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254|回复: 1

中彷小说《逃离》6:逃离上海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0-4-28 10:02:08 |显示全部楼层

六   逃离上海

不挨饿的日子过起来很快,一晃又到了秋天。

这一年秋天,天堂上海一天比一天不好混了,虽然街上没有粮票还能买到吃的,但好像没那么好买了。先是买到的米饭里面掺了不少山芋,碗也没以前盛得满。后来每买一碗饭就要搭一碗菜汤。菜汤不好往船上带,在岸上吃饭的人只能多喝汤少吃饭,将饭省着带上船。

更加要命的是,上海市政府开始强行驱赶外地难民了,那些露宿街头拾荒的要饭的一经发现就被关进迁送站,一批一批地送往苏北;抓到像我们这样的难民船,就集中到一起用轮船往江北拖送。因而,我们只能将船停在离市区很远的乡下,还不敢在一个地方接连停几天,就像打游击那样东躲西藏。后来听说原因是:因为上海有很多外国人,为了顾及这个国际大都市的形象,全国只有上海一座城市吃饭不收粮票,但满街巷的难民也同样会丢了我们这个社会主义国家的脸面,因此,市政府才不得不下决心清理门户。

批发市场上还能拿到货,街上也没人抓卖青货的流动摊贩,因为也有本市没工作的人从事这行当。就是菜价一天比一天高,不好卖。据说是郊区成立了人民公社,菜农们正忙着敲锣打鼓地奔向“共产主义”没闲空侍弄菜地。

因为船停在乡下,爸妈和二哥每天都要要多跑二十多里路,早上去拿货要起很大的更头。那时,船上又没有钟,起多大的更头,全靠爸爸的经验,在有月亮的夜里,爸爸会根据他的经验判断出时间来,遇到阴天,爸爸就弄不准了,有一回半夜时他就将妈妈和二哥喊起来走了,听说他们到了批发市场在那里等了两个多小时才开市。

有一天晚上,爸爸带上船一封江西来的信,这些日子他隔两三天就要到原来那个收信的杂货店里去一次,看看秋红那边有没有来信,这里混不下去了,他想带着一家人上江西。上回秋红来信说,那边也有做临时工的,替林场上山扛木头一天能赚五六元钱,那里的高价米也不贵,一斤还不到一块钱。这回信上说:“上海那边混不下去还是过来吧,到这里先住到我家,然后再想法在山下搭个窝棚,爸爸和二来上山扛木头,妈妈能在山下开点荒地栽山芋,一家人不会挨饿。”妈妈听了二哥读过信后问爸爸:“你打算过去?这船往哪里丢?”

“再等些日子看吧,实在混不下去就把船丢这儿。没法子就只能走这条路。”

又过了些日子,听爸爸告诉妈妈说:“我今天在街上遇到一个本庄的人,就是河南边那个陆三小。说家里也成立了人民公社,开了个把月的大食堂,我们家住的那房子也做了食堂。现在没得吃了,食堂散了伙,大劳力都逃离出去了,留在家中的老人孩子靠胡萝卜度命。他是和另外两个人一起偷了队里一条船,逃到这边来扒河蚌的。那人面黄肌瘦的没个人样,听说在浙江那边扒了一小船河蚌,在那里吃了半个多月的河蚌烧青菜当饭。他们现在将船停在二十多里路的乡下,每天起早挑河蚌到菜场上去劈肉卖。”

“这么说,我们就更要小心些,千万不能让人逮住了送家去。”妈妈听了就更加担心起来了。

又过了几天,爸爸从岸上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他听人说,上海市要招收一批外地船民落户上海。他说:“开始我不相信,后来听人说已经有好些船去报名了,报名的那地方是郊区的黄浦镇。”

“没得这好事,怕的是假的,有可能是将船骗到那里再往江北拖。”妈妈说。

“我想明天跑到黄浦去看一下,听说有好些船过去了,是真是假去一看就知道了。”

黄浦镇离我们停船的地方有二十多里路,爸爸是走过去的。晚上回来时他告诉妈妈:“是真的,去了不少江北船呢。说是名额有限,去晚了就不收了。”

妈妈听了后就兴奋地问:“这么说我们哪天就过去?”

