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293|回复: 3

序:遥远的梦与身边的景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1-8 08:54:59 |显示全部楼层

遥远的梦与身边的景

——序尤杰芬长篇小说《远方》

◎唐应淦

      认识尤杰芬是十多年前的事。那时,我在一所民办学校工作,她的丈夫是高中部的语文名师,她在初中部的文印室打工。有时我去文印室打印资料或试卷,常看到她正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屏幕看文章。我当时以为,看的无非都是烹饪、养生、娱乐八卦、武打玄幻之类的文字,最多是些大众化口味、励志化包装的心灵鸡汤,便和她开玩笑:“我去跟老板举报,你不务正业。”那时的印象,她就是一位在学校做点后勤业务的教师家属,我们之间也就点头之交而已。

      对尤杰芬的进一步了解,还是几年后才开始的。一次在他家做客,席间她告诉我,其实那时看的大都是纯文学的网络作品,而且自己也曾尝试着写了部长篇,并在某网络平台连载,反响还不错。之后她把许多作品发给我,让我着实吃惊不小。我就想,她的写作才华,是来源于学生时代的写作天赋,还是得益于丈夫潜移默化的语文熏陶,还是启迪于文印室的阅读时光呢?我不得而知。我知道的,是她的小说后来接二连三地在家乡的《稻河》《兴化文学》《纯小说》等文学刊物上不断发表;我知道的,是兴化市作协专门为她的短篇小说《彩礼》召开了一场改稿会;我知道的,是她的这部长篇小说《远方》在2018年签约了兴化市重点文学作品创作扶持项目;我知道的,是她的小说要素、语言风格和女性视角独树一帜,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

      尤杰芬说过,她儿时也曾不知天高地厚地有过一个甜美的梦想——成为作家。谁知道,现在写作已经切切实实地融进了自己的生活。原来,遥远的云彩往往就是身边的风景,只是我们没有去搜寻,没有去坚持,没有去发现?

      《远方》这部长篇小说以和平时期的军营生活为背景,叙写了陈思雨与顾源的一段爱情历程。身为团长的顾源没有高高在上,偏偏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一位小护士,这也许是作为女性写手心中所祝福的美好憧憬。陈思雨本来对顾源是无限反感,却歪打正着地总是被顾源“算计”上。虽然也曾挣扎、抗议,甚至背离,但最终还是冲出了家庭背景的阴影,扔掉了身份悬殊的桎梏,打开了双方母亲的心结,幸福地走在了一起。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语言风格清新淳朴,一气呵成,读来既酣畅淋漓,又别具情致。

      写小说是需要想象力的。联想电脑有句经典的广告词:“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如果再套句时髦的话来说,想象力就是第一创造力。试想一下,如果没有想象,《山海经》《西游记》《封神演义》又如何能诞生?这部长篇小说以描写军营生活为主,可作者并没有从戎的人生经历,那么,要将部队的日常训练、大小会议,甚至是军事演习写得有模有样,包括团长、政委、连长、士兵和军医军嫂的角色定位,都烙上橄榄绿的印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尤杰芬要想顺利地进行创作,除了军人亲友闲谈中的耳濡目染和影视新闻中的日积月累,大概就剩下自己的想象了,所以有了顾源宿舍靠着医务室的巧合,所以有了教官和学员的情感纠葛,所以有了陈思雨被部队留用的安排等等。正是因为这些宝贵的想象力的存在,海市蜃楼才得以产生,小说作品才得以逐渐成形,借助于虚构而达到一种存在层面的真实。其实,每一位小说写手都是执着的造梦者,他们总是穿梭在梦想与现实中,因此有了这些似真似假充满想象的情感体验,有了《远方》这样的作品。

