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188|回复: 7

二奶奶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19-5-12 15:35:0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二奶奶

                                                                                                                  
文/寒烟一缕

        二奶奶是我的一个远房奶奶 ,她在我们村里是神一般的人物,因为她会“站水碗”。
        村里无论大人小孩有个伤风头疼的,根本想不到去找赤脚医生,而是请来二奶奶"站水碗"。
       “站水碗”是一种民间巫术,必须天黑以后才能施法。据二奶奶所说,“火旺低”(体质弱)的人容易招惹邪气。所谓邪气指的是去世的先人念叨你,或者没钱用埋怨你呢,偶尔也会有被野鬼缠上的。无论春夏秋冬、风霜雪雨,只要有人找到二奶奶,她必全力以赴。
      父亲常年在外,爷爷奶奶连母亲都没见过。农忙时母亲无法照应还未到学龄的妹妹,只好托付给年事已高的舅奶奶。傍晚放学回家, 我和弟弟第一件事就是去舅奶奶家带回妹妹。有次妹妹趁舅奶奶打盹时偷偷跑回家,坐在门槛上睡着了,从台阶上滚下来,小脸蛋蹭破了点皮。妹妹哭哭啼啼地闹个不停,晚上勉强喝了点稀饭便上铺了。睡到半夜,妹妹突然惊声尖叫,手舞足蹈哭喊这。母亲摸了一下她身子,滚烫滚烫的,跑去喊来二奶奶。二奶奶拿来三根筷子,倒了半碗水。她抓住筷子沾了一下水,敲了妹妹额头几下,让妹妹对着筷子呵口气,然后把筷子放水碗中,一边往筷子上洒水,一边口中念念有词, 筷子就齐刷刷地立了起来。她吩咐母亲在大门口烧几张纸钱,同时她自己也拿起一张纸钱点燃前后左右不停地晃动,嘴里念叨着:家里的,外面的,我替主家打个招呼,人鬼殊途,阴阳两隔,各自安好。互不打扰。临走时又再三关照母亲给妹妹捂好被子,多喂妹妹喝开水出出汗,用冷毛巾给妹妹降降温。

       第二天,妹妹果真退烧了,又恢复了往日的精神气儿。当然,二奶奶“站水碗”偶尔也会有失灵的时候,比如筷子无论如何都立不起来了,多次失败后二奶奶会告知主家,这次惹的东西比较厉害,她法力有限,无法摆平,得另请高明。
       曾有人背地里举报二奶奶装神弄鬼,搞封建迷信活动。乡里派人来调查过。二奶奶给人“站水碗”分文不取,谈不上骗取钱财,教育了两句也就不了了之。二奶奶依旧乐此不疲地帮助村里有需要的人家“站水碗”。

        二奶奶门前有条小河,朝南的河岸上长着一颗不大不小的栀子花树,一年四季青枝绿叶。每到夏天绿油油的树上就开满白亮亮的花朵,我在家里都能闻到栀子花的清香。二奶奶是不许我们小孩乱摘的,她怕弄伤了她的花,还说栀子花跟人一样会疼的。她承诺等栀子花睡着时会采了送给我们的。朝霞满天的清晨,太阳披着薄纱,二奶奶手拿剪刀,挎着淘箩,小心翼翼地剪下一朵朵沾着露水的花朵,轻轻摆放淘箩里,逐个送给我们,并叮嘱我们,栀子花是有灵性的,不作兴随便扔了,花瓣枯萎时撒到河里,有鱼儿们相伴,栀子花的灵魂就不会孤单。每年的冬天,二奶奶就会修去栀子花的弱枝病枝和徒枝,并且剪点自己的头发埋在栀子树下面,她告诉我,栀子花特别“嫡气”(爱干净的意思),只有主人的头发才可以当肥料。

    二奶奶特别爱干净,无论任何时候,家里都收拾得井然有序,一尘不染。高高瘦瘦的二奶奶脚却不大,走路声音很轻,像似踩在棉花上。二奶奶喜欢穿着青色或灰色的“大户头”(斜门禁的布衣),裤脚用黑带子扎住。头发服服帖帖梳在后面,一根银簪子在脑后挽了一个圆圆的鬏,整个人看上去清清爽爽,精精神神。有时候我固执地以为,二奶奶的前世一定是栀子花,要不她爱护栀子花怎么就像爱护自己一样 ,而且还跟栀子花一样情有独钟,除了吃二爷爷捕的“罗伙子鱼”(一种长不大的小鱼),其他任何鱼儿都不会动一下筷子。


