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429|回复: 6

中篇小说《逃离》1:逃离家乡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0-4-18 09:43:41 |显示全部楼层

一    逃离家乡

六十多年前的一个深秋的午夜,我被妈妈从睡梦中叫醒,跟着一大家人第一次逃离家乡。那一年是公元一九五七年,我八岁。

记得是个黑星夜,没月亮,星光暗淡。妈妈一手拉着我,另一只手搀着四岁的弟弟跌跌冲冲地往河边上走。码头上泊着一条敞口子木船,船上横七竖八地装满了东西。妈妈把我们交给比我大三岁的姐姐后又上去搬东西了。船中舱里有个角落没放东西,下面铺了一层稻草,姐弟三个就挤坐在那里。姐姐小声地关照我说:“别吱声,爸妈要把我们偷偷地带到江南去,到了那边就有米饭吃了。假如被庄上干部晓得了就走不掉了,还要拿爸爸去犯法。”听她这一说,我们连大气都不敢出。提心吊胆地盼着大人们快点把船撑出庄。

没过多会儿,爸妈和二哥就一齐上了船,这回他们都没搬东西,显然是他们把准备带走的全搬上船后才叫醒我们的,听母亲说,他们最后一次上去是用土墼封门的。

妈妈解开了系在河边杨树上的缆绳,爸爸立即拿起一根篙子将船撑离河边,向着东大河的方向撑过去。家门口的这个水码头距离出庄的大河口并不远,夏天洗澡时,我们一群男孩子经常游到那里去。可我们觉得这点路爸爸却撑了好长时间,我晓得他是怕动静大了会惊醒庄上的干部,合作社社长高荣富就住在这条庄夹沟的对岸,他只能沿着河边将船慢慢地往前挪。

终于出了东大河。庄夹沟两边的树木和房舍已经模糊成了一团黑影。听爸爸轻声地跟妈妈说:“这几年过的日子像是做了一场梦,上船的那一刻真想撂一块砖头到河里。”

“你瞎说,人不辞路,船不辞港,怎么可能永远不回来,这里可是衣胞之地。”妈妈的声音嘶哑,是这些天哭大哥哭的。十八岁的大哥是在八九天前突发急病去世的。说是得的急病,其实也差不多是饿死的。队里一连两个月没分口粮,干部们说要等完成国家征购任务才准分。那天大哥跟人家到十几里外的镇上去排队买芋头仔儿,一天没吃东西,天黑了才回来,饿急了的他一口气喝了几大碗冷粥,粥里没多少米,全是黑糊糊的胡萝卜缨子。夜里就发起了高烧,也没正儿八经地看医生,第三天便咽了气,也不知道得的什么病。等我长大了才悟到,那时的人真无知,那种症状很可能是急性阑尾炎延误救治所致。

我没听懂爸爸说要撂一块砖头到河里是什么意思,后来听人说当一个人即将离开曾让他刻骨铭心的伤心地时,撂一块砖头河里就意味着永远不想再回到这里,除非是砖头从河底浮上水面。

“你打算将船先撑到哪里?我看你这样撑到天亮也行不多远,他们发现我家封了门,庄上又少了条船,肯定要出来找,被他们找到了还是要逮回去。”是妈妈在小声地问爸爸。

“这个你别担心,我早就算计好了,先把船撑到蜈蚣湖西边的荒田里,那里白天没得人,十多里水路,估计天亮前能撑得到,然后在那里将船篷子搭好,再把船上的木浆支起来,晚上开船。庄上人要出来找也是顺着往江南的水路上找,蜈蚣湖那边是反方向,他们想不到。”爸爸像是蓄谋已久胸有成竹。

后来,妈妈解开了一条棉被,盖到我们身上,叫二哥也挤到我们旁边,说:“你也挨着他们睡吧,我用那根小篙子帮你爸撑。”十六岁的二哥今年刚从邻庄的一所小学毕业,他不会撑船。

一会儿,姐姐和弟弟就睡着了,我和二哥紧挨着戤在船帮子上怎么也睡不着。河面上静悄悄的,只有船头划破水面的轻响和爸妈们断断续续的说话声。

“就这样瞒着芹丫头走了,过几天她从娘家回来看到土墼封了门,肯定又要大哭一场。”妈妈说的芹丫头是我们的大嫂,前几天去了娘家。大嫂人不丑,高挑的个子,白果脸,说话轻声细语的,我们都习惯叫她姐姐。

“没得旁的法子,只能丢下她,她才十八岁,嫁过来才一年,又不曾生个一儿半女,这样才好让她死了心,早点找个好人家嫁了。其实我倒是有心将她留下来的,只不过比二来大了一岁,有的人家老大亡故了,嫂子比老二大七八岁还留在家中叔招嫂呢。”爸爸说的二来就是二哥的小名,我叫三来,弟弟叫四来,刚死去的大哥小名叫大来,姐姐叫菱丫头。

