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4560|回复: 27

等待绿灯(原创)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5-3-20 15:34:11 |显示全部楼层

等待绿灯


        当易兴石和徐丽丽并肩骑车至西门红绿灯处时,一场阵雨正巧来临,雨点像撒豆似的噼里啪啦地响成一片,在地面上砸出了无数铜钱般大小的水痕,瞬间洇成一片,成了水的世界。就在这时,红灯亮了起来。徐丽丽转身对易兴石说了声“快冲”,一打制动闸,电动车像锋利的剪子,撕开厚重的雨帘,冲到了街的对面,闪进了一家店铺的雨棚下。她抹了一把脸上的雨,就近看易兴石,没有跟上来,目光递远些,发现易兴石像块石雕似的立在街对面的雨中,心中不免又气又急,不禁招手大喊:“喂,快点过来呀!”易兴石用手指了指红绿灯,亮嗓道:“等待绿灯哩!”这会儿,雨下得更猛了,铺天盖地,如泼一般。见易兴石木然不动,徐丽丽骂了一声:“书呆子!”

        绿灯终于亮起来了,易兴石这才启动车子骑过来。瞧易兴石一副落汤鸡的样子,徐丽丽气不打一处来:“多大的雨,站在那里淋。你呆呀!”

       易兴石抹了两把脸,又抖了抖衬衫,笑着说:“总不能闯红灯吧。”

       徐丽丽脸沉得像天上的乌云,吐出来的话就像这会儿的雨点:“闯红灯又怎么啦?下大雨,谁还顾及红灯呀。除非他是死人。”

       舌头没四两,耷下来千斤重。易兴石一听,自然生了气,反诘道:“遵守交通规则,这有什么错?”

       徐丽丽冷笑道:“说话办事总要讲点灵活性吧?这么大雨,闯一下红灯,谁会怪你错呢?”

       易兴石觉得徐丽丽的话有点不入耳,错了就是错了,怎能因了什么客观因素而瞒不在乎呢?便说:“有些事虽然小,但可以体现出一个人的文明程度和素质。”

       徐丽丽听出了言外之音,火气一下旺起来:“好好好。我素质不高,你去找素质高的人吧!”说着,丢下易兴石,不管不顾地骑车走了。

       易兴石愣怔在那里,内心充满了委屈、气恼和苦楚,一时心乱如麻,不知所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5-3-20 19:48:12 |显示全部楼层
多发点,看得不过瘾.问好超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5-3-20 20:25:38 |显示全部楼层
悬念开场,引发人的阅读兴趣。
人物性格鲜明,将导致人物命运的不同归宿。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3-20 22:52:49 |显示全部楼层

动感的情境画面,给人强烈的阅读体验。期待更精彩的下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5-3-25 10:12:39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精彩,期待续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5-3-25 16:18:20 |显示全部楼层

