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164|回复: 0

三兔的马灯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0-9-30 07:19:52 |显示全部楼层

   三兔的马灯


1
       三兔还没有长大,娘老子就都没了。
       哥哥二兔娶了亲,嫂子进门第二天,就跟三兔分了家。在丁头府旁边一个小棚子里,搭了一张竹床,没有灶没有锅,但分给三兔一只马灯。
       新嫂子说,兄弟呀,你过年就十三岁了,转眼就是大小伙。以后日子要靠自己过,古语有云,各房点灯各房亮!
       三兔给农业社里放牛,牛在哪儿吃草,他就在哪儿找吃的。春天的茅针,夏天的野草莓,秋天的草籽……还有心软的女社员,会隔三差五带点热饭热菜给他,在难熬的冬天,他还可以和老牛分食——喂牛的精饲料:豆饼、棉籽饼,哪一样不能填他的空肚子!就这样拖时光,小棚子里的灯光,总算没有熄灭。
       后来饥荒越来越严重。人没了吃的,牛也没了饲料。三兔的马灯早就没了油,挂在土墼墙的钉子上,落了一层灰。
       嫂子丢下吃奶的侄子,跟一个货郎私奔了,不图别的,只因为跟着货郎,可以一天有两顿饱饭吃。
     家里剩下了大小三个男人。哥哥说,搬到正屋来吧,合起来把侄子领大,也别提大房二房了,两个光棍再分家,岂不是作穷。
     三兔想想,不帮着带侄子,哥哥上工,侄子就关在家里,万一出点事,就真的寡妇死儿子,没有指望了。三兔搬到了丁头府里,其实除了两件破衣服,唯一的家私就是那只马灯。
     三兔背着侄子去放牛,背着侄子烧饭洗衣服,有一口吃的,也先尽着侄子。转眼侄子能上学了。三兔也长成一个大小伙子。可是长大了又能怎么样呢?空荡荡的家,连嫂子都留不住跟人家跑了,哪儿有钱给他说亲事。正值壮年的二兔还打着光棍呢。

2
      村里的媒婆“油瘪嘴儿”来找三兔,说几里外的庄上有个人家,想招个上门女婿。
      三兔有点动心了。哥哥托人一打听,原来对方是个瘸丫头,没有劳动能力。三兔想,不是瘸子怎么可能找我?瘸子不能干农活,但烧饭生孩子估计没有问题,何况人家招女婿,还有丈人丈母相帮着,日子也能过得去。
      二兔心里很矛盾。没有三兔相帮,自己一个人养大儿子没有困难,但儿子大了,想找个媳妇就难了。如果三兔不离开家,兄弟俩两个大劳力,十几年还挣不下一份彩礼?可是这样就耽误了三兔一生……
       兄弟俩正纠结着,跟人家私奔了几年没有人影的嫂子回来了。
       嫂子脸上带着伤,一看就知道是被打的。回来就抱着儿子哭,晚上抱着二兔哭。
      三兔很知趣,拎了马灯,夹了一床被子,把小棚子里的竹床拾掇拾掇,睡下了。
       夜里睡不踏实,老想着,哥哥嫂子这会儿在说什么?在做什么?以后嫂子会留在家里吗?翻来覆去到下半夜,才做着梦睡着了。
       梦里,三兔给人家做了上门女婿,结婚了,瘸丫头打扮起来,也和新娘子一样好看……三兔正犹豫不决,接下来怎么办,他心里热血沸腾,却找不到宣泄的出口……
       还是瘸丫头动作熟练,她脱得赤条条的,把三兔也剥得光光的,她挑逗着,引导着,很快把三兔引入圣境。三兔搂着她,喘息着,嘶吼着……
      三兔迷迷糊糊地以为做了个梦,可是双臂一搂,怀里真真切切有一个女人!他吓得一骨碌爬起来。
       挂在墙上的马灯已经被捻亮灯芯,放在床头的泥瓮子盖上。昏黄的灯光下,是嫂子带着青癍的脸和白花花的身子。
三兔羞愧得抓起衣服挡在小腹下,没有来得及穿鞋,就准备逃出门去。
       嫂子一把抓住他一只手,一扯就把他扯上了床。“你慌什么?你哥哥知道我来你棚子里。何况我现在已经不是他婆娘了。”

     嫂子说着流下了眼泪,她絮絮叨叨地说了好多话,三兔知道了,她虽然吃穿不愁,但经常挨货郎打,天亮了她还是要回到货郎家去,准备好了,再多挨一回打,不是什么大事,反正打不死人。

     她求三兔,不要离开哥哥和侄子,要帮着哥哥把侄子养大成家。嫂子穿好衣服,一手拎着马灯,一手拉着三兔,出了小棚子,来到丁头府前,把马灯挂在门口,嫂子说,以后就这样,马灯一点,两房都亮。