    二奶奶是我们家族唯一识字开文的“女秀才”,这应该是受她教书先生的父亲熏陶。二奶奶的几个子女都有文化,成家后在城里打拼。儿女们也都还算孝顺,每逢节假日总是大包小包的往家里拎着。唯一遗憾的是,二爷爷从小就体弱多病,是个名副其实的药罐子。病恹恹的二爷爷没捱过年就咽了气,二奶奶哭得死去活来,消沉了好久。
   让二奶奶心里堵得更慌的是最近发生的一件事。自从上次病了以后,身体大不如从前的二奶奶喝了点稀饭上床不久又被请去“站水碗”。请她“站水碗的是村里的大康爷爷,大康爷爷的儿子媳妇在外跑船,五岁的孙女一直由他们老两口照顾着。以前二奶奶给他小孙女“站水碗''过,特灵光,翌日就好了。初春的夜晚,寒气袭人,二奶奶拿碗的手微微发抖着,筷子很快听话般站立着,二奶奶说声没事就颤巍巍的回家睡觉了。

       这次大康爷爷的小孙女不但没有退烧,反而烧得更厉害,小脸红通通的,哭出的眼泪都是滚烫的。第二天晚上二奶奶又被请去“站水碗”,筷子仍旧直笔笔地立着,二奶奶安慰几句说没事又颤颤巍巍的回家了。第三天晚上,大康爷爷的小孙女开始呕吐,继而抽搐昏迷过去,神通广大的二奶奶慌了手脚,村里赤脚医生闻讯赶来,边挂上水边让安排人去找挂浆船把孩子送往镇上的卫生院。总算抢救及时,大康爷爷的小孙女性命无忧 ,但由于连续高烧,聪明可爱的小丹丹变得痴痴傻傻的 ,村里的人对于她来说几乎都陌生了,奇怪的是,她一看到二奶奶就格外的亲热,“二奶奶二奶奶”的叫个不停。六十出头的二奶奶一下子老了许多,头发近似全白了。时常看到她和小丹丹相互依偎着坐在河岸上,嘴里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呢,不应该啊,是我老了压不住了,还是怎么呢·······小丹丹愣愣地望着二奶奶,清澈的大眼睛里全是迷惑不解,她伸出小手拍拍嘴,打了个呵欠,二奶奶脱下外套搭在小丹丹身上,抱起她,搂在怀里慢慢摇晃,轻轻哼唱着童谣。风吹起她的衣襟,栀子树上的叶子努力挣脱枝头,一片片叶子如雪花一般,纷纷飘落在她身边。
     二奶奶身体越来越差,吃得越来越少,一向爱热闹的她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她再也没有“站水碗”过。大康爷爷虽然并没有完全怪罪她,但村里人指指点点背后没少骂过她,二奶奶的声誉一落千丈,她似乎也明白自己已经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整天郁郁寡欢。一向勤快的二奶奶似乎得了嗜睡症,如果不是小丹丹每天来找她 ,不吃不喝能睡上一整天。母亲放心不下,有空就会熬点她喜欢吃的红豆粥送给她。
     门前的栀子树与二奶奶一样越来越消瘦,夏天来了,花开得稀稀拉拉。我猜想应该是没人打理和施肥的原因吧,我找二奶奶商量,想把它移栽到我家门前。二奶奶说,她已是将死之人,栀子树不久也会随她而去,要了不吉利。我暗暗埋怨二奶奶是个小气鬼。
      二奶奶除了不怎么爱说话,还是一如既往地爱护着栀子树,冬天来了,她解下后面的簪子,剪下稀疏的白头发,吃力地埋到树下;二奶奶还是一如既往地爱干净 ,家里,身上纤尘不染。
     腊八节来临之际,一场罕见的大雪纷纷扬扬下了一夜。那天早上母亲起得有点迟,煮好早饭后,盛碗热腾腾的红豆粥去了二奶奶家里。二奶奶家的门半掩着,母亲推开门,喊了两声,没人答应。简陋的屋子里,母亲上上下下都找了个遍,二奶奶不在屋里。
      北风卷起雪花呼啸着掠过寂静的村庄,母亲尖锐凄厉的哭喊声穿透过风雪……二奶奶坐在码头上,一大半身子在河里,一小半身子露在外面,雪花飘落在她身上,头发上,她像一尊雪人,一动不动。晶莹的雪花挂满栀子树上,仿佛一场提前盛开的花事。
      大康爷爷抱着小丹丹也赶来了。他说小丹丹天没亮就嚷着要来二奶奶家,瞅着雪太大就硬没让她出门。小丹丹摇着早已冻僵的二奶奶甜甜地喊着:“二奶奶,不怕羞,大懒虫,不起床,打屁股。”众人唏嘘不已,无不落泪。二奶奶静静地躺在冰冷的地上,像睡着了一样。小丹丹见二奶奶不理她,开始哭闹起来,索性也躺在她旁边。大康爷爷赶紧伸手去拉小丹丹。小丹丹突然想起什么,一咕噜爬起来,拽着爷爷的裤脚,走到房间角落里的米缸旁,蹲下来指着下面。大家搬开米缸,一块红色的包裹已经被压得平平整整。打开包了一层又一层的红布,里面是一叠“大团结”,还有些零零碎碎的纸币和硬币。大家数了一下,差不多近三千,那是儿女们平时给她的零用钱。一张折好的信纸从里面滑落,工工整整的几行字苍白无力。信上大概内容是,这钱留个丹丹以后看病用,她对不起小孩,唯有以死赎罪。
       栀子花树第二年没有开花,叶子黄不拉几的,枝条也无精打采的耷拉着,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第三年,栀子花树死了,枯黑的枝条上,叶子掉得精光。
       又是一年端午节,夕阳染红天边,屋顶上升起了炊烟,粽子香像炊烟一般从厨房里飘散出来。天井院墙上,一只旧面盆里,母亲不知什么时候也插了一棵栀子花,稚嫩的绿叶间,居然也开了几朵洁白的小花,栀子花特有的芬芳覆盖住粽子的糯米香。嗅着这熟悉的花香,突然记起二奶奶在世曾经拜托过我,如果有天栀子树枯萎了,让我把它挖出,放进门前的河里 。于是就找了把铁锹努力挖出那颗栀子树,下面萎缩腐化的根部,爬满密密麻麻的蚂蚁,看来这早已成了它们的家园。土坑里许多白白胖胖的土蚕在蠕动着,重见天日的它们似乎有点惊慌,扭动着肥胖的身子拼命往土里钻着。那么大的一颗栀子花拿在手里轻飘飘的,我莫名的一阵心痛。我想起高高大大的二奶奶,最后走时瘦得像纸一样轻薄。我把栀子花放到河里,它在原地犹豫了一小会后,恋恋不舍地随着水流缓缓向前荡漾去。