“我看要去就趁早,明天就开船过去。”

“好,去就去吧,省得这样担惊受怕的。”

到黄浦后果然看到有十几条难民船停在一个河沟里,听说也是这几天才过来的,停好了船后,爸爸就上岸去镇上的派出所报名。过了几天,那条河里就停满了船。

有一天晚上,听妈妈跟爸爸说:“我看有点不对头,这条河只有一个出口,出口的地方还有人看守,我怕是将我们骗过来再往江北送。”

“听派出所开会的人说,正式办理落户手续前要先审查一下船民的身份,如果发现船上人是地主富农或者是在这边犯过法的就不收。河口上有人看守就是防止查出来的犯罪分子夜里逃走,我们又没做过什么犯法的事,随他怎样审查也不怕。”

那几天,爸爸天天被叫上去开会,后来还真的查出了几个有违法行为的人,侦破了一件不小的盗窃案。

在抓走了那几个人后的一个晚上,爸爸告诉妈妈说:“今天终于晓得了这回收户口的真实意图了,原来是上级下达了‘任务’要从上海迁移一批人支援边疆建设,本市居民没人肯去。市里就想出了这个‘好’主意,先通过收编将我们这些江北船上的人变成‘上海人’,然后再将我们冒充成上海人移民大西北。这样既驱赶了难民又完成了移民任务。怎么办,听说要把我们送到甘肃,那里正在兴办一个大型的钢铁厂,那个地方是万里长城的最西头,离这里有好几千里路呢。不去还不行,派出所里那个姓高的所长说:“不想去也可以,船要就地没收,人要迁送回苏北。”

妈妈说:“我早就知道没得什么好事,这下好了,现在陷在这里,船又出不去,人又溜不走。万里长城不就是当年孟姜女寻夫哭长城的的那个地方吗,据说有上万里远哩,去了这辈子就回不来了。不如我们不要这船,夜里逃出去上江西秋红那儿去?江西没那么远,家乡形势好了还能再回来。”

二哥听后插话说:“我倒认为去甘肃并不是什么坏事,比上江西好,这边是国家调过去的,不管怎么说我们过去的身份也是上海的移民,应该会有安排的。到江西那边进不了农场靠打零工不还是难民吗?再说,那地方也不是太远,也就四五千里路,我在学校里学过的,万里长城也没有一万里长,现在的交通发达了,坐火车用不了几天就能到。我看你们别七思八想的了,跟着去吧。”

十七岁的二哥现在已经是一个大小伙子了,他这一说彻底打消了爸妈的顾虑,他们觉得二哥是个有文化的人,说的话有道理,于是就不再争论了,准备跟着动身去大西北。

动身的那天,父亲和母亲把能带走的东西收拾妥当,装了两副担子,爸爸和二哥各挑一担,其余的大包小包由妈妈主我们分别地背着、拎着。也没有多少值钱的东西,就是些旧衣被和锅、碗、瓢、盆。临走的时候,爸爸依依不舍地回望着和他相处了多年即将舍弃的万斤木船,船上铺的每一块木板和每一件行船用具都是他一手置办起来的,看得出来,他此时此刻的心情很不平静。

后来,由一条轮船拖着的几条大货船把我们这些人一直送到上海市里,在苏州河边靠近北火车站的一个码头上了岸。从码头到火车站大约还有二三里路,天色已经渐渐地黑下来,我们这一群肩挑背扛的另类队伍就在昏黄的路灯下慢慢地向北火车站走去。比起别的人家,我们一家还是比较轻便的,最小的四弟那年已经六岁,靠他自己走也也可以跟得上这支行动缓慢的队伍。有的人家抱着儿拖着女,一路上跌跌冲冲、鬼哭狼嚎。

那天,我们在车站上等了大半天才挤上了火车,一行二百多人,包了两节车厢。上海方面跟来了两个工作人员负责沿途的票务。

我们一家人就这样逃离了繁华的上海,奔向一个蛮荒的远方。(下一章节:逃离甘肃)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4-28 12:59:01 |显示全部楼层
漂泊的日子何时能结束?期待着下一章的精彩!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1-4-21 00:45 , Processed in 0.077294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