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247|回复: 4

中篇小说《逃离》14:后记。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0-5-17 15:20:39 |显示全部楼层

十四   后记

看到这里,想必读者诸君都在为我们这个家庭揪着心,谢谢大家了。现在我告诉你们,那一次是有惊无险。

那天天亮后,车上人少了些,虽然车门口和过道里还是站着人,但不像先前那样挤了。那个列车员告诉妈妈说:“你的儿子找到了,在七号车厢里,你放心,儿子好好的,有一个到洛阳下车的阿姨一直将他带在身边,你往前走过了三个车厢就到七号车厢了。”姐姐听了后就跟妈妈说:“你脚疼,别去,我和三来去带他到这里。”

没费多少力气,我和姐姐就挤到了那里,那个阿姨我认得,就是夜里搀着四来的手过检票口的那个人。四来挤坐在她的旁边,正在津津有味地啃着一个烤鸡腿,他一见到我们就立刻从座位上跳下来说:“你们来了,我还以为是妈妈不要我了呢?”说着就将手中的鸡腿递给我,说:“哥,你吃。”姐姐说:“你瞎说,找不到你,妈妈愁死了,在火车上念叨了大半夜呢,她怎么会舍得把你丢掉。”

那个阿姨比妈妈年轻些,长得还挺漂亮,她问姐姐:“你们的妈妈呢?”姐姐说:“夜里在下地道时,脚巍了,不能走。”“噢,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左等又等,看不到你们,人太多了,我还以为你们上了车。昨晚你弟弟一上车就哭了半天,他真的是以为是你们的妈妈不要他了,说你们是有意闪开的。后来我跟他说‘你不要瞎想,你妈妈肯定也在这车上,我是看到她们都过了检票口的,只是现在车上人太多挤不过来找你,你放心,阿姨一定会让你回到妈妈身边的’他听我这么一说才不哭,后来我给他吃了点东西,还站起来让他在座位上睡了一觉呢。”

那个阿姨还跟我们一起来到妈妈这边。坐在包裹上的妈妈一见到四来就将他抱到怀里一迭连声地叫乖乖。接着又突然放开他跪到地上向那个阿姨磕头。那阿姨连忙将她又扶起来重新让她坐到包裹上。后来,她们还在一起谈了好一会儿家常,那阿姨说的是普通话,好听,也听得懂。听她说,她是河南洛阳人,丈夫在上海当工程师,她在洛阳一家工厂里当会计。她这回去上海是去办工作调动手续的。她告诉妈妈:“听你家儿子跟我说了些你们家的情况,觉得你真了不起,比我有本事,一开始我也以为你是遇到难处不想要这孩子了,我看这孩子长得眉清目秀又聪明乖巧,心里就想,要是真的我就带回去当儿子。不瞒你说,我到现在还不曾有个孩子呢。”

“啊?你也有三十几了吧?”妈妈惊讶地问她。

“今年整四十。结婚后连续流过几回产,以后就再也没怀得上。”

“噢,只可惜,我舍不得把他送给你,要不他就糠坛子跳到米坛子里,要享一世的福了。”

“我晓得你不会肯,我到你这里来的目的是想留个联系地址给你,如果哪一天你想找我就写封信给我,或许我能帮到你。”

“真是太谢谢你了,真到了山穷水尽无路可走时,我就把这孩子交给你,放他一条生路。”

“真到了那一步,不管在什么样地方,我收到信就过去接,你放心,我一定会将他当亲生的儿子养的。哎,这是不可能的,世道也不会老是这个样子,你们会交好运的。对了,甘肃那么远,还要走好几天呢,路上还有什么困难吗?”

