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14|回复: 1

沧海一声笑,余音有你你知否?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9-5 06:48: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扬州小兔子 于 2019-9-5 06:48 编辑

被家人拉进了歌厅。我唱什么?不知道。我茫然淡然地坐着,不能拂了亲人们的好意。他们已经知道我那天《女人花》前的失态,没人敢点这支曲子。

他们知道我喜欢什么歌。他们不知道我没了唱歌的心境以后,连嗓子都不配合。他们点了一堆我曾经喜欢的歌:豪放的、欢快的、壮怀逸兴的。还有,还有男声的带点沧桑的。他们知道的是以前的我,没有经历过人生最大悲伤的我。虽然我们是亲人,我的经历,他们也只能感受,不是身受。感觉和判断,不可能非常准确。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



那么多人,好心陪我。我只能接受,不是享受。假如在三年前,是享受。现在不是。现在所有的一切,没有一点点享受的成分。更多是为了活着。至于为什么活着,我尚不清楚。我没有去规划和设计,没有想更多缘由和道理。得过且过地活着,不撞钟,不扫地。

音乐响起来了。小辈先唱,热场。一转眼全部长大的孩子们,个个都唱得不错。他们自小接受的教育比我们少时完整,正规。他们都有多次进出歌厅的经验。他们都很懂事。他们有的见过你,有的没有。但是和我说起你,都用尊敬的称呼。他们知道你在我心中的位置。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忽然,不知谁点了《酒干倘卖无》。这是首最早在歌厅出现的台湾歌曲之一,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登台唱的歌。八六年春天还是夏天?记不太清了。那时候,刚刚二十多岁的我,被人推到台上,带着颤抖和紧张,唱完了人生第一次的卡拉OK。那时我们认识了吗?你可能刚进我们单位吧。记不清了。

话筒被妹妹递到我手上。我站起身,为了三十几年前的记忆,为还没有和你有任何关联的我。张开嘴才发现,嗓子倒了,根本无法完成一首歌。那天和孩子一起几句“女人花”,还没有用到太多嗓子,没有注意到。我勉强了几句,将话筒交出去。我曾经引以为傲的高喉咙大嗓子,“鬼喊鬼叫”出名的人,唱不了歌了。

伤感吗?没有。歌曲是心灵的流露。心情没有,何来嗓子?倒掉的嗓子是假象,真实原因是自我保护的本能吧。我这样认为。“大约在冬季”歌里说:“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会更加珍惜自己。没有我的日子里,你要保重你自己。”你会保重你自己吗?不会的。我知道不会。你生病,不就是因为我疏于对你的照顾和管理吗?我每天和你一起,你都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导致如此不可收拾的后果。而我,那么珍惜你,依旧没了你,如何珍惜我自己?

分开我们的不是山与海,是阴与阳啊



现在,我们阴阳相隔。你,再没了我的照顾。你会照顾保重好自己?我不相信。我不知道有没有阴间魂灵。如有,你为什么一次不告诉我好坏?如没有,为什么千百年来古今中外都有此类的说法?从秋天到夏天,马上就是一年。这一年,我活得好辛苦。从未有过的辛苦。虽然有女儿陪着,有众多亲人朋友关心着。可是没有了你,我感觉比你病了后我每日奔波担心还累。毕竟那时候我不仅心中有你,每天眼睛看得见你。生活中被你需要,我时时刻刻不敢离开你的视线。在你关心和需要的目光中,我忙碌,不辛苦。如今心的苦,非身体之累可比拟。

那时候,我非常珍惜自己。我不敢让自己有一点点不适,不敢生病。现在,再多的珍惜,为什么?“女为悦己者容”、“女为己悦者容”。我悦己者、己悦者都是你。你没了,都没了,不需要去“容”,不需要去“工”。歌,为谁而歌?

“候人漪兮”!中国历史上的第一首情歌,简单明了,直奔主题。而今,我如何“候”?怎样“候”?无人可“候”!

我多想跨过这片海,去找你



忽然,一首再熟悉不过的音乐,冲进我耳中,打断我的思绪。《沧海一声笑》。这首由黄霑、罗大佑、徐克三人演唱的歌曲,将小说中想要表达的那种知己、知音、江湖的味道,十足准确地表现了出来。他们用略带沙哑的嗓音,唱出了完美的江湖。他们的江湖沧桑,是得遇知音后的欣慰和欢愉。他们用歌声,超越了门户和派别。

我知道,这是妹妹为我点的。因为我喜欢。她不知道的是,因为你喜欢而我的喜欢。你多少次在歌厅,大声“吼”过这首歌?尤其酒后,你把住话筒不放,一遍又一遍的《沧海一声笑》,笑翻了我多少次?你一边唱一边抓住我不让我离开,将话筒凑到两人之间的情景,仿佛情景再现了。抓住话筒的是妹妹。她凑到我身边,想和我一起唱。

这里有小辈,我不能失态。我尽力调整好自己,开始乱吼。是的,像你酒后那样的乱吼。吼声中,我感觉到你的声音在我耳边出现。我好像找到与你一起唱歌的感觉了,不由自主地往妹妹身边靠近一点点,离话筒近一点,像被你抓住肩部一样。

云随风而来,是你的使者吗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苍天笑,纷纷世上潮。涛浪淘尽红尘俗世几多娇。清风笑,竟惹寂寥,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苍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我多想“豪情仍在”!哪怕“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江山笑,烟雨遥,谁负谁胜出天知晓”。江湖的胜负谁能知?我知道的是,我败了,你没胜。我们被共同的对手打败,不关你我。我们都是悲剧的主人翁,做不到曲洋刘正风那样,携手退隐江湖,共奏“沧海之笑”。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在我破嗓子的乱吼声中,歌曲结束了。不可留?挥之不去!旋律反复,出现你摇头晃脑的模样和偶尔踩不上节奏的歌声。“沧海一声笑”……、、

问世间情为何物?



                                                                (怀念我的那家伙之七十七)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9-9-5 10:27:34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问好。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19-9-17 21:24 , Processed in 0.093750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