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楼主: 草根作家

中篇乡土情爱小说《悠悠陕北情》——接续路遥前辈的人生(完整版)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5-24 21:11: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草根作家 于 2015-5-24 21:14 编辑

中篇乡土情爱小说《人生续集》(第一章)(5)

    加林妈擦掉脸上的泪水,强忍住哭声对高加林说:“好我的娃娃哩,巧珍确实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女子,可巧珍已经跟了马拴,咱没这么大的福分哩。”她虽尽力克制着止住了哭声,可她心里比哭还难受。
    “娃娃,这事情已经过去了本不该再提,当时我和你德顺爷在县城苦口婆心地给你说了大半天,可你就是不听老人言哩。巧珍出嫁那天,我和你妈就像丢了魂一样,一整天都没吃一口饭。你德顺爷也是一整天躲在他家的土窑里一个人喝闷酒,我第二天去他家,他还醉醺醺地倒在土炕上睡大觉,满脚地的碎酒瓶子。唉!多好的女子呀。”高玉德老汉那撮白胡子不停地抖动着,眼泪再次布满了他核桃皮一样的老脸。
    加林妈心疼地看了看可怜巴巴的儿子,她转过头来狠狠瞪了高玉德老汉一眼,说:“现在娃娃都悔成个啥了,你咋还怨娃娃呀。”
  “不是我怪娃娃,人这一辈子七灾八难总是要有的,好的赖的悲的喜的也是要经历的,年轻时吃点苦头也未必是坏事情。人嘛。就是这样,不管多珍贵的东西,只要轻易得到了,就不知道珍惜,也不知道个爱护。等到失去了才觉得珍贵,才知道后悔,可还有个甚用,世上哪有卖后悔药的。好在娃娃还年轻,要记住这次教训哩。”高玉德老汉说完,用干廋的手捋了捋他的那撮白胡子,一脸的严肃和凝重。平日里寡言少语、老实憨厚的高玉德老汉,在关键时刻也能像哲人、像先生一样,讲出一些做人的大道理来。
    听了他爸的话,高加林心里更加痛苦,他哽咽着说;“爸,你别说了,你什么也别说了,我知道错啦,可我已经没有任何办法挽回了。爸、妈,我错了,我……呜……”说着说着,高加林双手薅住自己的头发又失声痛哭起来。看着自己的娃娃哭成了个泪人,高玉德老两口也跟着哭了起来。顿时,一家人哭成了一片,泪水就像窗外唰唰的秋雨,凄清悲凉,连绵不断。
    一向意志坚强、性格倔强的高加林,二十四年来这是第一次在他父母面前低下头来承认错误,也是第一次在他父母面前痛哭得这么伤心,这么痛苦。高加林高考落榜时偷偷地哭了两次,也实实的伤心难过了一阵子,但当时只觉得苦熬苦盼了十多年,付出了很多,却没能考上大学,实在太可惜了。后来一打听,他们学校一个考上大学的也没有,他心中多少宽慰了一些,心中的不甘和失落很快也就烟消云散了,并没有太痛苦的感觉。前一阵子,高明楼下了他的民办教师,他也偷偷抹过眼泪,但当时只觉得高明楼太自私、做事太不合情理、太不要脸面了,令人心中窝火憋气,让人气愤,倒没觉得太痛苦,更没有心痛的感觉。这次丢了自己喜欢的工作,丢了心爱的巧珍,高加林心中有一种难以言表的痛苦,那是超极限的痛苦,那是让人难以承受的痛苦。他的心在滴血,像万箭穿心一般疼痛。与他高考落榜和被下民办教师的那两种痛苦截然不同,他有一种窒息和绝望的感觉。工作丢了还有机会,可巧珍已经嫁给了马拴,他高加林永远失去了心爱的巧珍,再也没有任何机会了。
    出山劳动和秋收忙碌时还好一些,身体的劳累和手上的伤痛抵消了他心中的大部分痛苦。白天只顾拼命劳动,他根本就没有时间痛苦,也没有时间去想痛苦的事情。到了晚上,刚倒在炕上时,他也会撕心裂肺地难受一阵子,也会痛苦的泣不成声,可痛苦很快就在睡梦中消失了,极度的疲劳让他的大脑停止了思考。第二天还没完全睡醒,还没来得及痛苦,他又投入到紧张而繁重的劳动中去了,哪还有时间去想痛苦的事情。
    秋收结束前的那天上午,正在山上劳动的高加林看到刘巧珍坐在马拴自行车的后货架上,亲密地依偎着马拴向县城方向去了。那一刻,高加林心如刀绞,悔恨交加,他痛苦地站在沟畔上,真想闭上眼睛一头栽到沟底。可一想到那白发苍苍、步履蹒跚的双亲,他怎忍心呢。
    高加林本打算等秋收结束以后,利用出山劳动之前或收工之后的早晚时间,把自家的自留地全部刨挖一遍,把德顺爷的自留地也刨挖一下。只有拼命的劳动,一刻也不停闲的劳动,身体的劳累和皮肉伤痛的痛苦才能抵消他内心的痛苦。身体乏倦了,黑夜才不会漫长,一切痛苦都会在沉睡中消失。
    可天公不作美,绵绵的秋雨下个不停,他实在是没办法再出山劳动了。
    一连歇息了好几天,身体的乏倦缓解了,消除了,可高加林内心的痛苦和悔恨一下子又袭上了心头。刘巧珍那白杨树一般挺拔优美的身材,那俊俏白嫩的脸庞,那水灵灵的大眼睛总是浮现在他的眼前。
    一想到刘巧珍,高加林的心就像刀剜一样疼痛,他深深体会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失去巧珍的痛苦和悔恨成了高加林一生也难赎的罪过。刘巧珍那带有野味的信天游时时都会萦绕在高加林的耳畔:上河里的那个鸭子下河里的鹅,一对对那个毛眼眼望哥哥……

