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257|回复: 1

中篇小说《逃离》11:再次逃离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0-5-8 09:13:20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   再次逃离

那天下午,大妈过来跟妈妈说:“老四家,你也要跟我一起下田去挖萝卜,红狗子队长说了,哪家没人去挖就不分给他家。如果你家没人去,分萝卜时就要说废话。”妈妈说:“好,我跟你去,就是我连一把小铲锹也没得。”“没事,走吧,我替你多带了一把呢。”

过了会儿,三小来了,他叫我跟他一起下田,说到挖萝卜的田里能拾几个胡萝卜吃。那块田离庄子很远,路上还要拉渡船过河,田野里冷风呼呼地刮,我们在弯弯曲曲的小路上走了好多会儿才走到那里。那十几个挖萝卜的老头老太太好像知道我们是去做什么的,一人给了我们几条稍大些的胡萝卜,他们自己也在不停嘴地嚼着生萝卜。我们就也学他们那样把萝卜在衣袖上揩一下就放嘴里咬。

后来那个叫红狗子的队长撑了条船来了,真弄不懂那个又矮又瘦的小老头怎么会叫这个名字。队长说:“你们不能这样只顾吃,本来萝卜就没长得大,都被你们吃掉了,分回家的就剩下樱子了。”我们看到,那块萝卜田挖得只剩下一个角落,蒙在上面的一层萝卜樱被风霜冻得像枯穰草。有人问队长:“这点萝卜吃光了吃什么?”队长说:“我也不晓得。挨一天算一天吧。”

晚上我们也分到了一大篮子胡萝卜,说是二十四斤,差不多全是樱子,纵然有几个萝卜头子,也小得像指头。这就是我们娘儿四个三天的“口粮”。

两三天后,下了一天雨夹雪,晚上才停下来。妈妈说:“我晓得你们喝了几天萝卜樱汤,难过煞了,今天夜里我想再上三麻小那里去一回,去跟他要点胡萝卜头子,再不想点法子我们娘儿们就要饿死了。”我说:“你喊我,我跟你一起去。”“不要你去,路上滑。”后来我还是跟着去了,还好,路上结了冰,不滑。

三麻小见到我们时好像很无奈,他说:“四婶妈,你又摸得来了,今天不好弄,昨天挖的大半篮子萝卜头都被红狗子队长拿走了,说是跟会计他们碰头煮夜餐吃。要不等天好起来我挖一点匟铺底下你再来拿?今天上冻,没法挖。”妈妈说:“没事,冻得不结实,你睡你的,我同三来去少挖点儿。”后来还是三麻子帮着挖了半篮子泥嘟嘟的胡萝卜,还好,只是土面上冻了一层,下面没冻。

第二天早上,妈妈刚煮好了一小锅萝卜头子,大妈就过来了,她眼泪汩汩地说:“你家老大已经两天不吃东西了,他说吃了萝卜樱了肚子里像草把揉,不肯吃了,看样子这回怕挨不过去了。”妈妈听后就连忙拿了条旧毛巾包了些煮熟了的胡萝卜给大妈。说:“你把这些萝卜拿回去给他吃,等会儿我去看他。”

我跟妈妈走过去时,看到大爸已经起来坐在铺头上。他说吃了点热胡萝卜身上舒服了些。后来,妈妈就坐在房间里跟大爸大妈谈了会家常。先是妈妈问:“我家的那些家具都被人搬哪去了?”大爸告诉妈妈说:“可能是被人顺带搬到城里卖掉了。”

“那些旧东西还值钱?”

“值什么钱,都是卖给城里人当柴禾,一张好好的斗拐儿大桌子才能换到一斤粮票,人都饿疯了,什么也不要了,只要能换到点粮票买点熟食填肚子就心满意足了。”

“噢,怎么就过得这个样子?我看那个高荣富还跃武扬威的不蚀威风,他怎么有脸在庄上跑的?”妈妈有点忿忿不平地说。

“个个庄子都一样,也不能全怪他,刚收过稻的那会儿,上面号召“放卫星”瞎报产量,他也只好跟着谎报,明明一亩地才收了三四百斤,一下子就瞎报成一千多斤,后来上面要村里按报上去的产量卖余粮,卖不出也脸打肿了充胖子,连口粮都卖光了,上面来人检查时就将稻稳子(扬场的二脚料)屯起来再在上面铺上一层稻,谎称是留足了口粮。再后来庄庄办食堂又瞎吃掉一些粮。说到底都是干部要面子,怕丢官,顶不住上面的压力才弄成这个样子的。你说怪他吧,人家庄子上也一样,哪个敢说真话立马撤职。”

“这么说,他们干部现在也没得吃。”

“他们的家里人也比我们好不了多少,但听说他们几个大队干部常常在仓库里偷着煮饭碰头。小队干部没得吃,只能偷着吃点胡萝卜。”

“大队仓库里还有粮?”

“那里保管着好几千斤稻种,有人看到他们夜里叫四哑巴偷种稻出去轧米。”

“四哑巴是高荣富的四叔?”

