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93|回复: 3

我的奶妈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5-13 09:08:01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奶妈

      清明节回老家,照例去看望了我的奶妈。居城后,我只有清明祭祖才回乡一次,因此看望我的奶妈一年也仅有一次。一年一次的看望,常常使我无限感慨,岁月无情,时光如刀,雕刻着我的奶妈,使她越发显出老钟龙态了。当我跨进大门时,我的奶妈正蹲在院子里用剪子剪着螺螺,我喊了声“二妈”,她抬起了头,用昏暗的目光打了我片刻,当知道我时,满是皱纹的脸因笑而呈出了菊花状,继而站立了起来,努力地直了直腰,但仍然佝偻着。我心里一阵酸楚,艰辛的生活如石头般压着我的奶妈,她的腰是永远也直不起来了。奶妈今年已经83岁了,身子骨虽不硬朗,精神还算好。这也许正是她心无贪欲,不为生活而虑,就这样自然活着的缘故吧。她是长在荒野上的一棵无名树,不论冬寒夏暑,不管阴晴风雨,总持自然生长态。对她来说,生活虽有百味,但她吃下去的感觉都是一个味。面对这样的老人,我一时无语。我能说什么呢?

    我的奶妈原是一位姓李的渔夫的妻子,她出身于渔家,过过很苦的日子,结婚后,她随丈夫打鱼为生,常年住在船上,到处漂泊。后来,来到了我的故乡,那个叫蒋庄的村子。蒋庄濒临鲫鱼荡,有一望无际的芦苇滩,有纵横如网的河流,是一个理想的鱼场。奶妈一家来到这里,因有鱼可打,便定泊下来。蒋庄东南处有一个凹子,冬可避北风,夏可纳凉风,是个理想的船泊处。我们家正好紧靠着凹子,与停泊在这儿的奶妈家自然就少不了往来。当时,渔家很穷,缺食少衣的情况常有,特别是冬季,河里一结冰,打不成鱼了,没有收入,只好挨饿。我爷爷奶奶是行善好施的人,见人家可怜,少不了接济一点。奶妈的丈夫也是个讲义气的人,到了打鱼旺季,少不了送些鱼来,作为回报。人的感情是处出来的,来来去去,两家也就有了交情。再说,奶妈家寄居蒋庄,自然需要有个依傍;而我爷爷是烈属,在村里很有些威望,正好可以借借势的。

       两家处得很好的时候,我来到了这个世上。得了长头孙子,爷爷奶奶自是高兴得不得了。可问题来了,生下我后,不知什么原因,母亲奶水很少,不够我喝。喝不饱奶的我,自然是不依不饶的,一声紧似一声的哭声,揪紧了一家人的心。正在这时,我的奶妈来了。她刚生了一个女孩,也许是喝鱼汤方便的缘故,她的奶水比较丰盈。听到我不息的哭声,她来了,从我母亲手里抱过我,揽入她的怀中,将那葡萄般的奶头塞进我的嘴里,顿时,一股琼浆如泉水般喷薄而出。奶水的满足,使我获得了出生以来第一次美美的享受,吮着吮着,我渐渐地睡着了。后来,听母亲说,我那一次的喝奶使她激动得流下了眼泪。此后,奶妈就承担了喂我奶的义务,每当听到我的哭声,她立马就会过来,即使在奶她的女儿,也会从女儿嘴里摘下奶头。一岁的时候,我已经有了自主意识,肚子一饿,便用手一指,要求大人抱我去凹子里的渔船上。有时大人逗我,不朝我指的方向走,我便大哭,并扭着身子表示抗议。这样的事,我当然是记不得的,都是后来听大人说的。奶妈奶了我二年多,直到我断了奶。断了奶,我也似乎断了与奶妈的往来,这不仅仅是因为我年幼不懂事,还在于那时渔民地位的低微,村上人开小孩子玩笑,就说“你是渔船上的”,小孩立马就急红了脸,不是摇头辩解说不对,就是哭着回家问爸爸妈妈。我自然也不例外,忌讳别人说我是渔船上的。因此,在小时候,当别人一提及渔船上的妈妈,我不仅会变脸,甚至还要破口骂人。总之,在相当一段日子里,我心理上在排斥着我的奶妈,情感表现得较为冷寞。其实,我是犯了一个无知的错误。

       认识并纠正这个错误,是成人以后的事了,准确地说,应该是在我为人父以后。做了爸爸,亲情作为一个人生命题摆在了我面前,在有意无意的思考中,我开始解读恩情的真正内涵,也逐渐明白了,记恩和报恩对于一个人来说,在架构人生意义时是十分有价值的。吃水不忘掘井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知恩图报,乃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这样的认识形成后,我的心扉一下敞开了,我的奶妈也就顺理成章地走进了我充满情感的心地。后来,有人曾对我这样说:没有渔船上的妈妈,也就没有你。甚至还有人这样说:你人聪明,是与喝渔船上妈妈的奶分不开的,她的奶水是鱼汤酿的,不是说吃鱼的人聪明吗?听了这些话,我再也不觉得逆耳,心里很是舒畅。因为我已经从根本上认识了我的奶妈,她是一个吃惯了苦,心地特别善良的人,也是一个灵魂十分圣洁的人。和我的父母亲一样,她是一个值得我终身敬佩的人。我曾在我的小说中几次写到奶妈的事,那是我感恩的心情在笔下的自然流露。我一辈子不会忘记自己的父母,也不会忘记我的奶妈。我无法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所以我用我的心,遣我的笔,记录一点有关他们的文字,并在这些文字中倾注我的情感,表达我一种报恩的愿望。

      我的奶妈生有两男两女,皆成家立业了。她原先是跟二儿子一起生活的。几年前,迫于生计,二儿子一家外出谋生去了,将她一人留于家中。于是,她一人过着孤独的日子,尽管其它子女会不时来看望她。今天,我来看望她了,她显得拘束不安,好像她给我带来牵挂,是她一种过错似的。当我掏钱递给她时,她慌张得像上台领奖的小学生,一副诚慌诚恐的样子,叫我不知说什么好。我眼睛发热了,开不了口,只在心里喊:妈妈,这是做儿子的应尽的责任呀!我欠您的太多,这一点心意,您就收下吧!

      辞别时,天下起了雨,我的心如同被雨淋了一般,湿湿的,无以着落。我在问自己:明年回来,我还能见到我的奶妈吗?这一问,我的泪水就流下来了。面颊上有液体在爬,我知道,冷的是雨水,热的是我的眼泪。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5-13 09:10:06 |显示全部楼层
母亲节第二天发此旧作,也算是应个景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5-13 10:17:52 |显示全部楼层
奶妈无私的爱,人子反哺的情,皆在字里行间,读来深受感动。拜读老师美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5-20 15:39:18 |显示全部楼层
情真意切,感人肺腑。拜读!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19-7-19 14:43 , Processed in 0.046875 second(s), 10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