                                                                                                                                                       第一章结束   精彩继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5-25 07:55:43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版主、前辈、老师、朋友们批评指正。谢谢啦!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5-26 10:05:47 |显示全部楼层
草根向各位版主、前辈、文友们问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5-26 20:56:1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草根作家 于 2015-5-26 20:58 编辑

中篇乡土情爱小说《人生续集》(第二章)(1)

                                                                                    第  二   章

    窗外唰唰的秋雨不紧不慢的下着,冷冷的雨滴无节奏地敲打着土窑的门窗,让人心生烦意。此时,高家村的前川后山都笼罩在迷蒙的雨雾中,雨雾中的村庄田野,犹如海市蜃景一般美丽。整个村庄里都静悄悄的,连一声鸡狗的鸣叫都听不到。
    此后的几天里,高加林虽然每天都起来吃饭,可他吃得很少,有时一天吃两顿,有时一天只吃一顿饭。吃完饭后他又倒在土炕上,不吭也不响,总爱望着一处发呆。土窑里除了高玉德老两口的叹息声,几乎是听不到任何声响,就连那只平时爱叫爱闹的老黄猫,也懒洋洋地趴在炕头,眯着眼睛打瞌睡。
    连续下了八九天的秋雨总算停了下来,老牛山背后射出了几道暗红的霞光,村子里不时传出鸡犬的鸣叫声,袅袅炊烟又在村子上空弥散升腾起来了。
黄昏时分,加林妈做好了晚饭,她正要往饭桌上端饭,高明楼穿着一双沾满黄泥的高筒雨靴,手中提着一块二三斤重的羊肉,站在了高玉德家土窑门口的外面。
    “他明楼叔来啦,快进来,我们正要吃饭哩,你炕上坐,和加林爸喝上两盅。”看到高明楼的突然到访,加林妈显得有些慌乱,她又把饭菜放在锅台上,不自然地搓弄着双手往窑里让高明楼。
    高明楼走进窑门站住脚,把沾在雨靴上的黄泥甩到窑门外,一边往窑里走一边说:“我吃过啦,才刚撂下碗筷。巧英头晌去马店走亲戚,拿回几斤新杀的羊肉,我拿过来一半,你们包顿饺子吃,也好给加林补补身子。秋收这段时间农活重,看把加林累得又黑又瘦。” 高明楼说完,转过身来等着加林妈接他手里的羊肉。
    “他明楼叔,这咋行哩,本该加林给你买肉吃哩。”跟在高明楼身后的加林妈还是搓弄着双手,不知该不该接高明楼提在手里的羊肉。
    高明楼见加林妈不伸手,他有些不高兴地说:“这咋不行哩,加林是我侄子,你们是我的哥哥嫂嫂,一家人嘛。”高明楼说完,把手里提着的羊肉硬往加林妈手中塞。加林妈急忙回头看了看坐在土炕上的高玉德,不知如何是好。因为在高家村,村民们给高明楼送礼送东西那是正常的,像今天高明楼提着羊肉拜访高玉德这样的普通人家,还真是个稀罕事。所以加林妈才显得这样慌乱和不自然。
    “加林妈,快接下。明楼,你坐嘛。”高玉德老汉对高明楼的突然到访也颇感意外,他看到站在脚地上的加林妈慌乱的不知所措,忙从土炕上出溜下来,一边安咐加林妈接下羊肉,一边笑着让高明楼坐。
    高明楼把手中的羊肉递给加林妈,轻轻拍了拍手,顺便坐在了靠炕头这边的炕拦石上,笑着说:“不用管我,你们快吃饭,我坐一下就回。”
   “明楼,你有事?”略显拘束的高玉德老汉站在高明楼面前,他那张核桃皮一样的老脸上写满了惊恐和疑问。
                                                                                                                                                   待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5-27 14:13:50 |显示全部楼层
昭阳千垛 发表于 2015-5-21 22:43
有必要说明下:俺不是那个昭阳沈默老师,请别误会。俺是草根中的草根轻轻地问声好!