“我也舍不得丢下她,只是听算命的先生说她“命”太狠,从小就“克”死了生父,结婚才一年又“克”死了男将,我是不敢留她。再加上二来又跟陈家定了亲,这么多年了,两家也处得不丑,也不好跟人家开口提悔亲。”听妈妈这一说,我就轻声地问二哥,“人的‘命’还真的有好有坏?”二哥跟我耳语:“妈妈说的是‘迷信’,没这回事。”后来我也伏在二哥的大腿上睡了。

被妈妈叫醒时天已大亮。船上的东西已经全搬上了岸,泊船的河沟两边长满了密密匝匝的芦苇,下半截的叶子都黄了,芦花在秋风中战战惊惊地摇曳 。爸爸和二哥正忙着往船帮子上装板扇子(一种木制的墙板)。妈妈在河边挖了个能支锅烧饭的土灶,说是准备煮一锅粥,后来爸爸说;“不能点火,万一有人看到这湖荡里冒烟就会来查,还是挨一挨,等把船篷子搭好了,在船上支起锅腔再撑出去烧。

这是一条爸妈在江南做了十几年小生意的万斤木船,我们现存的姐妹四个有两个是在这船上生的 ,听妈妈说过,我是在嘉兴大运河边上生的,那个地方有三座宝塔;姐姐是在浙江有个叫菱浦的地方生的,所以叫菱丫头。一年前,村里成立了高级社,这条船就和土地、风车、耕牛一起成了集体财产。好在船充了公,原来与之配套的板篷子、盖舱板和行船的工具都被爸爸收在家中。

搭篷子没费多大事,因为全是原装的,船帮子上面有现成的榫眼。花了一上午,一条漂亮的住家船就成了型。篷子顶上没用一根稻草,全是现成的毛篷(一种用篾席涂上桐油能防水的篷顶)。

听爸爸说过,这条船曾给他带来了十几年的好运气,当初他与妈妈从大家庭里分出来后,一无所有,还欠了一屁股债,自从买了这条旧木船就转了运 。那些年兵荒马乱,他用这条船像候鸟似的辗转于江南江北做生意,还真的发了点小财。只可惜,他把这些年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全部置买了田产。农业合作化的一声惊雷,便又让他一夜回到解放前。

船篷子搭好了后已是正午。秋日的阳光洒在一望无际的芦苇上,一阵西北风过后,芦荡里波涛汹涌,芦花飞扬。爸爸将两个从家里带出来的泥锅腔搬上船艄,这个水上人家就算是有了厨房。

船撑出芦荡后泊在一条大河边上。爸爸要整理二年多没用过的木桨。妈妈忙着生火煮粥。此前,我和弟弟已经吃过了不少生胡萝卜。是长在自留地里的,没长得大,萝卜头子还没有我的指头大,妈妈在临走的前一天将它们挖起来,连萝卜缨子一起带上了船。

一大锅子粥只放了半升米,黑乎乎的全是萝卜缨子。 爸爸问妈妈:“还有多少米?”妈妈说:“一小罐子,大约五六斤。”十多天前,为哥哥办丧事家里没有一粒米,只好跟社里预付了一百斤稻谷,这是吃剩下的。几天前,爸爸说,如果不想法子逃出去,这个冬天怎么挨得过去。妈妈听了却拿不定主意,她说,到处都上了合作社 ,能吃的东西都要粮票,逃出去也不见得能活命。当时爸爸说 ,听人说,上海那边还不曾要粮票,我们上上海,凭我在那边混过十几年的经验,应该能有条生路。

下午,西北风越刮越大。爸爸说要先将船划到不远处的一个小镇去买一根桅篙,如果天天是顺风,扯起篷帆六七天就能行到上海。于是他就和二哥用一前一后两支木桨将船向那个小镇划去。妈妈在船篷子里翻出了过去用过的旧篷帆,她要整理一下篷脚绳,补一补上面的破洞。


一家六口,就这样开始了逃离家乡的行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0-4-18 09:46:20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刚完成任务的一篇中篇小说,计划逢双日更新一章。欢迎批评指正。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4-18 10:55:33 |显示全部楼层
荒村老师久违了,慢慢拜读您的大作!问安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0-4-20 10:10:13 |显示全部楼层
草根作家 发表于 2020-4-18 10:55
荒村老师久违了,慢慢拜读您的大作!问安好!

谢谢你的关注,问你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4-25 15:07:19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年代,不堪回首!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20-5-20 10:35:11 |显示全部楼层
苦难史!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0-5-31 16:21:15 |显示全部楼层
老愚 发表于 2020-5-20 10:35
苦难史!

谢谢关注。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1-4-21 00:54 , Processed in 0.068544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