3
      嫂子的意思,三兔明白。他答应了嫂子,死了做人家 上门女婿的心。把侄子当儿子,两房合成一房。
    光阴荏苒,十几年过去了,三兔和哥哥翻建了房子,丁头府改成了三间瓦封山。给侄子娶了亲。
     小两口住东房,哥哥住西间,三兔又没了住处。
     离村三里有个渡口,摆渡的李老头病了,村里便安排了三兔去摆渡。
     找三兔摆渡,村里也是挑了又挑。一年到头住在渡口,不能回村,有家有室的人哪个高兴应这个差事?只有三兔合适,渡口的小舍子正好能安身。自己煮饭自己吃,口粮还和哥哥侄子家分在一起,三兔过几天就上庄,回家拿几斤米,买点盐和火柴。烧草不要从家里拿,渡口在野田里,到处可以捡到枯枝枯草,捡一会儿可以烧几天饭。
     当年分家,嫂子分给三兔的马灯,顶了大用场。渡口风大,有时候黑夜里有人喊过河,离开马灯还真的不行。
    三兔摆渡,村里记一个劳力工分,本村的社员,下田回家过河,就都不要给过河钱。但是遇到外村的,要从渡口过,给的钱就成了三兔的额外收入。
    开始几年,一个人的渡资只有二分钱,后来涨到五分。三兔有一个广口罐头瓶,各种面值的硬币,攒了大半瓶。这点家私,三兔没有再拿出来给侄子,一直藏在自己住的小舍子里。嘴上说马灯一点,两家都亮,可是等自己老了,谁知道侄子能不能指望得上呢?
    长年累月在渡口风吹日晒,三兔身上露在衣服外的部分皮肤,起了疙瘩,痒得钻心。村里赤脚医生也看了,说是皮肤病,弄点药膏搽搽,如果不得好,要去市里大医院看。
    去市里的大医院,得花多少钱?广口罐头瓶里的钱肯定不够。身上的皮肤病一天比一天严重,有时候越抓越痒,越痒越抓,常常抓得皮开肉裂,血迹斑斑。
    侄媳妇已经生了儿子,哥哥对三兔说,你以后不要回家,抓得皮屑飞飞的,传染给孙子不得了。要什么东西,让人带个信,我送给你。
     三兔的心冷了半截,哥哥现在有儿有孙,一家人何曾拿自己当亲人!才得了皮肤病,就嫌弃自己,不许回家了。这些年为这个家,自己只有付出,没有要过回报,工分分红都是哥哥掌管,除了吃饭,自己基本上不花钱。哥哥和侄子一家习惯了三兔不花钱, 谁都没有想拿几个钱给他去看病。
     初夏的一天,有一个挑着两个大竹扁卖小鸡小鸭小鹅的人来过河,三兔多看了毛绒绒的鸡鸭鹅一眼,那个人就叮着他劝:买几个小鸡小鸭养养,这河边空旷,花不了多少食,就能养大了下蛋。
     三兔心里有数,自己吃饭都掐算着,哪儿有余粮喂养鸡鸭。不过鹅子吃草,不要粮食也能养大,鹅子大了,八九斤一只都有,卖了钱,就可以去看病了。
     三兔拿定主意,和卖鹅苗的贩子一番讨价还价,把罐头瓶里的钱都倒了出来,买了十只小鹅。
    白天三兔摆渡,小鹅就带在渡船上。晚上怕田里的大老鼠把小鹅咬死,就弄个破篮子铺上草,把小鹅放在篮子里,放在铺上。唯一的家具——一个吃饭的小桌子上,那盏马灯暗着,整夜不敢熄。
     三兔把十只小鹅当个宝一样呵护着,还是没有全部养大。小的时候,被黄鼠狼咬死两只,拉肚子病死了一只,等长出了翅膀,三兔就不担心了,在自己住的小舍子前的水边,用芦柴圈了一个三四平米的鹅栏。七只鹅白天自己在岸上吃草,河里嬉戏,晚上不要人邀,自动摇摇摆摆回鹅栏里歇夜。
   看着七只大肥鹅,三兔盘算着,等到中秋节,抓去镇上卖了,然后请二兔替自己摆渡一天,说什么也要去城里医院看看皮肤病,身上的皮肤,好了破,破了好,有些地方都变硬了,像裹着一层铁皮。
     有时候半夜睡不着,三兔就打着马灯,去鹅栏里看看,再掐指算算,还有几天才到中秋。心里有了希望,便起个大早,趁着没有人过河,去远处割些嫩草,让鹅儿们再加点食,长点膘,等着卖个好价钱。
    等三兔背着一筐嫩草回到渡口,立即感觉到不妙,怎么鹅栏里静悄悄的?以前这时间,大鹅们听见自己的脚步声,早就嘎嘎叫翻天啦。
    三兔跑过去一看,鹅栏里空空的,一只鹅也没有,连忙想去找。可是对岸已经有社员喊过河。三兔一边把船往对岸撑,一边安慰自己:鹅子可能自己去觅食了,等会儿有空再去找。
   “三兔,今天鹅子卖了多少钱?”上船的人群中,有一个人问。
   “卖?”三兔有点不明白。
   “这回发财了。”另一个说,“看见你侄子领了几个陌生人,逮了鹅子走了。你肯定卖了大价钱。”
   三兔把渡船撑到岸边,也不管有没有人再喊过河,上了岸就奔村里去,跑到家,二兔和侄子正在吃早饭。
    “我的鹅呢?”
    “卖掉了。”侄子说。
     “钱呢?”
    “我给你攒着。”二兔说。
    “你给我,我自己攒着。”三兔脸都青了。
    “还是不是一家人了?这几个钱你都要!你老了靠谁?还不是我养你老,送你終!”侄子瞪着眼吼起来。

  三兔一边流泪,一边魂不守舍地回到渡口。
  一整天失魂落魄,撑船,想鹅子,不撑船,也想鹅子。晚上没有人过河了,三兔一个人拎着马灯,在鹅栏边岸上,坐到半夜……

  第二天早上,对岸聚满了等过河的人,有喊三兔过河的,有骂三兔睡死了的。不管怎么闹,渡口的小舍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等有一条船经过,渡了几个人过去,到舍子里一看,三兔用一根绳子,吊着脖子,挂在梁上。马灯还亮着,放在桌子上。
    后来村里发送了三兔。没有了摆渡的人,准备集资造桥。小舍子拆掉了,三兔留下的马灯,队长说,送给二兔吧,说不定他以后用得着。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1-4-21 01:46 , Processed in 0.141654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