草根向您问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5-27 20:50:0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草根作家 于 2015-5-27 20:52 编辑

中篇乡土情爱小说《人生续集》(第二章)(2)

    高明楼抬头看了看高玉德老两口,苦笑着说:“也没甚大事。是这,秋收前咱公社赵书记就给我下了个死命令,让咱高家村秋收以后,必须包产到户,实行生产责任制,也就是实行单干。咱虽然对人民公社有感情,可党中央的新政策咱也不能违反,咱必须无条件的拥护嘛。咱们村就加林见过世面,又有文化,我想让加林帮我拿拿主意,看咱村的土地、牲口和农具怎个分法。”高明楼虽然在笑,可他的表情很不自然,好像对这个事情感到很无奈。
    听明白了高明楼的来意,高玉德老汉靠着土墙圪蹴在脚地上,低垂着头,双手摸着赤脚片,唉声叹气地说:“哈呀!明楼,加林这几天正滚油浇心哩,天天连个饭也吃不下,我和他妈心里也麻乱得很。”
    “前段时间立本打了加林,我知道后狠狠批评了他,你们尽管放心,他刘立本以后不敢再胡来,我说话他还是会听的。”高明楼以为高加林还在为被刘立本打骂的事情心烦,他赶忙笑着跟高玉德解释了一下。
    高玉德抬起头来看了看高明楼,苦笑着对高明楼说:“咱有错在先,立本打两下出出气也是应该的,加林倒不是为这个事情焦心。”
    “加林是……”高明楼一脸的疑惑。
    “娃娃丢了……”看到高玉德老汉那示意的眼神,加林妈欲言又止。高玉德老汉不想让加林妈说出加林是因为丢了巧珍而心焦,一是怕加林再为这事伤心,再一个他怕高明楼知道了实情,看他的笑话。
    高明楼赶忙笑着说:“是呀,加林丢了工作,又回农村当了农民,我心里也不好受。不过,你们放心,我已跟咱公社的赵书记打过招呼了,如果顺利的话,加林很快就能回咱学校教书了。”高明楼说完,脸上露出了一丝的轻松。他只想到了高加林丢了工作,根本就没想到高加林更痛苦的事情是因为丢了他心爱的巧珍。
    “他明楼叔,要是能这样,加林就不用受熬煎了,我和加林爸要谢你哩。”一听自己的娃娃很快就能回到学校教书了,加林妈高兴地圪蹴在灶火圪崂里抹起眼泪来。
    听了加林妈的话,高明楼红着脸说:“甭说谢哩,想想下加林教师的事情,我心里也愧着哩。”这是高明楼当上大队书记以来,第一次在普通农民面前低头承认错误。
    高玉德老汉听高明楼说想再让加林回学校教书,他好像没听清楚是咋回事,又听到高明楼说到下加林教师的事情时,他才突然反应过来,急忙抬起头来笑眯眯地对高明楼说:“明楼,过去的事情咱就不要再提了,在咱高家村,加林以后的前程还得仰仗你哩。”这是高加林被公家开除以后,高玉德老汉第一次露出了笑脸。
    “玉德大哥,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亏待加林,现在公社正要求咱高家村选举一名村主任哩,我想让加林担任咱村的村主任。”高明楼说完,笑着看了看高玉德老汉。
    加林妈赶忙问:“他明楼叔,村主任是个啥哩,也是大队干部?”站在高明楼身边的加林爸也一脸茫然。
    高明楼转头冲着加林妈笑了笑,说:“是大队干部,以后嘛就叫村干部。村主任是村里的大干部,和我平起平坐哩。”
“明楼,这可不行,加林年轻着哩,怎敢和你平起平坐哩。”高玉德老汉一听让加林当村干部,还和高明楼平起平坐,他慌忙站起来,面对着高明楼,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
                                                                                                                                                                      待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5-28 12:21:23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更新,问好朋友们!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5-29 07:58:05 |显示全部楼层
昭阳千垛 发表于 2015-5-21 22:43
有必要说明下:俺不是那个昭阳沈默老师,请别误会。俺是草根中的草根轻轻地问声好!

