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253|回复: 1

中篇小说《逃离》10:“鱼米之乡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0-5-6 19:15:26 |显示全部楼层

十  “鱼米之乡”

第二天到家时已经过了午后。风还没停,阳光有气无力地洒在空旷的村庄上。那个水码头就是一年前的那天夜里上船的地方,十几步远就是我们家的院落。可能是因为风大天冷,码头上没有人,上了岸才看到一个半大的男孩子戤在朝南的土墼墙上晒太阳。那孩子穿了件脂油突突的破棉袄,两只手笼在袖子里,他缩着脖子对我打量了一会儿就突然叫了起来:“你是三来,你长高了,你回来做什么?”他这一喊才让我记起了他是住在我家屋后的三小,他比我小一岁,原来个子跟我差不多高,我们整天在一起疯玩,印象中他特别凶,爬起树来像个猴子。我说:“三小,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他有气无力地说;“没得吃,爸爸上江西了,我们快饿死了。”这时妈妈和姐姐们都上了岸,三小也跟着进了我家院子。

院子的大门被人卸走了,堂屋门也没锁,只搭了个门搭子。天井的一头有一排用土墼砌的大灶,三小告诉我们说,这里是队里的大食堂,才散伙了半个多月。三大间空屋里除了房间里有两张空床,堂屋里有个笨重的家神柜和两个泥瓮子,其它的东西都被搬空了,连桌子板凳也没留下一张,记得我们离家时,屋里可是满满当当的家具和农具。妈妈看到西房间里大哥大嫂睡的那张床上还铺着穰草,就问三小:“还有人在这里睡过?”三小说,是开食堂的那会儿煮饭的陈老五睡的。

后来妈妈对我们说:“你们还是到船上去,我到你们大爸大妈家去一下,你们今天还没吃东西,要想法子弄点吃的。”我听了就也跟着妈妈去了。

大爸是爸爸的大哥,家住在庄子东头河边上,我爸爸是老四,听说比大爸小十好几岁呢。我的两个堂姐早已出嫁,还有个堂哥跟我家二哥同龄。我们进去时只看到大妈一个人坐在爬爬凳上择胡萝卜樱子。她一见到我们就很惊讶地说:“啊,怎么是你们,甚时回来的?”妈妈揉了眼睛说:“大妈,我们家遭难了。”接着,大爸也从床上起来了,他颤巍巍地拖了张板凳对妈妈说:“老四家,你先坐下来,好好地说,到底是什么回事。”妈妈声泪俱下地说了一遍我家这几个月经受的劫难,接着就打听起现在家乡的情况。大爸说:“食堂散掉后,走掉很多人,年轻的去了江西湖北,你侄儿也跟他三叔一家走了,还有精神好一点的老人和孩子跑去海边上讨饭,只有像我们这些飞不起跳不高的没脚蟹守在家中,算起来我们这个队里只剩下了四五十个人。”

“这些人留在家中的人,还能从队里分到点粮吗?”

“粮是一个多月见不到了,食堂散伙前的一段时间庄上就没粮了,靠水煮胡萝卜混了十多天。现在留在家中的人,每隔三天分一回胡萝卜,一人一天二斤,说是萝卜,其实是连着樱子秤的,樱子为主,只有一些很小的萝卜头。队长说,队里就种了这三四亩地胡萝卜,吃光了大家就一起做菩萨。看来像我们这样的人恐怕是很难挨得到过年了。”

“这么说,我现在只有去找队长了,不晓得能不能跟他要到点胡萝卜?儿伢们今天还什么都没吃呢。”

“噢,怕的不好要,三天分一回,要到明天晚上才分呢,”

“萝卜田在什么地方,我晚上去偷。”

“更不行,那个看萝卜田的三麻子现在是个畜生,听说前几天的夜里,三小的妈妈去偷萝卜被他逮住了,后来被他摁在铺上做过一回那种事才放她回来的。”

说到这里,大妈插话了:“先别说了,快把我择好这些萝卜樱子拿上船烧把儿伢们吃。”

“我拿走了你们晚上就没得吃了。”妈妈看着那半篮子萝卜樱子进退两难地说。

“没事,你先拿走,我这还有一些呢,我再择。过了今天,明天再说,估计明天晚上还有得分。”

“这么说,我就拿走了,不过,我明天一定会想办法还你的。”

就这样,我们晚上才吃到了从大爸大妈嘴里匀出来的一点胡萝卜樱子/。

那天夜里,我们娘儿四个就睡在西房间里的那张空床上,虽然家里一无所有,但比睡在船上舒服得多,因为屋里没得风,床上还铺了穰草,就是饿得睡不着。迷糊中听到妈妈跟姐姐说话:“莲丫头,你起来,跟我去田里偷胡萝卜。”后来她们两个人就悄悄地出去了。我更睡不着了,我担心那个三麻小会为难妈妈,我听不懂大爸说的“做那种事”是什么意思,但猜想得到肯定不是件什么好事。过了好长时间她们才回来。妈妈一进来就把从船上带回来的马灯点着了,我看到地上有个装满东西的洋面袋子,怕是装的胡萝卜。我问妈妈:“三麻小没逮到你?”妈妈说:“我没偷,我是直接跟他要的,这些萝卜还是他帮我摸黑挖起来的。你别听你大爸说,三麻小不会对我怎么样,我们家救过他的命。”后来才知道,三麻小是个孤儿,小时候得过天花落下了一脸的黑麻子,三十多岁了还打着光棍。算起来跟我们同辈,平时遇到妈妈都要叫一声“四婶妈”。,有一年他在上海街上讨饭,得了病躺在路边的廊棚里,是爸爸将他驮上船救了他一条小命。我又说:

“妈妈,我饿得睡不着,让我吃几条胡萝卜吧。”

妈妈说:“还没洗,有泥,明天早上煮熟了吃吧?”

“我就吃生的,不要洗,用穰草揩一下就能吃。”

后来妈妈就抓了一把胡萝卜给我,我坐在被头上,也顾不得揩干净就吃掉了。

第二天一大早,妈妈就给大爸家送去了一些连着樱子的胡萝卜,并且请大爸给二哥写了封信,大爸小时候上过几年私塾馆,老弟兄几个只有他识一点字。

一连刮了几天北风,那天上午天特别冷,庄前的小河冻得像一面大镜子。高荣富来过一回,他是以前的农业社长,听说现在是庄上的支书,他穿着一件棉大衣,脸上的气色还不错,听说这人跟爸爸同龄,但看起来要比爸年轻得多,更不像是一个多月见不到一粒米的人,他听到我家的一些情况后也没说什么同情的话。只是要妈妈赶快将船篷子拆掉,说是要用这条小船做渡船。临走时还恶狠狠的对妈妈说:“你们将队里的大船偷出去,现在只带了这条小破船回来,现在不跟你说多少,等老四放出来再跟你家算账!”(下一章节:再次逃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5-8 10:13:13 |显示全部楼层
忍饥挨饿的生活没经历过,从您的文字中对那时的情况有了大致了解。有时莫忘无时苦,希望现在的年轻人都要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更要珍惜粮食!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1-4-20 23:35 , Processed in 0.068606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