“谢谢你,暂时没有,我们还有几斤粮票呢,还带着好些饭团,路上饿不着。”

那个阿姨临走时写了个字条给妈妈,说上面是她男人在上海的地址,她过了春节也要调过去了。妈妈也将二哥寄回来的信封给她看了下,她特地掏出一个小本子,将二哥的地址抄写上去。

火车快到洛阳时,妈妈还叫我们姐弟三个扶着她到七号车厢去给那个们阿姨送行,那个阿姨给了我们好些面包,还掏出二十元钱给妈妈,妈妈死活不曾肯收。

这趟火车只开到西安就不走了,我们要在那里转车。听说接下来还要在兰州转一回车。妈妈最怕转车,她的脚虽然在车上歇了两天,勉强能站起来走几步,但绝对挑不动那两个大包裹,更何况转车的地方都是大车站,不是上天桥就是钻地道,要走好长的路。姐姐宽慰妈说:“下车不怕,慢一点出去不要紧,我们将这些东西放地上拖。再要上车时你替我再买一张车票,把这两个大包匀开来拿。”

后来,我们在西安火车站上等了一天一夜才又上了车,妈妈给姐姐又买一张大人的票,不想逃票就没什么顾虑了,连我和四来也能帮着拿些东西。上车时,妈妈还别出心裁地用一根绳子将我们姐弟三个拴着串连在一起,让别的旅客觉得又滑稽又可笑。

路上走了六天,在一个寒风凛冽的下午,我们终于又回到了一个多月前从这里逃离的那个火车站。那时没有电话,二哥也不知道我们什么样时候到,这个火车站离二哥的工厂还的五六里路,是妈妈和我一起走到二哥的厂里叫他来挑东西的。路上大风卷起的沙粒直往脸上撞,我和妈妈只能眯着眼睛低着头往前拱。二哥告诉我们,他已经找过当地的那个生产队长了,队里还特地为我家重新安排了一间屋子,他去看过了,是在当地人家院子里腾出来的一间小屋,比原来那屋子好得多。

那天晚上,我们住进了新家,还在队里的公共食堂里每人喝了一大勺子薄面汤。后来我们在那个小屋里住了三年,直到二哥从厂里下放后才一起回到我们的那个鱼米之乡。

爸爸是第二年过了正月才放出来的。听信上说:是“无罪释放”因为查来查去没查出爸爸有任何犯罪的证据。放他时只给了他十元回苏北的路费,那笔“赃款”全部汇到了家乡大队,还有那十六银洋钱被没收掉了,说是国家有规定。信上还说:庄上的张荣富支书已经承认收到了那笔钱,不过他说“你别想要那钱,正好给队里赔船钱。”我们从信中还得知,可怜的大爸在过年的前两天离开了人世。

接到爸的信后,妈妈又叫二哥寄了三十元钱给爸爸,并叫他也赶快过来。半个多月后又收到了爸爸的来信,他说,他暂时不想来,他怕冷,眼看着就要春耕生产了,听人说国家马上就会发点粮食下来。信上还说,他把寄回去的钱全部给了张荣富家的叔子四哑巴,那人答应过几天就从仓库里偷些米给他。

后来爸爸一直不曾过来,就这样和我们两地分居了三年,只是二哥一发了工资妈妈就叫他先寄二十元钱给爸爸。

十多年后,我当了兵,提了干。后来转业到家乡县城当了个不大不小的官。而今,我常常在豪华酒楼里看到一盘盘吃剩下的精美菜肴被倒进泔水桶。每当此时,我都会不由而然地想起那段艰难日子,想起早就去了天堂的母亲。

我们的国家还会再经历一次那样噩梦般的岁月吗?

(2020年暮春初稿成于楚水)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20-5-23 06:45:27 |显示全部楼层
惊险又曲折,往事不堪回首!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5-24 11:02:06 |显示全部楼层
悬在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地了,有惊无险,苦尽甘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5-24 11:07:52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怪不得我左等又等,看不到你们,人太多了

文中“左等又等”是笔误还是地方方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0-5-31 16:19:48 |显示全部楼层
草根作家 发表于 2020-5-24 11:07
这样,怪不得我左等又等,看不到你们,人太多了

文中“左等又等”是笔误还是地方方言?

是方言,但应该是左等右等。谢谢提醒。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1-4-20 23:50 , Processed in 0.100750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