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66|回复: 2

一别秋风。又过年了,想起三次艰难的回家路!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1-9 08:16:19 |显示全部楼层

一别秋风。转眼过年,又是一年。

这一刻,连续几天的风雨,依然。小寒已经到来。小寒大寒,抱成一团。今年的年,在四九,很冷、最冷的时候。

放在很多年前,回家的票,早已经放上议事日程。先生老家浙江舟山,在没有连岛大桥,没有杭州湾大桥的二三十年前,回家最好的途径,从扬州到上海,从十六铺乘坐海轮回家。

一九九一年春节,我怀着身孕,第一次去他家过年。我本就晕车,怀孕后更是闻车即吐,十几分钟的公交车,都会大吐一阵。同事劝我别去,笨重的身子,不便的交通,还有亲戚们记住我的最丑等等。但是他想回去,想让父母看到长媳有孕,开心一下。那就去吧。

在单位其它部门办事时,聊天说到买不到船票的事,一位同事很热心地表示,他可以帮我。果然,他拜托了在上海航运局工作的大哥,帮我们买了两张三等舱,好开心。怎么取票呢?我打长途电话,找到兄弟单位朋友,请他在指定时间帮我们取票。我们为了最少乘车,则在第一天下午乘摆渡车到八圩,选择了一夜江轮到上海。再到帮我取票的朋友单位拿票。那时候没有双休,这位朋友因此花费了半天时间。

我们在城隍庙转悠了大半天,晚上五点半上船,于第三天早饭前到家。我是扬州人,从未有过过年去他乡的经历。生命中第一次去夫家过年,很难。那时候去舟山群岛,只有一条线路,千军万马抢票的过程,我并不清楚,却牢牢记住了。

第二次难忘的回家路,在一九九四年春节。那年快过年时,特冷。记得我们出发那天,零下八度,到处是未化的冰雪。这一次,先生托了战友帮助买票。我们从扬州转道镇江乘火车去了上海。我们的计划很简单,到了上海,他去取票,我和孩子在售票处等他。他说,最多一个多小时能回来。

车子到站,他拿了行李匆匆下车。我抱着孩子慢吞吞地出站。既然要等,多耗掉点时间!走到出口,我傻了。原来,出口不是原来的“南一、南二”了。而我和他约定的地点是在“南一”。南一位置,成了快餐店。怎么办?没有任何联系手段。我带着孩子走到售票中心大楼等着。一个半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他会在哪里找我们?我变得焦虑而紧张。抱着孩子走出售票中心,走往原南一位置。那一天的站前广场,报纸上说有十万人逗留。

茫茫人海,我无法联系他。摸摸随身小包,只有七元钱。到地下商店买了一小包山楂哄孩子,还有五块钱不到。想上厕所,外面排了长长的队,里面乱糟糟无法完成。更担心放下幼小的孩子会不会被人抱走。忍着又回到售票处,还是没有他。我就这样在售票处与“南一”之间转来转去。找到留言处,想给他留言,没有笔。翻看,没有他的留言。

眼看着天黑了。再不会合,票即便有,也要赶不上轮船。我的焦急和紧张在那一刻快到了顶点。如果我们走散了,没有证件没有钱,我和孩子这一晚如何度过?我又一次走到留言处。忽然被一个人紧紧抓住。是他!他一把搂住我们,和我一样流泪了。他取票来回都遇上堵车,赶回售票处不见我们,吓坏了。迅疾将姓李寄存后开始寻找。广场上满眼是人,每一个人多处都找了一遍,几乎绝望时,想到了留言处。没想到外面那一刻没有擦肩而过。在茫茫人海中,他看到了疲惫不堪抱着孩子的我,紧张、心痛、庆幸,百感交集。

我们来不及吃饭。找了个电三轮,在凛冽寒风中赶往十六铺码头。上船后,我一直瑟瑟发抖,两张床上的被子盖在身上一点用没有。回到家就开始发烧。那个年,我咳嗽感冒,一直到离开也没有痊愈。

时间转到了二零一零年。有了杭州湾大桥有了舟山连岛大桥。我们自驾回家,通常六个多小时。除了过年,假期我们也常常回家了。一零年二月十一号,农历腊月二十八,除夕前一天。我们告知回家的时间。头天晚上,我们做好一切准备,后备箱也装好了。临睡前,下雨了。雨点儿落在地面上,像跳舞一样。半夜十一点,我再一次看了外面,还是雨。放心了。下雨,不怕的。

似睡非睡时候,我隐约听到闷闷的雷声和哗哗的声音。早晨六点多起床,哗哗声还有。撩开窗帘,天哪,地上积了一层雪!伸出手,手心里跳跃起一粒粒雪珠。我们匆匆吃点东西,提前出发。

路上的状态更加糟糕:车子的碾压,将铺满雪的道路压得平平展展,宛如是铺了一冰层冰毯。车子二十码不到向前,还有一点打飘。朋友们一个个打来电话关照,千万不能急刹车,最好不刹车。从交通台得知,只有润扬大桥还在放行,心里有了几分安慰,这是离我们最近的大桥。只要过了江,路况会变好。

南绕城高速入口封了。瓜洲的入口还没封。古运河桥面上的冰,像镜子似的光溜。润扬大桥上,每个灯柱上都有一个喇叭在叫:“下雪路滑,请慢行!”且限速二十码。从家里出来到过大桥,我们用了一个半小时,平时只要半个多小时就够了。

过江了。雪粒儿与扬州一样稠密。高速路,速度一点上不去。我们慢悠悠地走,连续看到几起车祸,都与速度有关。前面少有车子,路面又滑得不得了。一阵阵雨夹杂着雪粒,打得车子沙沙作响。偶有超车的经过,卷起的雪雾将挡风玻璃糊成一片。雨刮器一点不能停,车子,一点不能快。

快到苏州时,车子一下子多了起来。雨夹雪依然,地面的雪不见了。我们松了一口气。这次回家过年,我们一路跑在雪的前面,经受一阵风雨一阵雨夹雪的洗礼,比预计时间晚了三个多小时才到家。到家时间不长,那里也飘起了大雪。

过年回家,是所有年文化中最深入人心的重中之重。为了回家,春运成了每年不变的大戏。回家过了多少次年?我没有记录过。但是,这三次回家的旅程,一直留在我的心中。只要提起过年,我就会想起它们。苦吗?一点不。看到家里热气腾腾的饭菜和父母克制不住的笑脸,所有的辛劳都值了。比起更多买不上票搭不上车或者路上经历更多波折的人,我感觉的,只有幸福与欢笑。

过年。家。回家。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0-1-12 17:17:27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问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1-12 20:31:02 |显示全部楼层
荒村一叟 发表于 2020-1-12 17:17
拜读。问好。

谢谢,您好!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0-7-12 17:49 , Processed in 0.095114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