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13|回复: 1

它是你的使者?不死不灭的精灵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9-6 07:30: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扬州小兔子 于 2019-9-12 10:32 编辑

前天去朋友家,拿回来两枝花。晚上回来没有土,到楼下大树下面弄回一花盆将花栽上。天太热,放一夜第二天去买土,我担心花死掉。这个花真好,唯一一个花朵朵没被伤害,昨天早上开花了。我很开心地玩赏了一会。紫色的小花,不张扬不低调,自然本真。只是花期太短,晚上居然凋谢了。那一刻我想到昙花。昙花开在夜晚,它相反,需要阳光下的绽放。人生不是如此吗?无论怎样来到世上,总要绽放一次。哪怕因为绽放而提前消耗了所有。一花一世界。这朵花,给了我生命的启示。种种的不甘和不舍,似乎在这朵花面前,多少有点释怀。上天派它来让我顿悟的吗?


上午刚开的花,下午就这样了


晚上,有点意外地站在花盆前,捡掉凋落的花,默默了一会。刚刚移植过来,水很足。我给叶子喷了一点点水。有没有新生的花朵?没有了。拿的时候我已经知道就一个骨朵,这朵花迅疾地开又迅疾地落,来去匆匆。

今天早上起来,忽然看到昨天花儿凋落的位置有点什么,莫非同样的位置又生出一朵花?不是。我居然看到一个蝉蜕。怎么可能?难道我弄回来的土里,有一个蛰伏了多年的蝉?中大奖了。我左看右看,是的,是个如假包换的蝉蜕。正中间裂开的口子告诉我,有一个蝉儿,刚刚出壳。我细细打量这盆花,没有蝉儿的踪迹。为什么半夜出来的蝉,没有叫?如果叫了,我当时就会知道啊。难不成昨天残留的花蒂里,长出了蝉的衣服?不可能。我再一次感到了有什么在隐隐之中提醒我什么。蝉,向死而生的物种,生生死死神秘的生命。古人以为它们不生不死,已为永生。

发现蝉蜕,找到了知了。蝉儿和蝉衣合影


前不久,我刚刚写过一篇“知了”,今天的蝉蜕,让我完全不知了。本应该夏日高鸣,声声知了的蝉儿,今天隐藏在我的阳台的哪个角落?请让我知道踪迹。阳台没有一点水,你活不长久。你是为了生才钻出泥土,不要还没有活就让我找不到踪影。天气有点闷热,似乎要下雨。阳台里除了刚刚栽种的两盆花,什么都没有。我知道蝉儿的知识比古代诗人多点,它们高歌是因为喝了树的汁液。这个新生的知了不叫唤,没吃到东西无力吗?因为没找到,我有点怀疑自己。怀疑自己的判断,怀疑自己的分析。

想起了那一年,一个同样炎热的夏天。早上起来不久,一只知了飞到阳台,躲在我的花下面,叫得不亦乐乎。我听声音过来,看到了那个小东西,开心莫名地叫你过来,和我一起观看。你果然过来了,兴致勃勃和我看了很长时间。你信口夸我种的东西好,绿茵茵的阳台,让知了心动了。我知你有口无心地一说,还是非常高兴。这一天是休息,我们没出门。我去看了好多次知了。听到声音过去看看,声音没了也过去看看。小家伙始终躲在一盆小棕榈的下面,我看它,它不紧张,有时候还和我对看。

我放它在阳台外的芦荟上,希望它找到找到吃物


中午忙于做饭,等我再去,不见了。它找到了更好的栖息地。吃饭时,那只知了是我俩的主题。我兴致盎然,你开心配合我。下午,我写了一篇博客,记录了这件事。还记得你笑的模样,夸赞的语言:“我老婆就是厉害,什么东西都能写。”得意之余,你在一张便笺上信手写下:“李白斗酒诗百篇,某某杯茶文千字”。想想不过瘾,将千字的“千”改为了“万”。我哈哈大笑地说:“你不怕捧杀我?”你回我哈哈大笑:“怎么会?我老婆是谁啊!”住回这边不久,我从抽屉里发现了那张小纸条,眼前立刻浮现那个夏天知了在阳台的情景。

时光如水,以为变了看着却没变。以为没变,那水早不是这水了。我以为“大象无形”,其实有无数形象,镌刻在心的深处。那盆曾经给我不祥预感的植物,如今长得疯了一样,蓬蓬勃勃。无意碰断一根随手插上,很快就活出一片。而去年,无论我如何小心伺候,这盆花始终半死不活。你,用自己的离去,带走了我以后所有的晦气吗?如今这盆刚刚移植过来的植物,居然会从底下冒出一个知了?我不相信?蝉蜕在。我相信?如果真的找到,没了你共同分析研究,还有意思吗?我忍住泪,心里回答自己:有!我要将那么多的无奈和没意思,过出意思来。否则我和你来生或下世再见面时,我有什么你没有参与的事儿告知你?如果全部还是老生常谈,你会怎样笑话我白白占据了“生”而没过出“生”的人生。我能想象到你的表情神态,我不愿意你那样看我说我。我比你多活,我要告诉你许多你不曾经历的我的人生!

去年半死不活的植物,今年为什么这样好


早饭后,我再一次走到阳台。我看到了这只黑黑的新生的蝉!它还没有变黄,有点怯怯地看我。我伸手抓起蝉儿仔细打量,马上判断出这是一只雌性。它的腹部缺少两个半圆形的盖,也就是知了鸣叫的发生器。没有这两个盖,腹部震动便没了声音。怪不得半夜出来没有声音!我将它与它自己的蝉蜕放在一起,拍照留念。然后我打开窗户,放它在阳台的花盆里。过一会再去看,走了。

它走了,一声不吭,没有挥挥衣袖,也没有带走一点泥土。我的好奇心因为这只神秘的知了被勾起:它是一只深埋地底多少年的知了呢?如果这盆土没有被我弄回家,它是不是也在今天出现在明晃晃的白天?它一声不吭,与你有没有关系?我觉得,是你派它过来,让我回忆那一只多年前的知了。你的目的,希望我与看到那只知了一样地开心并记录?我按照这样的理解,认真记录了。连你吹捧我的回忆,都记录了。

但愿来生,我有机会遇见你。我们曾经约定过,你不可以再度负我。我会告诉你知了的故事。我们会像知了一样,在生生死死的轮回里,再度重逢!

这是我最新的一盆花,刚栽下就红花绿叶


(怀念我的那家伙之七十八)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小兔子一肚子的文墨,一触就汩汩而流。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19-9-17 21:24 , Processed in 0.062500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