            就在半个小时前,易兴石根据约定,去苏果超市门前与徐丽丽会面,然后买了礼物去徐丽丽家与未来的岳父岳母见面。从超市出来,见天云涨,徐丽丽便催:“天要下雨了,快走,快走!”易兴石关切地问:“带雨衣没?”徐丽丽头一摇,说:“没带。”易兴石说:“我也没带,那赶紧走吧。”于是,两辆电瓶车如比翼双飞的彩蝶向西门驰去,撒下一路卿卿我我的镜头,吸引了许多欣赏的目光。
            算起来,徐丽丽与易兴石相识也不过两个多月时间,相识也是偶然的。说偶然,因为那是一次与他俩无任何直接关联的聚会。徐丽丽是跟着同事去的,易兴石是被朋友带去的。巧的是,徐丽丽的同事与易兴石的朋友是同学。初次相见,两人只是礼节性地点点头,算是相识了。眼下,这样的聚会很多,什么同学会呀,战友会呀,朋友会呀,如火如荼。既是聚会,自少不了情感联络,更离不开吃喝玩乐,其中自然包含许多不确定因素,有积极性的,也有非积极性的,相应衍生出一些好事或不好的事。这次聚会,对其他人来说,也许是平常的,只是见见面,叙叙旧而已,但对易兴石和徐丽丽来说,却催生了积极因素,酿成了一桩好事。他俩一个是适龄未娶,一个是妙龄未嫁,都像有饥饿感的人巴望食品一样寻觅着自己的另一半,目光免不了被年龄与自己相仿的异性所吸引。聚会过程中,易兴石的彬彬有礼,引起了徐丽丽的注意,而徐丽丽的活泼机灵,也引起了易兴石的注意。这种注意不是一般性的看几眼,而是目光带了电,闪闪灼灼。尽管两人刻意掩饰着,但异常的表现哪怕一点蛛丝马迹,也会倍受旁人关注。于是,话就出来了。徐丽丽的同事用“眉来眼去”来加以形容,而易兴石的朋友则用“心心相印”来加以描述。虽说是取笑,却也闹得两个人怪不自在的,尤其是易兴石,竟然红了脸,像说谎的人被人说穿了似的,急着拿话来掩饰,可越掩饰越露馅儿,结果招来一阵善意的笑声。倒是姚丽丽毫不介意,大方地说了一句:“你们是不是想吃喜糖呀?”
           说者有意也好,无意也罢,听者自然是有心的。分别时,易兴石主动跟徐丽丽要了手机号码。第二天,两人就通了电话。电话是易兴石先拨的,可他摁出徐丽丽的号码后,犹豫了半天,刚摁下发出键,却又快速摁了关机的键。心里正忐忑,手机聚然响了,一接,只听徐丽丽娇滴滴地问:“谁打我的电话呀?”易兴石的心一下狂跳起来。
           接下来的约会,是顺理成章的事。两人都有过交异性朋友的经历,幸福过,也痛苦过。因此,态度既积极又不失保守。关于约会地点,他们有着不同的意见。易兴石是个小学语文教师,职业特点和内敛的性格决定了他取向,他建议去竹石园,那儿僻静,夜晚游人甚少,不会惹人注目,加上一片竹林,月光竹影,摇曳婆娑,充满诗情画意,拣一石处,比肩而坐,谈情说爱,简直美极了。可是徐丽丽不同意,说去那个地方,别说害怕了,就那种冷静,那种幽暗,哪有情调可言。她说,城里哪家茶吧和咔啡馆都有小包厢,里面布置精美,灯光柔和,有茶水,有果点,温謦得不得了,去那儿该多好。从徐丽丽约会地点选择条件上,可以看出,这位就职于文化局从事文艺工作的姑娘有着十足的“小资”味。不用说,商量的结果,自然是易兴石就了徐丽丽。
         约会的那晚,天上飘着毛毛雨,满街流溢着温馨。在徐丽丽的引领下,易兴石跨进了一家装饰华丽的咔啡馆,进了一间只容两人的小包厢。包厢里,淡雅别致,几色灯光交辉出暧昧的氛围,迎门有一窗,窗下置茶几,两椅相向而立。落座后,两人探视窗外,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流光溢彩的大街,不断变幻的霓虹灯,笼在迷迷蒙蒙的雨丝中,如梦如幻,给人一种虚缈的感觉。
           “真美呀!”徐丽丽不禁赞道。
           易兴石应和道:“城市的夜晚真是越来越美了。”
           这时,服务员进来点单。徐丽丽驾轻就熟,点了一壶铁观音、一只水果盘和一碟瓜子,抬头笑问:“易老师,怎么样?”
           “挺好,挺好!”易兴石的拘谨被徐丽丽火一般的热情消释了许多。
           其实,易兴石并不是第一次进咔啡馆,也并不是第一次和异性朋友共处一室,近距离接触,他一开始的拘谨,是缘于徐丽丽的主动,以及那种居高临下的态势。人往往就是这样,一旦处于劣势,心理上就有压力,便会无由地产生紧张,进而衍生出顾虑、畏缩的情绪,束缚了言行举止,从而形成了拘束。现在,受徐丽丽情绪的影响,易兴石的紧张感淡去了,心张开来了,意也流动了。他端起沏好茶的壶,先给徐丽丽斟了,然后用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徐丽丽眼里亮闪闪的,拿起牙签戳起一块哈密瓜,递给易兴石,笑盈盈地说:“吃吃看,甜不甜?”
           易兴石心领神会,笑意漾漾地接过,咬了一小口,轻轻一嚼,点头道:“甜,很甜。”说着也用牙签戳一块递了过去。吃完哈密瓜,两人相视一笑,甜意从眼里溢出来。
           哈密瓜牵出了两人的话题。
           首先是徐丽丽发话:“问你一个问题,哈密瓜的‘密’怎么写?”
           易兴石愣了一下,说:“是‘山’字旁的‘密’吧。”
           徐丽丽说:“我觉得,应该是‘甜蜜’的‘蜜’,因为它甜呀。”
