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259|回复: 2

中篇小说〈逃离)8:又到“天堂”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0-5-2 10:35:54 |显示全部楼层

八  又到“天堂”

路上走了七天七夜,终于又回到了上海。

下车后,妈妈问爸爸:“我们先奔哪里?”

“先去黄浦镇,看看我们那条船还在不在。”显然是爸爸在路上就想好了。

从火车站出来后,走了好远的路才走到一个轮船码头,一打听才知道,去黄浦的班船已经开出了,要等到明天才有船。我们只好在候船室内过了一夜。幸好,上海还能买到熟食吃,肚子不饿,感觉很惬意。

第二天到黄浦时已是中午。那天天作变,阴沉沉地刮着北风。爸爸叫我们先蹲在候船室内等他,他说要到停船那条河沟上看一下,再上一回派出所。

没过多会儿,爸爸就回来了,他沮丧地告诉妈妈说:“我看到那条河里空荡荡的没一条船就去了派出所,所里那个姓高的副所长告诉我说:‘你们一走,就叫附近生产队里派人来将船撑走了。’他还说:‘你真不应该回来,上海市里马上也要收粮票了,就是有船也混不下去。再说,现在抓迁送抓得特别紧,外地的难民船一经发现立即就要抓起来送走。’”

“你是一性之头,和我们一起去的人一个也不曾回来。不管怎么样,在那里还能有两顿薄汤喝喝,饿不煞人。现在怎么办,这一家子前不把店后不把村的到哪里去?”妈妈开始埋怨起爸爸来了,

“现在埋怨也没得用,总不能再掉头回去,再想想别的法子。”

“还能有什么法子,今天晚上就没处蹲,人家说,这个候船室晚上是要关门的。”

“这个没事,我看到那个停船的河边上有个棚子还没拆,就是有个人住在里面看守我们的那个棚子,我把你们先领过去,再到附近乡下转转,看能不能找到那条船。顺便再跟乡下人匀几斤米,这里比江北富足得多,不至于出高价买不到一点米。”

“街上买不到熟食吃?”

“买不到,这里不属市里,早就要粮票了。”

爸爸把我们领进那个小棚子后就又走了,我们还是早上在上海吃了些东西,个个都饿得前心靠后心。

那个棚子是用芦苇席子搭的,只有两张铺大的地方。幸好,地上有一摊稻草,是原来看船人打地铺用的。妈妈还挺满足,说有了这个棚子就是夜里下雨也不怕了,比在露天里好得多。

晚上。爸爸回来了,让我们兴奋不已的是他带回了一小袋子米,说是十斤,花去二十块钱。妈妈有点心疼,说一家子从甘肃回到上海车票才花了这么多钱(那时的官价米是一角多钱一斤)。

妈妈问爸爸:“曾看到我们家那条船?”

“没看到。倒是看到了一条苫着草篷的江北船,可能也是跟我们一起上大西北的人家的。那条船很小,没我家船一半大。我想明天再跑几个庄子找找,实在找不到我就冒充那条船的船主跟他们谈谈,这些江北船在这里没什么大用场,看看他们肯不肯还给我。”

棚子角落里有个现成的泥锅腔,妈妈将带来的铁锅支上去试了下,正好能烧,煮了一锅粥,地上的稻草已经烧掉一半。

夜里。风停了,下起了小雨。棚子漏雨,只有一个角落漏得好一些,一家人挤坐在那一摊稻草上,没过多会儿,我就伏在爸爸的大腿上睡着了。睡醒时听到爸爸跟妈妈说话;“天快亮了,我走了,今天要往远处跑。”

“还在下雨呢,怎么走?”

“没事,雨不大,可能白天没得下,实在不行就买把雨伞。”

那一天,爸爸天黑时才回来,样子很疲惫。妈妈问:“一天不曾有得吃?”

“吃了,中午在人家公共食堂里要了两大碗粥。”

“这里的食堂没散?”

“还开着呢,这里富足。”

“还没找到我们那条船?”

“那条船怕是找不到了,这方圆几十里我都跑过了。倒是在昨天发现小船的庄子上跟人谈了下,那个队长说,只要给他们五十块钱就把船还给我。我没跟他拍板,想回来与你商量下。”

“既然这样还商量什么呢?打一棒跳一步,先弄条船住着,那条船还有现成的篷子,小就小点儿,我们又不在船上打万年桩。你看呢?”

“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么说,明天就去撑过来?”

“去撑,我跟你一起去。”

第二天中午,他们就把那条船摇过来了,船上有一支不大的木橹,可能也是人家以前行船用的。船很小,用草扇子苫的篷子突突拉拉的,像一阵风就能吹翻掉的样子。船舱里的铺舱板也是长一块短一块地凑起来的,跟我家原来的那条船没法比。听爸爸说,这条船还漏水,船头舱里有一条板缝渗漏,要不是有一大堆泥巴堵着早就沉河里了。

后来,爸爸在街上买了个瓦锅腔,把随身带来的家当搬上船,我们就又有了一个新“家”。爸妈在安“家“的时候,还叫姐姐和我在河边上拾了些柴禾,因为刚下过雨,拾来的柴禾都是湿的,妈妈就将那棚子里的干稻草抱上船引火, 在船上煮了一锅粥。经过了这一大圈的颠沛流离,晚上一家人挤在小船中舱里还觉得挺温馨。

第二天早上,妈妈在后舱里烧早饭,爸爸一个人就将船摇出了大河,并叫姐姐学着吊橹帮。这条船太像秋红家失江的那条船了,菱丫头吊橹帮的样子也有点儿像秋红姐姐,就是个子矮一点,少了根长辫子。

船行了一上午,就不敢再往前行了,因为离市区越近被抓住的危险越大。爸爸说:“就停这里,估计这里到批发市场两个小时能走得到。今天去买两副菜担子,明天就开始做生意。”

妈妈说:“太远了,再往前行一点吧。”

“先停这里,明天上岸看看形势再说。”

后来,爸妈只在那里做了三天生意,我们这条船就被迁送站的人逮住了。(下一章节:身陷囹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5-2 10:51:46 |显示全部楼层
可怜的一家人,这哪是什么天堂啊?期待下一章的精彩!没看到第七章?问荒村老师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0-5-4 10:30:01 |显示全部楼层
草根作家 发表于 2020-5-2 10:51
可怜的一家人,这哪是什么天堂啊?期待下一章的精彩!没看到第七章?问荒村老师好!

谢谢提醒,漏掉了,今天补发。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1-4-21 01:24 , Processed in 0.072385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