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119|回复: 1

思念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1-14 17:23:06 |显示全部楼层

    整整两个月六十天的时光,如流水般一去不回头。你,随着流水,渐行渐远。我多少次这样想,想着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想着“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想着再也不要想起你……

    可是,像有一只看不见的小虫子住进了心里,时不时出来咬我一口,让我的心,疼的撕开来一样喘不过气,疼得我睡不着吃不下。这种疼,没有规律,不分昼夜。奇怪的是,疼的时候,耳边还会回响邓丽君的《我怎能离开你》:“我怎么离开你我怎能将你弃?”现实不是我弃你,是你弃了我!你衣袖都没有挥一下就走了。你不带走一粒泥土一丝云彩,潇洒决然。我忘不了最后一刻你脸上突然展开的微微笑意。你是在表达此生无怨吗?为什么你没有了怨,我却一直甩不开满肚子的遗憾、满腹的伤心和无奈?

    触景伤情!你懂的。我们曾走过半个中国。以后如果重走,我会在每一个我们停留过的地方,想起谈笑风生的你,想起负重如牛的你,想起笑话我“真的走不动了”的你。而如果走在另一半我们没有共同走过的地方,我可能又会想:要是你在我身边,会怎样反应;没有见过的景致,你会如何惊叹?不一样的美味,你品尝时,还会不会依旧如饕餮般大口大口猛吃,还是变的细巧一点,小口品味?我会不会也像过去一样,笑话你吃东西饿了三天一样,还是笑话你大脚装小脚的斯文?

    不知道,全都不知道。因为,这个世界没有如果,没有假如,只有冷冰冰的现实,赤裸裸的失去。你病了以后,不止一次劝我:比起天下兴亡,个人得失算什么;比起自然灾害瘟疫和战争,个人生死算什么。我也不止一次回答你,那些事算什么,与我何干?没有了你,我失去的是整个世界。你看劝不动我,又说全中国全世界有病的人多了,自己不是唯一。道理我当然知道,你是我的唯一你懂不懂?你劝说无效,无奈吐出“我也不想”的字眼,我心如刀绞。我们相顾无言,执手相看泪眼。

    这段时间,我寻找到让自己稍稍有慰藉的事情,临屏敲字,出去爬山。可是敲字时多少次我失声痛哭得无法进行,你知道不知道?我找到一篇文章,说最好的纾解是倾诉。我要学会倾诉。是的,是倾诉不是抱怨。我没什么可以抱怨,一切都是命。我不能对人倾诉,会让听的人难受。我对着电脑,可以毫无顾忌。为什么倾诉的过程,还是会这样难受?

   我不是多愁善感的人,我自以为坚强如钢。你生病的两年,我很少在你面前软弱。有一段时间,我觉得我是你的依靠。我出门你特别担心,害怕我走路出神出现安全问题。我告诉你放心,我一条命担着你我两条命。我不会让自己轻易死了,我死了你活不成。现在呢,我一条命的价值还有多少?你不要我担着了,你就这样走了,不叮嘱我注意安全了,不关照我最好快点回家了,不再说看不到我十分钟就会烦躁了、受不了……

    我出门办事,没有了要赶紧回家的动力;走进菜场,琳琅满目却不知买些什么。你爱吃的,你不爱吃的,全部失去了意义。最新鲜的最不新鲜的,与我何干?煮粥也是,你喜欢喝稀的。今天我稀饭煮稠了,忍不住想起你的嘲笑:你真不会煮粥,加点开水吧。我加了开水,你喝吗?你怎么不说味道不错再来一点了?

    将近三十年,在你面前我几乎不哭。我的泪水都是笑出来的。我狂妄大笑,恣意妄为。你总说我笑点太低控制力太差。现在,为什么再好看的相声小品,我都觉得是隔靴搔痒一点笑不出来?你的一次生病,我笑点提高了吗?不是,相由心生,情由性起。你带走了我的笑点,我不会笑了。相反,我变得特别爱哭,比林黛玉不如。我觉得这两年已经把我前五十年的眼泪都补上了,现在为什么还会这样。从不懂思念为何物的我,为什么心中刻刻被思念充满?

想起了多少年前看过的一首小诗:

    “天空下起了雨的时候,是一朵云在思念另一朵云;

    一个人流泪的时候,是一个人在思念另一个人;

    这花花世界,欢乐是水,悲伤也是水,

    谁也无法分清……”

    秋天常常下雨,是云在想还是我在想?我眼泪流尽,也流不成一条河。江河湖海,多少眼泪汇聚而成?刻骨铭心的思念,都是情人的眼泪吗?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傍晚了,我又在想念你思念你。天堂里没有疾病和痛苦,有没有暗黑的夜?

    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的我。还重要吗?你喜欢不喜欢,又能怎样?小胡劝我,“比起怨偶,你是幸福的。你总算有过几十年的幸福快乐生活。”是的,我有过,所以才有我今天忘不掉的思念。如果不是这样,我现在会不会过得轻松一点?

    “人是不能想过去的,一想便悲从中来。过去的日子雄心勃勃,对将来的日子充满了期望,但现在,自己都不忍卒目了。”这两年,我像赌徒一样,手里抓着一把希望能赢的牌。如今,牌输了,我的整个人生也输了,只有思念还在,“抽刀断水”一样,“剪不断理还乱”。

    多巧,两年前今天的晚上。我俩和妹妹走在上海的街头。那一天农历十六,有一个据说几十年难得一见的大月亮。可是我们没有心思抬头看一眼。我们都是今生第一次走在求医问药的路上,不知道此行的结果。我当时只有一个希望,扬州的诊断不准确。我知道这是我们共同的希望。今天,我还能感觉到当时夜的冷寂和心中的惴惴不安。那是一次生死未卜的求诊,或许是个错误。我的悔,出现了不止一次。你能否感觉到一点点?

    两个月了。就这样两个月了。时间过得好快啊,快得我不敢相信。今天中午,我安排舟山的弟弟一家和我们一起吃饺子。送行饺子,我希望你一路走好,顺顺当当地走向再没有病痛的天堂。我思念你。你不要管我,如果真有来生,我们再见!

                                    (怀念我的那家伙之十五)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1-20 10:18:27 |显示全部楼层
思念,一如“梅子黄时雨”。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18-12-17 21:12 , Processed in 0.046875 second(s), 10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