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203|回复: 1

中篇小说《逃离》13:走失四弟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0-5-12 09:21:06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    走失四弟

第二天到上海时已是下午。从轮船码头到火车站还有一段不近的路。我们带了很多东西,这个大家庭的全部家当现在都随身带着,从甘肃回来时有爸爸扛着,也没觉得有多累赘,这回出来时除了丢下一条被子在大伯家,其余的全㧟出来了,光是大棉被就有三条,甘肃那边冷,明知路上不好拿也不敢不带。后来,一向精打细算的妈妈一狠心叫来了两辆人力三轮车,说好了一辆车一元钱。坐上车后她跟我说:“在这里做了十几年的生意,一回也没坐过这种车,今天和你们一起做一回‘大老官’。”

在火车站广场上,妈妈叫我们坐在一大堆东西上,她说她要去买车票。我们等了好长时间才看到妈妈回来,手里还拎了一包东西。她说:“人太多,车票不好买,买到的是一趟夜班车,要到小半夜时才走得成。”说完后就拿出了两包饼干,拆开后每人给了两大把,她说:“才离开这里一个多月,变化太大了,原来什么吃的东西都能买到,现在不但要收粮票,还不好买,这两包饼干就用掉八两粮票,还排了好长时间的队。你们先吃点儿。我还买了三斤散糖,这东西不要粮票,听人说,现在只有上海有得卖,别的地方早就卖光了。”

我们那天在车站上过了一天的好日子,妈妈突然变得特别大方,从来没尝过的饼干今天让我们当饭吃,每人还分了一大把小糖,那种带水果味的糖平时能吃到一两块就是一次莫大的享受了,今天却分了我们每人一大把。

夜里,我们在广场上排了好长时间的队,人特别多,听人说这是一趟加开的客车。排队时妈妈像是心事重重,她说:“我只买了一张没有座位的票,带着你们三个人,还有这么多的东西,不晓得能不能让我们上车?”

姐姐说:“你应该也替我买一张儿童票的,我都这么高了,人家还说要买大人票呢。”

“上次回来,你爸爸也没跟替你买票,上了车就没事了,路上有人查票就钻到座位下面。不过,我想起来了,上回是两个大人带着你们,今天只有我一个大人,怪我买票时没想到这一层,其实一张大人票才十几块钱,现在没办法了,就是现在去买也买不到这一班车的票,只能硬着头皮撞了。到检票口时你把拿的东西全交给我,躬着腰在我后面走。三来和四来不能跟着一起走,一个大人不能带三个不买票的孩子。你们机灵着点,到后面去跟在人家单身的大人后面走。出了检票口再赶上来。”

妈妈说过后就开始整理东西,她先将所有的东西拼成了两个无大不大的包裹,又用一条旧围巾将两个大包连起来,然后就蹲下身子叫我们试着抬起来挂到她的肩膀上。妈妈个子不算矮小,但生得瘦参,加上这些日子的折磨,更显得瘦弱了些。她颤颤巍巍地站起来试了一下说:“行,就这样,背得动。”另外还有一个大篮子,里面装了一些锅碗瓢盆和昨天刚捏好的饭团。我试了下,挺沉,拎不动。妈妈说:“这个篮子由莲丫头㧟,到检票口时也由我拿,过了那里你再接过去。三来、四来你们自己照顾自己,随便跟在哪个大人后面,过了关就紧紧地跟着我们跑。三来也要注意点儿,你这么高的个子也是应该买儿童票的,过关的时候把腿子向下蹲一点。”

妈妈说过了这些,队伍就开始骚动起来了,大家都忙着背起放在地上的大包小包随着人流往前挪动。秩序很乱,队伍移动的速度很慢,不时还会有一两个人插队,挤到检票口时我看到妈妈已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四来是跟在妈妈前面的一个阿姨走的,妈妈跟人家打过招呼,那人还挺配合地搀着四来的手。妈妈的后面是一个五六口人的大家庭,夫妻俩带着两个孩子和两个老人,那个男的跟妈妈说:“没事,叫你家孩子跟着我们进去,我们买了四张车票呢。”我们就这样顺利地过了检票口。

可接下来却很不顺利,人群一出了检票口便发疯似的奔跑起来,后来才知道,车上不对号,大家都是买的无座票,先上车的人可能会抢到座位。不一会儿,争先恐后的人群就将我们娘儿四个冲散了,我看不到妈妈的一刹那,一向胆大的我倒是并不曾惊慌失措,我知道只要随着人流扒上火车,到上面肯定能找到她们。

后来,我跟着人群下了地道,突然看到了妈妈瘫坐在路边上,姐姐也站在她的旁边。妈妈惊慌失措地问我:“你看到四来了吗?”我说:“四来他不是在你们前面进来的吗?”“是在我前面进来的,可我现在看不到他了。怎么办,我又在刚才下地道时弄崴脚,现在一步也不能走。”过了一会儿她又说:“我想起来了,不能再犹豫了,四来怕的已经跟人上了火车,那个女人会不会把四来拐走?我们爬也要爬上火车。哪怕这些东西全丢掉!”说完就在我和姐姐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幸好后来从后面匆匆忙地来了两个上车的年轻人,他们一人帮着扛了一个大包,我和姐姐才扶着妈妈一瘸一拐地爬上了站台。那两个年轻人将我们送到一个连门口都站满了人的车厢门口后就又匆忙地去了别的车厢。我们的东西是站在门外的扎着两根短辫子的列车员帮着塞上去的,我们娘儿三个便挤挤挨挨地站在车门口,那个列车员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将人群往里紧了紧关上车门。

火车开动后,妈妈就跟那列车员说:“我有一个才六岁的儿子在上车时走散了。”“他上车了吗?”“他是在我前面出的检票口,肯定已经在车上了。”“上了车就不要紧,不过现在没法去找,你看连我都挤在这里没法动,你怎么挤得进去?要等到过了镇江车上的人少了些才走得动。我现在就打个电话给列车长,叫乘警们注意找一下。不过现在车上这么挤,一时半会不好找。”“万一有坏人在中途将他带下车呢?”这个我也没办法,你只能在停车下客时注意下车的人当中有没有你儿子。”

因为这是一趟最慢的客车,沿途每个小站都要停靠,每回一停车,妈妈就叫我和姐姐跳下车去看下车的人里有没有四来。有一回车停了好长时间却没开车门,原来是在野外中途停车等会车。还有的小站根本就没站台,连路灯都不大亮,哪看得清下车的人中有没有四来?我只能在心里祈祷,但愿弟弟别遇上坏人,要不妈妈会难过死的。

夜里,我们看到瘫坐在包裹上的妈妈,一边揉脚,一边反反复复地喃喃自语:“都怪我该死,我是应该多买一张火车票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5-12 15:36:06 |显示全部楼层
真令人揪心啊!但愿四来平安无事!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1-4-21 00:09 , Processed in 0.067249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