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18|回复: 0

侯人何止九尾狐,兮猗兮猗胡不归?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9-16 07:21: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扬州小兔子 于 2020-9-16 07:21 编辑

七八年前,与你去怀远游玩禹山,第一次看到“侯人兮倚”四个字。刻在石头上的四个篆字,带了远古的气息。换成现代人的表白,便是“亲爱的,等你归来啊!”

如此率性大胆的情歌,创作者是四千年前一个名叫女娇的涂山氏女。被候者谁?大禹。候人者女娇是不是大禹的妻子?我不清楚。他们是彼此相爱过的爱人,不可否定。

大禹经过涂山氏国时,已经三十岁,未有家室。到了涂山氏国境内,与美丽的女娇一见钟情。女娇,九尾狐化身的涂山氏女。大禹,虽然忙于治水,走南闯北也见过不少美女。姻缘未到的时候,天仙不过丑女,不愿意多看一眼。这一次,一见钟情的男女相视一笑,双双走进了桑树林中,给今天留下了一个叫做“台桑”的佳话。从此人间多了一对思念的鸳鸯,历史上有了创造“家天下”的启。台桑便是怡桑,桑林里的快乐。

“台桑”后没几天,大禹出去治水了。后来大禹与涂山氏女有没有再度相聚,相亲相爱呢?没有。他走了以后,再没有回来。对涂山氏女而言,这场婚姻更像是一次忘我的爱的奉献。禹的动机,未必纯正。他借用了涂山氏的家族力量,获得政治帮助得到帝位。

《左传》记载:“禹会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史记》更是说:“夏之兴也以涂山”。涂山之会,确立了禹为天下共主的地位。

为了巩固帝位,大禹走了,十三年没有回家,终究幻化成熊。涂山氏女,带着“怡桑”的果实“启”,望穿秋水地等待夫归。等待,漫长的等待。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杳无音信地等待中,她坚持着不离不弃。最早的情诗“侯人兮猗”脱口而出,开了“诗言情”的先声。“南音导其源,楚辞盛其流”,其后的汉赋一脉相承。涂山氏女想不到,人世间所有的思念与爱,感觉是一样的。后人的推崇,不过如此!

至今清楚地记得,我当时看到这句诗时的评论。我更清楚地记得,身旁的你,是怎样笑着地看我,听我夸夸其谈。我说:“兮、猗,两个字,写尽了等待中女人的无可奈何与一咏三叹”。你大加赞赏,连连说“老婆妙解”!

我当时何曾能想到,我如今的心情,居然与四千多年前的涂山氏女一样,每一天陷在无穷的思念中!我比她更惨。她尚有希望,所以天天去路边等着。我明知无望地思念,让自己无法自拔地在痛苦中度日。

通往禹王宫的路边,有一尊望夫石。这块石头酷像一个身背幼儿的女子,翘首伫立。以前我一直以为,望夫石应该只存在于大海边。它面朝大海,辜负了一个个春暖花开,如同万顷碧波辜负了望夫的女人一样。这尊涂山高处的望夫石,比海边更震撼人心!原来,等候爱人回来,不管渔家女还是九尾狐,都一样坚持,生命有多久,爱与思念有多久。

而我呢?我知道你去了哪里,我深知我的无望。脑海中一遍遍反复出现的“侯人兮倚”,像一根根钢针,无数次扎进我心的深处。大禹为了功利目的,做了涂山氏的上门女婿。有人说“候”,本身含有入赘的意思。

你不是。我们的婚姻没有功利,只是平常夫妻。你和禹有一点相似,都是来自他乡的外来人。我的家,成了你的家。我帮助不了你飞黄腾达,只能给你一个应得的温馨。

我们尽情分享生活的甘美。我们不是“台桑”,我们生活了那么多年。可是,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你成了这世界上伤害我最深的那一个?为什么以重诺著称的你会在我进入老年的时候,失诺如斯?你像大禹离开涂山氏女一样地走出我的生命,让我徒剩思念,为什么?

我一次次设定去恨你!可是我无法恨你。时时冒出来的“侯人兮倚”,仿佛讽刺一般地打断我强行设立的“恨”。我多想恨你!如果恨能让我不那么痛苦。我在心中罗列你平时的“可恨”之处,想着想着便成了无尽的思念。思念中,只剩你对我的好。你羞羞地笑与你洋洋自得地张狂,交替出现在我眼前。在临睡的夜晚,在醒来的黎明。

涂山氏女,化为望夫石,站立了四千多年。这首“候人兮倚”,传唱了四千多年。那天我坐在禹王宫“明德远矣”的长凳上,忽然看到一张介绍望夫石照片的文字。照片名“禹面望夫石”。介绍说: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下午三点钟,一个名叫高群的怀远人,拍到了望夫石肋下到腰部间隐藏的一张人脸。女娇涂山氏女日夜思念的丈夫大禹,早和她合二为一!

如果真情的等待和以诗言情,能让涂山氏女得偿所愿,所有的等待便值得了。率性的涂山氏女,是不是与现代的我们一样,共情于“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的肩头痛哭一夜”的感觉?那是一个女诗人为另一块望夫石写的诗。我想,如果能“在爱人的肩头享受了一夜,又何惧在悬崖上站立千年”?

不要千年相候,有过不止一夜!我每天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地“侯人兮倚”,是傻还是痴?有时候,我后悔我们的相爱,假如没有,不会伤心!大禹回到了女娇身边,你,永远回不来了。回不来了……

今天,你离开我整整两周年。七百多个日夜,我每天“侯人兮倚”,哪一天,我能认命不“候”?我不想做曾经被我可怜的涂山氏女啊。你如果依旧爱我,能让我放下这一切吗?

(怀念我的那家伙之109)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0-10-1 20:45 , Processed in 0.093324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