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105|回复: 2

寻猪草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19-7-9 17:42:11 |显示全部楼层

寻猪草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猪是农民的钱袋子,家家户户都要养猪。寻猪草就成了农村孩子的重要任务。所谓寻猪草,就是到田埂沟渠等地方,寻找割取猪能吃的嫩草。

夏天,草木茂盛。草儿割了就长,长了又割,层出不穷,正是寻猪草的好季节。

一放暑假,田埂间,大圩边,河坎上,到处都是寻猪草的少男少女。有的挎着柳条篮子,有的背着柴篾箩子。大家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寻寻觅觅,忙忙碌碌,开开心心。

儿时的记忆中,有两个寻草的好去处。分别是西长塥和后垛子。

西长塥四边环水,东部与一条南北向的大圩隔水相望。不过,这里的水很浅,只齐成人膝盖处。夏天,就可以趟水过河了。这地方是个绿化地(墓地),长满了大树,大约有六七百米长,七八米宽。出于恐惧心理,平常很少有人去。据说,那里边猪草遍地,是个寻猪草的宝地。

我九岁那一年,暑假来临了,因为寻猪草的人骤然增多,割回的草少了,猪就变得不安分起来,有几次甚至拱翻了栅栏墙。粉红、巧英、粉先还有我,商量了一番,便决定到西长塥去,多割一些青草,让猪吃个够。那一次,我们背了最大号的篾箩子,趟过浅水,登上西长塥。

走进树林阴翳的绿化地。我们都吃惊得瞪圆了眼睛。狭长的土地上,树木挺拔,枝繁叶茂,鸟雀和鸣。每隔七八米,就有一座坟墓,其间,杂草灌木丛生。马齿苋、灰灰菜、兔丝子、牛耳朵等猪草俯拾皆是。虽说坟墓阴森可怖,但此时的我们,人多胆大,竟然忘记了害怕,欢呼着扑向那些肥硕可爱的猪草。一棵,两棵,三棵……箩子里的猪草越来越多,眼看就要满了。

“啊,大蛇!”突然,春红发出撕心裂肺的惊叫声。我吓得一个哆嗦,镰刀差点脱手扔了。一扭头,只见春红脸色煞白,狼狈逃跑。“在哪儿?在哪儿?”我们立即聚在一起,着急地询问。“壳子,壳子,又长又大”春红气喘吁吁地解释。原来是蛇壳!我们全都松了一口气。

“把箩子割满就走吧。有壳子,就说明有蛇。说不定就钻在坟墓上的洞里。”胆大的巧英忽然开了口。我们的心又揪了起来,不约而同地点头。于是,我们不再向前,而是慢慢回头,割起刚才漏割的那些猪草。不一会儿,箩子就都满了。大伙二话不说,立即撤退。

这次西长塥之行,虽说草草收兵,却也不虚此行。算是为寻猪草的历史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后垛子四面环水,是个小岛样的存在,虽然只有几百米的距离,却是可望而不可即。这样的存在,更加激起我们一探究竟的欲望。

一个夏季的早晨,我们发现了河边码头上的一条闲置的木船,立即抓住时机,准备划船渡河。大家分别回家找了一根小竹棒子,拔出船桩,兴奋地跳上船,开始了我们的后垛子之旅。

我们四个人分成两组,分别站在船头船尾的左右两侧。大伙弯下腰,把竹棒子伸到河水里,两只手距离大约一尺远,握在棒子的不同部位,用足力气,一下一下地由前向后划动。船缓缓离开了码头,向着北边的后垛子前进。半个小时后,船靠岸了,我们用力把船桩插进泥土里,就一窝蜂地上了岸。西垛子是生产队的庄稼地,只有田埂及四周河坎上才有野菜野草。即便如此,因为少有人来,那猪草也很可观,一颗颗粗壮肥大,煞是喜人。我们咽着吐液,飞快地挥动镰刀,采摘胜利的果实。箩子满了,我们到船上倒出猪草,又飞奔上岸,继续奋战。直到中午的时候,害怕大人责骂,我们才恋恋不舍地划船回归。这一次,我们个个满载而归。船舱里,猪草堆成了小山。大家高兴地唱起了歌曲:“洪湖水呀浪呀嘛浪打浪啊, 洪湖岸边是呀嘛是家乡啊……”

孟夏草木长,绕屋树扶疏。半个世纪过去了,又是一年盛夏至,回味当年寻猪草的场景,不禁莞尔。

现在,养猪已形成完整产业链。农村里,早已没有人家养猪,自然也没有人寻猪草了。因此,说起寻猪草,似乎成了遥远的记忆,也成了老行当之一了呢!


                                                       2019年7月7日刊登于《泰州晚报》“方志”栏目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7-16 15:21:2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转水湾 于 2019-7-16 15:25 编辑

难以忘却的童年记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7-17 10:05:05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的点评!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19-10-14 14:53 , Processed in 0.046874 second(s), 10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