“是的。他现在看仓库,听说打了大半辈子光棍的他现在倒行上了桃花运,庄上有好几个婆娘跟他好,人饿疯了就不要脸了,送过去跟他睡一回顶多给个斤把米。”

“高荣富也不管他?”

“他不好管,他自己嫖婆娘也是从他四叔那里拿米。听说庄上的婆娘他想到哪个就哪个,人家只怕他看不上。”

“这狗日的,也不怕报应。”妈妈恨恨地说过后就同我一起回家了,路上她关照我:“今天听到的,千万不能在外面瞎说,要犯法的。”我说:“我晓得,我不说。”

有一天,三小跟我显摆说:“三来,我告诉你个事,你别在外面说。”

“你说什么事,我不告诉旁人。”

“我家早上吃的萝卜樱粥里还放了一些米,好吃得扎实呢。”

“噢,是这事,米是哪来的?”

“妈妈不肯说,叫我们不要问,不过我晓得,是高荣富送的,夜里我起来尿尿时听到他在妈妈睡的铺上跟妈妈说话。”

“你不是也跟你妈妈睡在一起吗?”

“以前我们姐弟三个都是跟妈妈一起睡的,可昨天晚上妈妈抱了条被子上东房睡了。”

“这么说你妈妈是跟高荣富做那种事了。”

“什么是‘做那种事’?”

“这个我也不懂,不过不是件好事,你告诉我就罢了,千万不能再告诉旁人,是犯法的事。”

“嗯,我晓得了,我哪个都不说。”

十多天后的一个晚上,妈妈对我说:“红狗子队长说了,那块田里的胡萝卜挖光了,以后再也没得分了。三麻小棚子也拆掉了。还说明天允许各人去萝卜田里再翻寻一遍,哪个翻到哪个拿家去。我想和你姐早点去,你跟四来在家里别乱跑。”我说:“我跟四来也一起去,四来,你跑得动吗?”四来说:“跑得动,我也去。”大概他晓得到那里总能翻到一些小萝卜头子吃。

那天我们娘儿四个收获不小,翻了两大篮子,不过大都是些干枯了的樱子,偶尔碰到一个指头大的小萝卜头就被我和四来当场吃掉了。

第二天早上,妈妈说:“我要去一趟邰家窑,看看能不能想办法在那个镇上弄到点粮食, 这样下去我们娘儿们就要饿死了。”我说“我也去。”“你不能去,二十多里路呢。你听话,好好在家呆着,我能想到办法晚上就回来煮米粥给你们吃。”

那天天快黑时妈妈才回来,一进门就欣喜地告诉我们:“我弄到米了,马上就煮一顿米粥给你们吃。”晚上妈妈才告诉我们,她在镇上用耳朵上的金环子跟人家换了十斤米,她还说那个拿粮票跟她换环子的胖婆娘是镇里的一个什么干部。

又过了四五天就收到了二哥从甘肃寄回来的信,随信还寄来了一百五十元钱。

二哥信上说,那边的情况比家乡好一些,农村里的公共食堂一直没关,他叫妈妈赶快将我们带过去,信上还说:“爸爸没犯什么法,可能是错抓,不可能关多长时间,你跟大爸说一下,爸爸一回到村里也立即叫他赶过来。”

大爸读过信后就对妈妈说:“老四家,照这么说,你赶快把几个儿伢们先带过去,别犹豫,马上就要过年了,再不走你就只能带他们出去讨饭了”

“我们走了,他爸回到这里怎么办?他被抓走的那天照应过我的,要我们在庄上等他。人也抓进去二十多天了,怎么连个音信都没有?”妈妈一时拿不定主意。

“不能等,你现在不要担心他,他在那里面虽然也吃不饱,但好歹饿不死人,听说一天还能喝到两顿薄粥呢,还有人饿急了在外面故意找法犯想进去呢。他哪天回来我跟他说,叫他也赶过去。”

“这么说,我带他们走时还从上海上火车,我想先去打听一下他被关在什么地方,我想去看看他。”

“好是好,就是怕的你找不到关他的地方。”

“那天抓人的警察当中有个人是黄浦派出所的,我先到黄浦去问他。”

“这样行。”

妈妈拿定了主意后,第二天又去了一趟邰家窑,用二哥寄来钱又跟人家买了十斤米。她说:“这点米竟然花去了五十元钱,按官价能买到四百多斤呢。”她还说:“路上的路费花不了多少钱,就是怕买不到东西给你们吃,带着这点米上路就不愁饿死在路上了。”

临走的那天,妈妈同我们一起去了一趟大爸家,给了老两口十元钱和装在一条旧袜筒里的斤把米。记得那一天是一九五八年农历腊月十八,让我们没想到的是,我们走后十天大爸就永远闭上了眼睛,听说那年除夕留在庄上的人每人分得了六两米,可怜的大爸没能等得到。那年他五十九岁。(下一章节:青阳探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5-8 10:28:54 |显示全部楼层
苦难的过去,不堪回首啊!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1-4-21 00:44 , Processed in 0.096328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