           易兴石想了想,说:“哈密大概是个地名,长在这里的瓜,就顺理成章地叫哈密瓜。”
           徐丽丽说:“不过,我觉得,还是用‘甜蜜’的‘蜜’好。这瓜像蜜一样甜,谁吃都会想到‘甜蜜’的‘蜜’。你说对吗?”
           易兴石欲言又止,因为他觉得不好表态。说对吧,有不问青红皂白、随大流之嫌,容易引起误解;说不对吧,又怕逆了徐丽丽的意,使她不愉快,带来不良后果。可是,他又不能沉默,扫了徐丽丽的兴。他灵机一动,岔开话头说:“‘虫’旁的‘蜜’与‘山’旁的‘密’,属同音字。学生写作文,同音字最容易出错别字,常常闹出笑话。有个学生把女郎的‘郎’写成‘豺狼’的‘狼’;还有个学生写去小店吃面的事,把‘没得面’的‘面’写成‘生命’的‘命’。好笑吧?”
            徐丽丽咧嘴一笑,说:“说到‘命’字,我就想到了命运。你相信命运吗?”
            应该说,这是个哲学命题。易兴石虽然对命运没有研究,但他看过一些人生哲学方面的文章,对命运多少有些了解。于是,他呷了一口茶,打开了话匣子:“我是相信命运的。只不过,我认为,命运不是注定的。命运既有先天因素,也有后天因素。具体地说,命是先天的,运是后天的。先天的因素不可改变,可后天的因素却具有很大的变数。所谓‘运’,就是一个人对后天获得的机会和资源的掌握与运用。我们常说,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这正是后天因素起作用的结果。如果说命运是一条河,那么河道的弯弯曲曲就是由‘运’造成的。”
            注意到徐丽丽正扑闪着眼睛盯着自己,易兴石刹住了话头,笑了笑问:“我是不是有点卖弄?”
            徐丽丽莞尔一笑道:“讲得蛮好。我在认真听哩。”
            徐丽丽对命运话题感兴趣,并不是凭白无故的。自从年初那个讨她喜欢的男朋友犯事后,她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开了花的姻缘不能结果呢?难道这就是命么?百思不得其解。易兴石刚才的一番议论,像老年人拿老人乐挠背后的痒痒,一下子挠到了痒处。徐丽丽又似乎觉得不够止痒,便问道:“以前听说过一句话,叫‘性格决定命运’,有道理吗?”
          易兴石沉吟了一下,说:“我看过一篇文章,说性格体现了一个人的价值观、是非观和处事风格等,它决定和支配人的行为与态度,以及使用各种资源的方法和方式。打个比方说,手里掌权的官员,有的人廉洁奉公,为民办事,获得人们称道;有的人以权谋私,违法乱纪,走上犯罪道路。”
           从徐丽丽不时点头的反应上,易兴石获得了一种认可,以及由这种认可滋生出的满足感。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接着说道:“人总是有欲望的,如果不加以控制,欲望就会像出了笼子的猛兽,危害无穷。国家制定的法律法规,以及各种规章制度,正是囚禁欲望的笼子。我们只有恪守笼子的规矩,才会想得正,行得正,也才会拥有好命运。”
           应该说,易兴石的表达是简洁明了的,思路也是清晰的。可是,命运这个话题毕竟是博大精深的,而且众说纷纭,各有各的见解,尽管都能自圆其说,却也难免漏洞。易兴石知道,再往下说,自己就会力不逮意了,话头便就此打住。
徐丽丽是个灵巧人,易兴石讲的,她不仅听懂了,而且也有所感,有所悟,收获不小。
美好的时光总是吝啬的。两人兴犹未了,挥手告别。
           这次约会,尽管整个过程没有谈到情说到爱,但徐丽丽的心动了,为易兴石的学识,为易兴石的口才,为易兴石的优雅举止。心动而情生,徐丽丽自我感觉已经得到了自己最想得到的东西。

收藏收藏0
邀请邀请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5-3-25 18:47:30 |显示全部楼层
女人一般都敬佩才华横溢的男人,也因此无条件的结合了,这位女主人翁大概也是这样吧.盼读下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5-3-27 20:21:01 |显示全部楼层
文化人谈恋爱真是与众不同,原来是灌了一肚子文水呢。见识领教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5-4-3 12:20:5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当原则遭遇情感,会是什么结果?静候下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4-4 19:44:12 |显示全部楼层

细致美好的恋爱场景,与开端的雨中闯红灯已然形成了反差,不知后面的故事又是怎样的跌宕起伏。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1-9-21 15:18 , Processed in 0.037915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