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108|回复: 0

没有期待的遇见,美好的相逢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7-8 07:32:00 |显示全部楼层


梧桐双兔图轴


在武侯祠一圈转悠下来,正因孔明苑没有开门有点扫兴,忽然看到一个“三国文化陈列展”,无可无不可地走了进去。有关三国的展览,正经没少看。吴文化、魏文化、蜀文化的所谓正宗地方,以前都有转过。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不转白不转。

没想到遇见了惊喜。这里,不需要“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我最喜的一个点是,橱窗图片展。它收集了全国各地多处与武侯祠相关的遗迹介绍。走百家不如走一家的赚到感,不要太好。根据介绍,他们曾发起过一次“三国文化遗存调查”考察活动,走访了五百多个三国文化遗存点。于是,我们可以看到五丈原、云南、两广等地纪念诸葛亮的遗存。四川本地、古蜀国等地更是诸葛亮活动的地方,汇总到一起后,不但游玩时看到更多信息,还可以一次性增加更多的感性认识。“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三国的文化,很大程度表现了诸葛亮的文化。如果一部三国历史中少了诸葛孔明,必定寡淡无味。

赚到的展览馆


除了诸葛孔明的纪念庙宇、祠堂,还有云阳张飞庙,河南关羽林介绍。有了这些资料,这里吸引了众多学生进行学术研究。我遇到一群非常认真记录的学生。可能学校有不允许拍照要求,他们每人一个小本本,各负责一块,很有意思进行他们的研究。这群学生分为三组,有比赛性质。如今还能这么认真的人,可能只有中学生。我看到他们中有的孩子,看到一个新的信息后开心地呼唤,招呼其他人赶紧过来。纯洁的中学生啊。

除了这组图片,展览中还布置了一组三国故址出土文物展。这些文物,有的与其它文物没有差别,有的却带了鲜明的特点。汉代的说唱俑,至今为止发现了很多。这里几个造型诙谐幽默的形象,别具一格。而与三国相关的戏剧帽子展,从另一个层面上丰富了图片的内容。

走出该展厅,对面不远处居然还有一个“扇画文化展”。看到名字便心生喜欢。扇子出现在什么时候?据说为舜帝制作。如是,当为最古老的生活用品。扇子,又名“凉友”。多种材质均可制造。扇子展览,既看扇子造型,更扇面上的文字与画。展品中的扇面以丝绢为主,辅以纸质;时代以清为主。在文人雅士手中,扇子不仅仅是“凉友”了。无论什么季节,一扇在手,是风度和雅致。诸葛亮如果没有一把从不离手的羽毛扇,还是我们熟悉的形象吗?扇子对他,思考时广开思路,休息时以扇遮面,需要决断呢,摇摇扇子,凉风让人清醒。“羽扇纶巾”,周瑜的风流倜傥尽在其中。没有羽扇,东吴周郎安在哉!

用功的孩子们


众多展品的扇子,第一个引起我注意的是一把团扇。清朝冷枚画了一双兔子在上面。题词“梧桐双兔图轴”。画面上没有见到梧桐树,只有几朵白色的小菊花点明季节。这幅画面,与清朝乾隆时期一件玉雕造型特别相像。那件名为“桐阴仕女图”的玉雕小件,可称为玉雕杰作。本是一块被掏掉玉手镯的废弃品,被玉雕工匠精心设计后,成了绝世珍品。这把扇子是不是抄袭了玉雕的创意呢?

兔子,月宫的主人。圆圆的扇面,就是一个月亮。双兔中有无雌雄?看不出来,没有“眼迷离”的特征。另一个旧扇面上写着:“湖北归来日落,扁舟满载西风。目送一行白鹭,秋怀欲与天空。”竟然是当代大画家刘海粟的扇面!这首诗本是明朝沈周所写,被刘海粟引用,非常准确。扇面上,一钓者坐于柳树下,一老翁摇着扁舟靠近,柳树下的小草,被风吹得改变了身形,看来风不小。画面简洁,意趣高旷。小小扇面,如同方寸乾坤,自有作者胸怀气度。刘海粟的这幅扇面,用“浮生适意即为乐,人间至味是清欢”来形容,真合适!

刘海粟题沈周诗扇面


扇子虽小,在画家们笔下,不小了。“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山山水水,都有表现。扇面画另一个大主题为动物。牛啊、羊啊、鹿啊、鱼啊、虾啊、飞禽啊等等,在画家笔下,灵动起来了。它们用仿佛永远的活,承载了画家的不朽。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扇子在文人笔下是那样,在少女的手中呢?一句“轻罗小扇扑流萤”,我们看到了一幅画,看到一个少女的顽皮。《红楼梦》中,两个描写扇子的片段,皆为经典。一个:晴雯撕扇。晴雯的补裘与撕扇,两个不一样的画面,从不同角度丰满了这个丫鬟的形象。另一个:宝钗扑蝶。宝钗扑蝶本为游戏。无意听到的“不才之语”让她急中生智。这一段,有人说表现了最真实的宝钗,为了自己脱身,不惜冤枉黛玉。甚至有人说,宝钗是“心机婊”的代表。我没有研究,不敢乱说。我只是觉得,如果没有扇子在手,引不出后面精彩的文字。

孔雀,扇面常出现的形象


南京秦淮河有著名的景点桃叶渡。纪念一个名叫桃叶的妾。她很有才情,善于作诗。她在《团扇郎》诗写到:“手中白团扇,净如秋团月。清风任动生,娇风任意发。”女人的角度,细腻的情怀。宋大儒朱熹,对于扇子有自己的观点。他曾经说过:扇子只是一个扇子,动摇便是用,放下便是体。他的扇子,只是一个工具了。“秋扇见捐”这个词,用在朱熹身上,绝了。

粗粗游玩武侯祠,居然看到两个博物馆,意想不到的惊喜。后来才知道,武侯祠本是就是博物馆。我因事先不知道,只是把它当成了公园。三国、扇子,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如果用诸葛亮为载体,都有了归处。

武侯祠给我的惊喜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19-10-14 14:55 , Processed in 0.046874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