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15|回复: 0

工友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暮春,朱志文关里老家来到边城一家砖瓦厂打工,有幸被委任班组班长。班一共有十个人,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农民兄弟。班长和这十几位工友很快就走上了工作岗位,天天重复着同样的劳动,同吃一锅饭菜,同睡一铺大炕。真的是情同手足,亲如兄弟。

    边城厂当时的条件虽然很差,工作又苦又累,但比老家的条件要好很多。十几个兄弟白天一起劳动,晚上坐在热乎乎的炕上唠家常、讲笑话,有时还会打上几把扑克。大家在工作上相互帮助,生活上相互照顾,既能吃饱又能穿暖,倒也没有什么忧愁和烦恼。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间到了中秋佳节。在节日到来之际,辛勤劳动终于有了回报,工友们一次领到了四个月的工资。手捧这笔丰厚的薪金,有的工友激动地热泪盈眶。趁着倒班轮休,朱志文和工友们来到了市内的邮局,都把领到的工资汇到了各自的家中。

    朱志文因为是班长,比工友们多领取了五十元的带班费。这五十块钱他没有汇往老家,想等下次再领到带班费时凑在一起给老婆买件像样的衣裳

    汇完钱回到砖厂,朱志文把那五十块钱用一个旧信封装好,趁着没人的时候,偷偷放在了宿舍的炕席底下。可一想又觉得不太安全,他又把钱拿出来,连同信封一起放在了穿过的一只旧棉鞋里,再用棉袄把两只棉鞋包在一起,塞到了炕头柜的最里边。这一过程恰巧让和朱志文睡邻铺的工友王忠信看到了。朱志文本想再换个地方,可一寻思王忠心是个老实人,平时两人关系也不错,就没提防。放好钱以后,他俩一块去了食堂。

     大概过了二十天,天气渐渐凉了,朱志文就把棉袄拿了出来,顺便也把棉鞋里装钱的信封也拿了出来。可掏出信封一看,顿时傻了眼,装在信封里的那五十块钱不翼而飞了。朱志文翻遍了所有的地方,也没找到那五十块钱。仔细想了想,当时放钱时只有王忠信一个人在场,屋里没有第二个人,别人根本不会想到藏钱的地方。这一想不要紧,朱志文心里犯开了嘀咕:王忠信这么老实的一个人,怎么能办出这样的事情来?可除了王忠信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放钱的地方啊。

    朱志文丢钱的事很快就在砖厂传开了,几个要好的朋友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都认定这事是王忠信干的朱志文也坚信是王忠信偷拿了他的那五十块钱。证据似乎不容置疑,当时放钱时就他一个人在场。面对众人的质问,王忠信百口难辩,无奈,他只好选择了沉默。选择沉默,就代表着默认,工友们都是这么认为的。

    三天后,砖厂的副厂长刘杰知道了这件事情,他认为现在敢偷工友的钱,以后就敢偷砖厂的物资,对这种小偷小摸的行为决不能容忍,一定要严查严办。借这件事情,正好为全厂的职工敲一次警钟,以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为此,副厂长亲自过问此事。

    副厂长多方调查,又跟朱志文问清了当时的事情经过,也断定这钱就是王忠信偷的。他把班的工友召集到宿舍里,都一一进行了讯问。站在威严的副厂长面前,工友们都胆怯的低下了头。表现最紧张的,还就是王忠信

    “都给我老实交代,是谁偷了班长的钱。”刘副厂长在工友们面前来回踱着方步,问话的声音很大。工友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吱声,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转向了王忠信

    刘副厂长见没人吱声,又大声问道:你们班长放钱时都谁在场?

    听到副厂长的问话,王忠信抬起头来看了看朱志文,小声说:我在。

    “你给我大声回答。副厂长说话的声音很大,像是在喊。

    “刘厂长,我在。”王忠信说话的声音稍微大了一点。

    刘副厂长接着说:那我刚才问是谁拿了班长的钱,你怎么不吱声?”刘副厂长说话的语气缓和了一些,故意把说成了

    看刘副厂长也认为是自己偷了钱,王忠信大声反驳道:“刘厂长,我没偷班长的钱。

    “你没?那你告诉我是谁了。”刘副厂长瞪着眼睛问王忠信

    看着副厂长威严的面孔,王忠信胆怯地说:我不知道。他说话的声音很小,像是在自言自语。

    “你们班长放钱的地方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你没拿难道那钱是自己飞了不成?大伙都解散,王忠信跟我到办公室来。”刘副厂长说完,倒背着胳膊回办公室去了。

    个小时以后,王忠信从砖厂办公室回到了宿舍。他双眼通红,晃晃悠悠地走到朱志文跟前,从他的铺下拿出了十五块钱递给朱志文说:这十五块钱你先拿去,等开了工资,再给你三十五块。

    从此王忠信成了众人眼里的小偷,也成了砖厂的反面典型。大伙都躲着他,谁也不愿再和他一起干活,也很少有人和他说话,甚至有的人当面喊他小偷。从那时起,王忠信也像变了一个人,只是默默地干活,一句话也不说,他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朱志文曾亲眼看到他一个人躲到僻静处偷偷地哭过,哭得非常伤心。看着他那可怜巴巴的样子,朱志文又动了恻隐之心,从心里原谅了他,也想把那十五块钱还给他,可王忠信坚决不要,并冷冷地对朱志文说:你就当我偷了你那五十块钱吧!我要不背这个黑锅,说不定谁就成了冤死鬼。他这话听得朱志文一头雾水,难道还真冤枉他了?

    刚进入腊月,砖厂放假了,班只有朱志文和一位工友留在砖厂干一些零杂活,其他工友都回了老家,计划明年开春再回来。临走之前,王忠信把三十五块钱硬塞到朱志文手里,含着眼泪说:班长,你那五十块钱真不是我偷的。王忠信的话虽让人半信半疑,朱志文还是决定把那五十块钱还给王忠信。可王忠信坚决不要,他哭着问朱志文“朱班长,你说多少钱才能买回一个人的清白?听了这话,朱志文心里也打开了鼓,他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王忠信。冥冥之中,朱志文心里有了一种忐忑不安的感觉。

    王忠信走后的当晚,朱志文在整理铺盖时,发现了一个信封,里面装有五十块钱还有一张纸条。纸条上歪歪扭扭写着几行字:班长,你丢的那五十块钱不是王忠信拿的,是我偷的。你俩在宿舍放钱时我就在门外,你俩去吃饭的那会工夫,我就趁机偷了你的钱。这五十块钱我一直没花,本打算当面还给你或还给王忠信,可我没有这个勇气。麻烦你把这五十块钱转交给王忠信吧,我实在没脸再面对他,只好提前走一天了。猪狗不如的小胖

    看完这张纸条,朱志文的心像针扎一样疼痛,万万没有想到让老实善良的王忠信平白无故蒙受了这么大的冤屈。更没想到,成天和他称兄道弟的小竟会干出这样不知羞耻的事情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19-9-17 21:25 , Processed in 0.046875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