      说谎需要勇气,写小说也需要勇气,正如著名文艺评论家王春林在兴化文学课堂上所言:“一个伟大的小说家就是一个伟大的说谎者。”作者一旦准备为一场虚构的演出挪出真切的道具和台词,那就得承担各种可能的风险,堵塞各种隐藏的漏洞,无论是整篇宏大的叙事还是具体的个人体验,既要在情理之中,又要在意料之外,靠的就是一股勇气。比较典型的情节就是“买鱼风波”——陈思雨和黄姐等军属到营地外面的菜场,不知情地买了小偷偷来的鱼。鱼塘主人不问情由便把鱼没收,引发了一场互不相让的吵闹,直至混乱的打斗,陈思雨不仅抓破了塘主的脸,还用高跟鞋敲痛了塘主的头。团长和政委考虑到军民情感的传统,考虑到部队与地方的关系大局,既要在家里哄好家属,又要在作风会议上敲山震虎,便又有了会场上的闹剧。这里,写陈思雨在打斗过程中的“小宇宙爆发”,写顾源会前在宿舍里委曲求全地做工作,都需要敢于构思的勇气,才能让舞台上的人物既匪夷所思,又栩栩如生。尽管小说描述的是虚构的故事,包括那些无从考证的内心世界,但艺术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只要你敢于想象,合理想象,那就是允许的。就这样,在这份勇气下,作者笔下的文字无一不是以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为原型,然后勇敢地嫁接、移植,构造了一场又一场闹剧,塑造了一个又一个人物。

      小说创作更需要正能量。如果一部长篇,仅仅停留在谈情说爱的层面,那也许称不上好作品。在我看来,小说要具备正能量,一是要与美好的追求相映衬。陈思雨和顾源的爱情理想是纯洁亮丽的,但过程并非一帆风顺。没有杂质并不代表没有杂音。这其中有两人个性的冲突和包容,有顾妈妈的干涉和阻止,有陈妈妈的误解和顾虑,还有他人的觊觎和要挟。可他俩都费尽心机地奋力前行,为的是最终修成正果。这部小说的整体架构流畅自然,其爱情与亲情交织的主题,与美国的畅销书《追风筝的人》有着类似的韵味,就像一条清澈的河流,却奔腾着人性的激情,让人珍视爱情与亲情的难能可贵。二是要与时代的节拍相吻合。虽然军营生活相对于普通读者是比较陌生的,不算是妇孺皆知、人人可以写出来的作品,但新时代的军旅生活却是我们这个时代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抒写和平时期的军旅生活,和写网络、环保、三农、股市、民营经济等主题一样,同样是当下时代的需要。三是要与励志的效果相匹配。顾源为了挽救岌岌可危的爱情,陈思雨为了挽救濒临倒闭的家庭加工厂,都使出了浑身解数,想方设法,不断抗争,矢志不渝,风雨之后见彩虹。而且,酸甜掺杂、喜忧缠络的故事情节给读者留下了哲学的思考:人生的旅途上,一路风尘,当我们洗尽铅华,与岁月温柔相待,蓦然回首,曾经遥不可及的美丽远方,原来就在我们身旁。

      最后我想说的是,作为一名文坛新秀,作为一部长篇处女作,迎接她的也许是鲜花和掌声,也许是质疑和批评,但只要用心去做坚持去做,就值得我们击掌。我很欣赏电影《马戏之王》中的那句台词:“不必让所有人都爱你,只需要有那么几个爱你的人就好。”尤杰芬的文学之路还很长,我相信她一定会在文学的原野上继续奔跑,奔向她的远方,也一定会为她自己、为家乡兴化、为文学赢取到那几个爱她的人。

2019年1月2日于心宣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9-1-8 09:35:07 |显示全部楼层
如烹羔羊的序,拜读学习!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9-1-8 15:08:19 |显示全部楼层
不容易,不简单,起点高,这是对《远方》的赞许。唐老师品评到位,文辞优美。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1-8 17:10:28 |显示全部楼层
刘永福 发表于 2019-1-8 15:08
不容易,不简单,起点高,这是对《远方》的赞许。唐老师品评到位,文辞优美。

老同学谬赞,多谢鞭策!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19-6-20 06:00 , Processed in 0.078125 second(s), 17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