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61|回复: 1

寻找强刺激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1-24 12:29:28 |显示全部楼层

    从走出去散步爬山那天起,我就决定不再封闭。我给自己定了指标,专走储存了两人记忆的地方。我要给自己最强的刺激,让自己麻木。扬州的龟缩,不敢出去看来不是良策。散步买菜上公园,哪里都是我们走过的足迹。每一处地方都触景生情,都不敢去看。家门口经常散步的小公园,你最后一次散步坐的条凳等,我不敢看一眼。再没有你的身影了,再没有你的声音了。可是,看到的全是你,听到的全是你的声音。你的笑、你的唠叨、你的慷慨陈词、你的紧张叫喊。红绿灯处,你关照我不要只关注自己遵守交规,更要注意不遵守的人,他们最可怕。这些话,莫不是为了今天的我准备?

    第一次爬竹山,每一步都是心痛。我停留在山顶,久久安定不下情绪。第二天,我继续去。连续几天,终于不那么心痛了。我改换方向去码头。上午去晚上去。看不到滩涂看不到小鱼小蟹,是涨潮;看到它们了,是落潮。管他涨潮落潮,都是你的声音你的童年回忆。是我爱听的你的故事。故事里没有事故。如今你是我的事故,别人的故事。这是人生,更是命运。我多想与你一起“潮生理棹,潮平系缆,潮落浩歌归去!”那是我们向往了多年的生活。我看着潮水,涨落依旧,生生不息。我们潇洒倜傥的生活,却成绝唱。别人的双双对对,映衬着我的形单影只。形单影只的是形式。心灵深处,你从没离开我,一直。

    我去舟山我们常去的菜场,不为买菜,只为怀念。又看到你得意地告诉我舟山的物产丰富。是的,大陆有的食材这里都有,舟山人最骄傲的海鲜,大陆没有。我不太会挑选,那是我的短板。你也不会,比我强。看到琳琅的海鲜,你说的最多的是小时候便宜的大黄鱼籽,是船老大舅舅和大姨夫打鱼回来带给你们家的各种鱼虾。你用手比划,你们兄弟姊妹每人一大碗。妈妈吃点头尾。说到这些,你又会强调一次妈妈的辛劳和自己要孝敬老人的意愿。 我在菜场更多的时候是听你告诉我各种海鱼的名称。你说不准纲目,名字很清楚。我认识了很多鱼,也品尝了很多鱼。现在正是丰收的季节,舟山带鱼最好的时段。刚打回来的带鱼,银光闪闪,眼睛明亮。你爱吃本地带鱼,一顿能吃一大盘。家里每天都有带鱼,少了你大快朵颐,一盘鱼我与爸妈吃两顿都吃不完。我们心照不宣,谁都不提你,谁也没有忘了你。每顿饭特有的快乐交流,没了。吃饭,名副其实。

    豆腐鱼、梭子蟹、虾姑等,每一品种前我驻足,晃动你大口吃喝的身影。来舟山前,我一个半月里仅去了一次菜场,忍受不了没有再去过。在舟山我反复想了,既然还要活下去,就不能回避。我把一起常去的几个菜场都走了一遍,就为了刺激。让自己痛,痛到不知痛为止。连续的晚饭后,我一个人去逛街。在扬州好多年不逛街了。每次回舟山,会和你一起到老街逛一圈。舟山的老街是条贯穿东西的石板街道,分为西大街中大街东大街。里面有一个祖印寺。第一次进去,是舟山市博物馆。如今新的博物馆建在临城。祖印寺恢复了寺庙身份。老街上还有一些人文景观,陈列室展览馆等,这些都没变。你带着我走东串西一一介绍如数家珍。一个人逛这些,无聊无趣,是个过客而已。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好多地方的广告词。偏偏地,我错过了。既然错过,只能一根筋错下去。人生没有回头尝试的机会。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我认命还不行?好在,我幸福过,快乐过,忘情过……伤心流泪,正常。只是损失太大,大到无法估量难以承受。是你让我承受这一切而不是分担,为什么?

    连续不间断地刺激,终于开始麻木。我可以去爬那座我第一次来舟山你带我去的烈士陵园山了。海山,比竹山高很多。山上不但有烈士陵园,还有舟山名人“姚公”的墓、海军1959年失事的418号潜艇全体官兵的合葬墓。这是新中国最大的一次潜艇失事事件,当时举国震惊。一座碑,四面镌刻了牺牲者的名单,后面是合葬墓。我无法想象在大海深处的暗黑里,他们怎样度过生命的最后一刻。山顶的舟山烈士陵园纪念碑,1960年4月朱总司令题写。山道上,落了很多野生的栗子,与我好多年前看到的一样。记得我第一次看到这种果实时,不知道名姓。捡起一粒就咬,吓得你大叫“不能吃”。怪不得没人拣!你带我拐进小路,采摘野草莓。红彤彤的野果,相似的很多,只有野草莓能吃。你一次次关照我,没有你在身边,自己千万不要随意吃。碰都不能碰!

    第一次游玩下山时,看到星星点点的杜鹃花。我不管不顾地采了很多。一边采一边唱:路边的野花不要采,不采白不采,采了也白采。因为我第一次去你家,你虽然不愿意我这样,却没有像后来的坚决阻止,而是在一旁无奈地看。还没有成为漫山遍野的映山红,我满满一握,招摇地在街上走。那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杜鹃花采摘杜鹃花。两年后,我们在朱家尖、二十六年后我们在江西,都看到了满山的红杜鹃。我没有再摘。我了解你的不喜。每次看到,我们会说起那一次我的疯狂,会开心地大笑。就像我采到那么多花时控制不住地大笑一样。杜鹃啼血啊。我竟然在生命中第一次采摘的花,是杜鹃花,杜鹃鸟用鲜血染成的红花!

    山道上的我,忍不住一次次流泪。怕被人看到,偷偷地。“对不起,”忽然耳边回响你的声音:“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了。我对别人虽有影响,不大的。他们有自己的生活,包括女儿都不大。只有你,我改变了你的一切,让你痛苦。我以为退休后能陪你几十年,陪你去逛去旅游。做不到了。还害了你,我也不想啊。”我当然知道你不想。你我一体心心相印。虽然病魔凶险,我始终不相信你会离去。你可以笑谈生死,我做不到。我不许你说,说了我不听。我以为,凭我的细心周到,凭我的不惜一切,你一定能战胜疾病。我只要有你陪我,不在乎你是否健康,残疾了也行。我不止一次对你说,我们相互扶持一起到老。你说,我愿意陪你,多一天也好。没想到,人定胜天做不到,做不到啊。

    刺激,让我心痛,不断产生心碎的感觉,胸闷气喘。可是我不能停止,不能半途而废。白天走了看了还不够,晚上打开电脑,我看照片。看你的单照,我们的合照,大小家庭有你的照片,甚至,你生命中最后一张照片,你的遗照,你的灵堂,你的追悼会……,看着照片,看视频!追忆,成了永别,永远的别离!我看了哭,哭着看,没完没了。我必须这样!只有一次次反复刺激,才能涅槃,才能重生。我别无选择!我很清楚,这是你最大的愿望!

                                                                            (怀念我的那家伙之十七  )

    今天,七十天。整整十周……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1-27 13:56:09 |显示全部楼层
满满的回忆,满满的哀伤,满满的情丝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18-12-17 21:10 , Processed in 0.062500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