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16|回复: 2

深深庭院,四季美景,收藏了我几十年人生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十里栽花算种田”,扬州。随便走进一个院子,便是人间的美。这个我进进出出将近四十年的地方,说起来就是个大院子。一个大大的四合院。如今回忆,全是美好。院子里,有一种舒朗有致的平和之美。

这个四合院给予我心灵的契合,难以言表。每天早晨与傍晚,鸟儿们站立树梢的欢鸣,是院子里最好的协奏曲。那是大自然的天籁,是世间最顶级的音乐大师也创造不出来的旋律。

院子里最年长的主,应该是几棵大雪松。“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以前读这首诗,不太明白。每天与这些大雪松为伍。尤其看到冬雪压枝,雪松依旧高挺时,方明白诗人所言不谬。

多少年了。每一个严寒的冬天,都会有大雪降临于深夜,落雪无声。除了雪松变得层层叠叠的洁白,还有什么?第二天早上的四合院,会发现什么?

在大雪松的周围,是紧密团结的矮冬青。矮冬青偶尔会被大雪压折,却也是宁折不弯的脾气。粗粗的大雪松,披了一树皑皑铠甲,且将绿色隐藏。借着风吹过,抖落掉一身重压后,顿时满身干净爽洁,更加精神抖擞。大雪松有没有被损伤呢?有,一两根需要被剔除的病弱枝条,随着某一片雪花落下而咔喳断掉。谁说只有骆驼才会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倒?何止是雪松生病的枝条?人,也会!

包围在矮冬青正中间的大松树,是周围雪松里的王者。一个专门为它而砌的圆圆花坛,便是它的领地。花坛里还有一些绿植相伴。这棵大雪松的栽种时间,与其它十几棵雪松同一时间。栽种在院子花园正中间位置的得天独厚,给了它唯我独尊的傲娇及其无限的生长空间,像“皮格玛利翁效应”一样:赞美、信任和期待,会获得正能量。

这棵树,我心中悄悄称它“树王”。它的高大,明显得优越了其它。花坛外围环拱一圈的雪松,是它的臣。它们每日恭敬地仰视正中的王者。我不知道植物间用怎样的形式,表达内心深深的敬意和臣服的心甘情愿。

以大雪松为中心的四边,各有一个花圃。自然而然的,大雪松四边有了一个十字路口。上下班的同事们,按照顺序左右走过,既不拥堵,也不碰撞。四个花圃里,不知道是自然的杰作,还是人工的施为,有一段时间出现很多棕榈树。

棕榈树是南方的树种,在这个院子里,却如鱼得水一样地怡然自得。几年功夫,生长得茂密葳蕤,大大小小高高低低。远远看过去,感觉它们非常拥挤。每每看到棕榈,我不由自主会憋屈,忍不住深深喘一口气。这样的生长环境与空间,它们有没有喘不过气呢?

某一天早晨上班,突然发现豁然开朗了。原来,与我一样感觉的人,还有。经过园林师傅的疏剪,树木形成良好的梯队结构,透气多了。新生的树,在春天自然生发出来的新生代,被移植到需要它们的地方,给了足够的空间让它们茁壮成长。留在花圃中的,是松树多年的伙伴,它们习惯了彼此。

棕榈树看上去都很高大,因为陪衬在大雪松身边,依然娇媚可爱。春夏之间,棕榈树顶端大团大团的花,悄无声息地绽放,几乎没有一点味道。淡淡的黄色,我很喜欢。

雪松棕榈的外围,是海棠,垂丝海棠。海棠花按期在每年的春天,盛开如锦绣。浓浓的香与蓬勃的花团锦簇,引来成群的蝴蝶蜜蜂,围绕着花树翩翩起舞。

海棠花丝丝缠绕,朵朵娇艳,为这个院子增色许多。原来还有桃儿杏儿夹杂其中,尤其两棵桃树,结的果不大,味道很正宗。不知道是水土不服还是营养不良,一年年稀少,多年后终于全部香消玉殒,一棵都没了。

大雪松的西南角,从夏天开始,盛开了木芙蓉。木芙蓉又叫扶桑花,花期长,花色紫。它既享受得了春秋的温馨,也能够承受冬日的严寒。这种花最大的好处,是在炎炎夏日,为人们送来独一的美丽。

扶桑花前,有几株樱桃树,在这个院子里的小岔道。樱桃花,春天最早盛开的花。樱桃好吃树难栽。粉白色的樱桃花热烈灿烂,花期特短。很快长出的樱桃果实,是鸟儿们的最爱。樱桃还没有成熟,鸟儿们已经叽叽喳喳地欢唱。随着果实一粒粒成熟,人还没有尝到,地上已落了一磕两开的壳。鸟儿们尖牙利齿远超人类。它们吮吸了花蕊甜蜜的汁,品尝甘甜的果仁,牛气得很。

与樱桃花同时绽放的,是洁白的玉兰花。玉兰花又叫木笔。打苞、盛开、凋落整个过程,它的朵始终向上。看着玉兰花,我总忍不住生出“惜春长怕花开早”的感伤。玉兰花从最繁盛到零落,只有很少几天。人生如白驹过隙的感慨啊。

一年四季,这座院落里,总有花儿盛开。雨中的丁香花,洁白的琼花,高贵的牡丹,绚烂的芍药等,在这个院子里都能看到。到了秋天,何园的丹桂,会随风带来迷人的芬芳。而冬天,在严寒中绽放的腊梅,与雪松一起呼应着“众芳摇落独暄妍”的风骨。

曾经为看罗汉松,在九华山奔走了很长时间。院子里两棵罗汉松也有了年头。运气好,我会看到宛若罗汉的果。罗汉的脑袋颜色深黑,罗汉肚子紫色晶莹。据我观察,罗汉松不是每年都结果,不知为什么。

每年最热的大暑,因了爬山虎刻意营造的浓荫,我喜欢躲在办公室,不想出来。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快意。今夕何夕,今年何年?

这是我工作了几十年办公区!随着退休,终于没有机会每天进去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如今回忆,全是美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草根作家 发表于 2020-7-31 11:14
如今回忆,全是美好。

将近四十年,一辈子都在那里。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0-8-5 09:05 , Processed in 0.139310 second(s), 17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