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8|回复: 0

最具挑战的进藏者,胜利了旅途,败给了命运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1-16 07:57: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扬州小兔子 于 2020-1-16 07:57 编辑

到西藏游玩,有几种方式?最大众化的可能是飞机。其次火车。从西宁往拉萨的火车是不错的选择。自驾游,这些年颇有越来越兴之势。这些方式之余,还有一种小众的进藏方式叫“骑行”。骑行,又有摩托和自行车的区别。

骑行,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去尝试。骑行者通常选择G318,从川藏线南线进藏。那条路,风光秀丽,是一条比较成熟的进藏路线。在一五年之前,我对于骑行西藏的说法,感觉是天方夜谭。一五年春,我家的用行动证明了骑行,只是一次时间长路途远的运动,没什么了不起。他的骑行速度,令人难以想象。他制订了严格的骑行计划并每天只能超标不可以不达标。一个职业军人对于计划执行的刻板,我不止一次领教。他骑行,不过是又一次展示他的纪律性而已。我早已见怪不怪。

假如,人生的一切都按照计划来进行,那是多美好的人生规划。可惜不是。他,这个一辈子遵守纪律制度的人,一辈子讲究信誉的人,却在人生的半路,离我而去。我们不是不爱,而是爱而不得。两个人的伤悲,谁都不轻。我已经被伤得不能自己,一年多时间,始终走不出他给我的伤害。其实,这样的伤害从他发现、确诊开始,已经三年过去了。

三年前他确诊有病,我脑子里却始终出现他在川藏路上的骑行。那一次,他单人独车,一人一骑,像极了孤独的旅人。不是像,就是。他去骑行,只为实现一次说走就走的挑战,一次对自己实力的检验。那时候,他刚刚练习长途骑车半年不到。从二三十公里一天开始的训练,骑到了最强一天超过三百公里。今天我来反思,他的挑战,应该伤害了他的身体。只是那时候我们都不知道,都没想到。以为没有反应,就是没有问题。

骑行前,他和我相约,完成一人骑行西藏后,会带着我一起,自驾去西藏。他要带着我重走他的骑行路线。那一次他为了骑而骑,基本没有停留游玩。因为所有的游玩,他要与我一起。可是谁能想到,他还没有来得及实现自驾游,就永远失去了机会。以至于我的西藏行,成了怀念与追思,成了完成约定的践约之旅。

谁的人生都不会一帆风顺。他给我带来的打击,已是我承受的极限,远远超过我新藏游遭受的艰难。高反,不过是高原缺氧反应,离开那个环境就好。而离殇呢?何处不是他的音容笑貌?何时不是他的信誓旦旦?

过了叶城,在康瓦西达坂前,我们遇到三个来自江苏的骑行客,三个骑摩托车进藏的青年。他们三十岁左右,骑着价格不菲的摩托车,一日三次补充医用葡萄糖水。我的他,骑行进藏的时候,葡萄糖水等预防高反的药物一样没有。他坚信自己不会高反。回来告诉我真的没有。他的自行车上,除了生活必需品,还有整套的修车工具和内外备胎。我坐在汽车里感慨摩托车骑行客的艰难,时不时浮现出的是他弯腰骑行的身影。

在G219,骑行客就遇到过那三个人。后来,在三十里军营,我们恰巧住了同一家旅馆。我和他们聊了几句。我向他们了解骑行的状况,车子怎么加油等。他们很开心地一一告诉我。因为都是江苏人,在遥远的进藏路上遇到,有格外的亲切感。这样的感觉,他骑行时也有。他告诉过我,修车时遇到过热心帮忙的人,上坡时遇到过较劲的同行者。住宿时,与一位三次进藏的骑行客交流各自的经验和体会。还告诉我,与几个小伙子同行,他每天请客的事儿。是啊,擦肩而过还要五百年的修行,何况遇到?何况遇到还有交流?

在阿里和班公湖,我都有与三个人碰到。我们挥手打招呼,仿佛老熟人一样。我很开心,他们三个人的状况都很好。骑摩托车跋涉在高原,我认为很辛苦。他们却说不。因为他们的参照对象是骑自行车的人。那么,骑自行车是最辛苦了?是的,新藏线上,我们没有见到一个骑自行车的人。几百公里荒无人烟的无人区,骑车的风险太大。没有吃喝和驻地,没有淡水补充等,自行车真的很危险。

一五年时,我什么都不知道。忙于上班的我,根本没有心思去关注他骑行的训练。个性独立的我俩,在这些事情上往往各行其是,不干涉对方太多。话说回来,我干涉了有用吗?回首人生,我不知道那一次的骑行,对他有没有伤害,有多大的伤害。因为一切都无法证明和验证。他从西藏回来后,我没有看出一点问题。第二天,他就像往日一样,开始走路运动,一切恢复正常。而我这次,自驾游半个月,回来后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忙了几天,身体便不舒服了,咳嗽近一个月才好。他不是铁打的身躯,他用更强的意志,隐藏了那些不适。

我的西行,结束了。他的人生,结束了。我们此生的交融与交叉,都是故事,成了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他骑行的记录,估计短时间内不会有人超越。我在新藏线上问过懂行的人,他们认为是天方夜谭,肯定偷偷搭车了。所以我这样断定。但是,有意义吗?世界上,他最大的意义是给了我快乐的人生。同样,给我最悲惨的人生,是不是也是组成他生命的有意义的一部分?

天人合一,古代哲人的宇宙观。我与他,有没有至今不变的神魂合一?他骑行了,没有玩。我玩了,如同他计划的那样,自驾游进了藏。我一路慢慢玩过去。按照他的要求与判断,我几乎没有高反。这一切我总觉得有一种冥冥之中说不清的存在。

我在人世间践约了。他在天上,知道吗?如果知道,我的一切便有了意义。希望有。

(我的西行-44、我的怀念-93)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0-1-24 16:23 , Processed in 0.082571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