宿命还是不祥的暗示?这么多年我来没有想过,反而体会到一种极致的浪漫,是我们常说的趣事之一。

    我没有走新的大路,而是走了一条现在很少有人走的小巷。那里有頽圮的墙。墙缝里有钻出来的草,墙面上铺满了苔藓。我们喜欢走这条路。每每看到这些无名的草,都会不自觉地感叹生命的顽强和坚韧。这些小草,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月光就浪漫,一如我们对生活的追求,简约简单,相亲相爱。当然,我们没有像小草那样勾连。公共场合,你不许我挽你的手和胳膊,因为你是军人。这一点,一直保持到你今生最后一次散步。我拉着你的手过街后,你脱开我的手说“自己走”。我听话地松手。我们早已经习惯。我却不知道,两天后的你,再不能被我拉着散步。早晓得这样,我为什么听你?今天,这些小草依旧,为什么没有你和我同行?为什么听不到你笑语晏晏甚至一两声故意对我的嘲笑?

    当年人流如织的大码头,如今式微了,成了定海长途南站。沿海修缮成海滨公园好多年。我们每次回家,少不得到这里转转。那个我第一次离开时你带着我购买海产品的小店,好像还在。你告诉我,明珠牌鱼片干好吃,最正宗。你买了好些,带给你的同事,还有我的同事。你说,现在多了同事了,你的就是我的。我心里暗暗高兴。一个连女朋友同事都想到的男生,细心和爱心,可见一斑。后来我才知道,你最不愿意带的就是海产品,它会让行李染上味道。可怜见的,我甜蜜地偷笑。我走进小店看了看,明珠牌鱼片干还有,我,只有伤感。

    今天海水涨潮,我看不到密密麻麻的小洞。你告诉我,每一个洞,就是一只螃蟹的家。你告诉我,童年少年的你,如何在这样的小洞口布下陷阱逮小螃蟹。这些小螃蟹非常警觉,出洞的时候会四顾,确认没有伤害才出来。你从年长的表哥们那里,学会用一根根细小的绳子,圈起放在洞口,人躲在一边捏着绳子另一头。一旦有小螃蟹出来,迅速拉扯,螃蟹翻了身。转过来后,它盲目寻找自己的家,便乖乖被逮了。你说得津津乐道,我听得津津有味。眼前幻化出一个顽皮少年满身泥巴的形象。一贯稳重严谨的你,很难让我将这样的形象叠加到你身上。今天是怕我伤心吗?海水淹没了所有的小洞,那些小小的螃蟹,在水底如何生存?还有,蹦蹦跳跳的弹涂鱼,也被海水藏起来了,我一条没有看到。天空的云彩,像浓淡有致的水墨画,每一幅画上仿佛有一条两条船。这些天上的船,有没有载着你伴我同行?

    我在面朝大海的椅子上坐下。似乎我们每次都会坐一会的。坐着,窃窃私语;坐着,指点江山:那边是军舰守护,这边是进出舟山的水道;重重叠叠的山峦,延展了我们的目光。大海令人心胸变得宽广,是因为有一望无际的阔。定海港这边不阔,还没有太湖的浩渺。随意的交谈伴随我随时可能的大笑,是你最大的享受。三十几还是四十几?我常常这样问你。你说我永远长不大,年龄不是问题不是限制。在陌生地我们尽情展示自己的欢乐。今天,即将入冬,没有春暖花开的烂漫,阴阴的天气没有明媚的舒畅。或许,大自然的阴天本来正常,我心里少了阳光才是根本。我的欢乐随风而去还是被退潮的海浪带走?我阴郁地坐了一会,悲上心来,忍不住起身离开。这里,我除了感觉心痛,没找到丝毫的温馨。

    前面,几张人为的帆。扬帆远航,是期许,是展望,是满满的信心。可是,今天我看到的是讽刺。我不再有期许不再有展望。忽然下雨了。说来就来的雨,像我的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下,沉沉地砸在地面。老天的泪!为你痛惜,为我伤悲!

    从六七第二天离开扬州回舟山到七七,短短一周,漫长难熬。刚回家,有妹妹妹夫相伴。他们每天拉着我们出去车游,时间被打散,貌似很快过了几天。他们走后,每天和父母相对,不是无话可说,就是每句话每件事都是你。说起你,妈妈泪眼朦胧。她不停地对我说,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回不来了。我八十多岁,怎么还要这么伤心?她让我别想,自己一直在想。她老年伤子,其情之悲伤我可以想见;我中年丧夫的悲哀,她清楚明白。她不止一次说,你这么好的人,咋地这样命苦?妈妈对不起你。在这里,我反而成了劝慰者。我要忍住自己的悲伤。风烛残年的老人,再多的劝解都无用处。更多的时候,我们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六七,我给你烧了那么多的衣物,全是真的,没有一样用纸糊来代替。我没想到扬州的六七结束,舟山却是七七。老人家坚持给你做些生平爱吃的饭菜,更是让我伤心难受。我买来最你爱吃的几样,加上舟山的海鲜,整整忙了一个上午,做足规矩里的十二道菜。我还加了一个你最后时段最喜欢之一的灶台鱼。满桌菜供着,单独一桌,其境其情,不亦悲乎?放好酒菜,我一直坐在旁边陪你。我多想能看到你健康时的大快朵颐;多想看到你,即使生病后的浅尝辄止和细嚼慢咽。爸爸打开的五粮液,你现在没有病痛可以喝了。我却没有看到酒菜被动过的痕迹。我不错眼地盯着,想找到你来过吃过的痕迹。没有,我什么都没有看到。难道我们做的所有,都是自我欺骗不曾?

    你喜欢吃,我寻找新鲜食材。你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胃口很好,因为住院我别无他法,只能在加工处为你做些最简单的排骨汤。连续几天的重复,我很不安心,你告诉我,好吃就行。我加了盐水虾,你一样吃得香喷喷。你给了我多大的错觉,让我以为一切向好!你是潜意识里安慰我还是为了回家积蓄能量?我寻找答案无从寻找,就像今天无从寻找到你是否来吃过、你我在定海港的所有痕迹一样。潮起潮生,花开花落,都是生命的轮回。我,在什么地方才能寻找到你的踪迹?

    满桌的饭菜,本应该伴着你开心的笑和高谈阔论的语言。今天,却只有我的泪和妈妈的泪。我实在控制不了,情不能自己。你会给我一个梦吗?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为什么你甚少进入我的梦境?如果我连梦里都寻找不到你,你在哪里?

                                                                              (怀念我的那家伙之十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8-11-5 14:50:27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非常感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1-6 16:37:46 |显示全部楼层
杜鹃泣血,通道你就这样耗尽自己的生命?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18-12-17 21:12 , Processed in 0.078125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