草根向草根问好!祝开心快乐!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5-31 17:56:40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更新。问好朋友们!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5-31 21:11:1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草根作家 于 2015-5-31 21:12 编辑

中篇乡土情爱小说《人生续集》(第二章)(3)

    看高玉德不同意高加林当这个村干部,高明楼赶忙拉起圪蹴在墙根的高玉德老汉坐在自己身边,笑着对高玉德说:“玉德大哥,你坐下嘛,加林有文化,脑子里弯弯绕比咱俩都多,他又成天读书看报,外面的事情知道得也多,以后呀,咱高家村的发展还得指望加林哩。”高明楼说完,又笑着看了看加林妈。
    在以前,高明楼在村里别管跟谁说话,都是一副居高临下的架势。像今天这样和颜悦色地跟高玉德说话,还真是个稀罕事,弄得玉德老汉都有点不知所措了。
    看高明楼这样和颜悦色地跟加林爸说话,加林妈有些惶恐不安了,她急忙说:“他明楼叔,可不敢这样说,加林还是个娃娃哩,咱村里的大事小情全靠你拿着哩。”
    “加林是年轻些,可他有文化,见识多,当个大队干部一定能行哩。再说了,就是有点什么麻乱,不还有我嘛。“高明楼说完,哈哈笑了起来。
    见高明楼笑了起来,加林妈心里更够不着底了,她又赶忙笑着说:“他明楼叔,就算加林能行哩,可他以后教上书,要把心思放到学校娃娃身上哩。”
    “啊呀,以后分田单干,村里也没甚大事情,就是有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利用星期天或早晚的时间都能解决,也影响不到教书嘛。再说了,在村里当个干部也不会白劳忙,按上级的政策,每个村干部要多分上两亩好川地不说,还免交农业税和提留款哩。”高明楼有点不耐烦了,说话的声音也高了一些。
    听了高明楼这些话,坐在炕拦石上的高玉德老汉心里还真说不出是喜是忧。他希望自己的儿子当官发达有出息,又怕儿子吃亏上当,当不当这个村干部,他还真拿不出个准主意,这个主意还得靠他有文化、有见识的儿子来拿。玉德老汉回头往炕上看了看,见加林还是脸往里躺在炕上,他以为加林还没睡醒,高玉德老汉赶忙爬到加林身边,一边用手摇加林一边喊:“加林,加林,快醒醒,你明楼叔来给你说正事哩。”
                                                                                                                                                                      待续——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1-4-21 06:02 , Processed in 0.095642 second(s), 8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