夕阳消失殆尽,月亮升起来了,朦胧的雾气在河面上弥漫开来。一身素装,脑后盘成鬏的二奶奶微笑地站在水中央,温柔地捞起那颗枯萎的栀子花树。月光倾注在花枝上,一瞬间,二奶奶手中的栀子花树仿佛有了生命,枝干挺伸,无数的叶子舒展开来,一朵朵白色的花瓣绽放在绿色中。一缕幽香芳芳了整个河岸。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9-5-13 08:29:55 |显示全部楼层
细腻,朴实,深情。拜读老师美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5-13 10:28:42 |显示全部楼层
小丹丹摇着早已冻僵的二奶奶,甜甜地说着儿歌,是本文的亮点。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5-13 12:04:2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周春根 发表于 2019-5-13 08:29
细腻,朴实,深情。拜读老师美文!

谢谢老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5-13 12:06:4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瓦壶天水 发表于 2019-5-13 10:28
小丹丹摇着早已冻僵的二奶奶,甜甜地说着儿歌,是本文的亮点。

渴望老师给与宝贵的建议和指导,谢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就是这样的,帮人有风险,行善须谨慎。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4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二奶奶,一个很特别的农村老太太。文中栀子花的描写生动形象,大有深意,拜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3 天前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谢老师来访!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19-5-21 21:16 , Processed in 0.046875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