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23|回复: 4

去过扬州史公祠吗?不但有美美的景,还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7-25 07:49:38 |显示全部楼层

扬州史公祠,一个不算热闹的景点,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天坐落在幽静的盐阜路护城河对面,广储门外街二十四号,梅花岭旧址。

一六四五年四月,扬州经历了残酷的“扬州十日”,血流成河。史可法督师扬州,舍生取义。他的义子史德威没找到他的遗体,便在梅花岭下建了个衣冠冢。这是今天史公祠的由来。

过去,这里游玩要买门票。现在凭身份证领票,让利于民。从河边的小门进去,首先看到两株古老的银杏树。银杏树春天生机勃勃,秋天金黄璀璨,冬天洗尽铅华……一年四季,来这里看银杏,是我偶尔的兴致。穿过古银杏树的院子,就是享堂。史可法正襟危坐的雕像两边,是康熙亲题的对联,“数点梅花亡国泪,二分明月故臣心”!上面有“气壮山河”的横匾。这是清王朝作为胜利者需要精神重建的必须。

穿过享堂,就是史可法的衣冠冢。人们到扬州凭吊史可法,这座衣冠冢便是寄托的地方。在这里站着,想着刚刚看过的“与妻书”,对信中内容万分感慨:“恭候太太,杨太太,夫人万安。北兵于十八日围扬城,至今尚未攻打。然人心已去,收拾不来。法早晚必死,不知夫人肯随我去否,如此世界,生亦无益,不如早早决断也。太太苦恼,须托四太爷、大爷、三哥大家照管,炤儿好歹随他罢了。书至此,肝肠寸断矣。四月二十一日法寄。”

这是一封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文字,又是一封非常悲观的文字。看不到希望,没有生的乐趣,唯有对死的渴望。因此,那句“二分明月故臣心”,十分地妥帖和准确的表现了史可法在那时那刻的颓废心理。“哀莫大于心死”。那时候的史可法,心已经死了。

离开衣冠冢继续向前,走进了后花园。这里曾经是扬州博物馆所在地。一些古老的石头雕刻还在园子里放着。石马、石羊,是我们的最爱。每次去玩都上去坐一会。这是两种温顺的动物。不高大,不威猛,坐在上面,有一种今夕何夕的感觉莫名升起。

园子里有山有水有亭。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这座山上,有最好的梅花树。冬天赏梅,这里风光绝佳。老虬的腊梅,怒放的红梅交相辉映,将梅花的精神与风骨,最大程度地彰显。

上山的路有两条,均为蜿蜒的台阶道。名为山,实则很矮小。在扬州这个没有山的城市,人们对山的热情和渴望,都融入在一座座人工堆砌的假山了。瘦西湖的小金山如此,史公祠的梅花岭,也是。正如亚茹先生所言:何惜乎小?小有小的妙处。三步五步到了顶,虽然产生不了“天高人为峰”的豪迈,“登东山小鲁”的感觉多少会出来一点。登上小山包,会对名山大川产生更多的期待,希望一次“会当凌绝顶”的攀登!

转到梅花岭的另一边,广陵琴社,隐藏在其中一座不显山不露水的建筑中。扬州的古琴,无论是制作技艺还是弹奏水平,在国内都是上乘。当年嵇康从容赴死前,一曲《广陵散》慷慨悲壮。从此以后,世人都说“广陵散已成绝唱”!其实不然。在十大古琴曲中,《广陵散》赫然在目。看着那些端坐古琴前“轻拢慢捻”的名家,心中油然深出多少钦佩。

俞伯牙偶遇钟子期,成就一段高山流水遇知音的佳话。其实我更喜欢的是金庸小说《笑傲江湖》里刘正风和曲洋的惺惺相惜。香港TVB的“沧海一声笑”,深得个中三味。那一段琴箫合奏的乐章,与“广陵散”一样,余音绕梁,经久不息。

广陵琴社门边,有点诧异地放了一座铁炮。我不知道是不是炮制“扬州十日”,轰开扬州城门的红衣大炮。但是,将一座炮放在史公祠,非常正确。史可法最后的固守,少了知音相伴。他可能想要一个仪式,寻找到为国而死的庄严。那是一种被称为“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行为。他将身后事托给了临时收养的义子史德威。

史德威没有负他,乱军中不长眼的刀枪剑戟负了他。他既没有实现“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功成名就,也未能实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淡定。他是身首异处,还是混于万千尸骨中被随便掩埋,便无从得知了。好在史德威为他做了衣冠冢,才有清朝统治者褒奖的基础。

带了点让人听了心惊肉跳的“广陵散”,在广陵琴社幽幽传出。我坐在梅花岭这一边的半亭。已经转了一半了,我想歇歇。然后,我转到左边的祠堂。这里不但有史可法的影像画像,还有一众将领的牌位。

遗书、实物和牌位,营造出一种阴沉悲凉的气氛。扬州城历史上的伤痛,不止一次。前有鲍照的《芜城赋》,再有姜夔的《扬州慢》,最后有王秀楚的《扬州十日》。相比前两种文学作品,王秀楚,这个幸存者写下的文字,更像是一篇报告文学。

享堂右边的陈列馆,有那一段历史的文字图片展示。方寸之间,园林的玲珑精致,不输其它。看过不止一次,所以这次没有细看。

走出史公祠,不由长长喘了一口气。幸亏,我没有生在那个时代。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词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7-25 08:34:55 |显示全部楼层
走出史公祠,不由长长喘了一口气。幸亏,我没有生在那个时代。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词了。为什么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7-25 10:28:56 |显示全部楼层
草根作家 发表于 2020-7-25 08:34
走出史公祠,不由长长喘了一口气。幸亏,我没有生在那个时代。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词了。为什么呢?

扬州十日的血腥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7-26 08:03:58 |显示全部楼层
扬州小兔子 发表于 2020-7-25 10:28
扬州十日的血腥啊。

您要生在那个时代,历史上又多了一位巾帼英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7-26 11:36:00 |显示全部楼层
草根作家 发表于 2020-7-26 08:03
您要生在那个时代,历史上又多了一位巾帼英雄!

或许吧。国破山河在,城深草木春。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0-8-5 10:07 , Processed in 0.105630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