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22|回复: 2

三湾,扬州最秋天的公园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10-11 06:58:1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扬州小兔子 于 2020-10-11 06:58 编辑

扬州的公园,各有特色。三湾,一个免费的公园,我们最爱的公园之一。去过四季不同的三湾,却发现秋天才是最美。不,是扬州公园里最秋天的代表。

三湾,在运河作为交通运输时期的重要一段。这里原来水流湍急,常常有事故发生。明代万历年间的扬州郭姓知府,亲率民工,将这一段河流改直为弯,一百米的长度绵延辗转到一千七百米。说起来,这位知府还是个术业有专攻的领导。

经过改造,增加了河道长度和弯曲度,又抬高了这一段水流,行船到这里,不得不减缓速度,常常倾舟覆船的地方,不再有事故发生。“三弯抵一坝”,说的就是这个工程。

扬州段的古运河,不再有交通和运输功能了。三湾作为故事,一直在老扬州中流传。当这片湿地华丽转身为公园后,扬州人的休闲,多了个好去处。

三湾,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但是我以为,只有在秋天,才能品味到三湾独有的韵味。三湾公园因形就势,除了几座桥命名的刻意,整座园子的风格,带了扬州园林不多的野趣。

人为和精致,是江南园林共同的特点。看多了精致,三湾因为少有的粗犷,反而多了情趣。进入公园,首先看到河对岸密密的芦苇林。几条小船泊在水面,似乎整装待发。这是弯的关键处,左右各是弧形的弯道水面,便是湾了。

那些芦苇,此刻是蒹还是葭?有的抽穗,有的吐葩,俨然是秋日的绝佳风景。怎么走?顺时针吧。沿河边弯弯小路,将三湾的弯,进行到底。一些独属于秋天的花,譬如有点像薰衣草的千屈菜,紫色中夹杂一点白色,鲜亮得很。我远看以为是迷迭香,却忘了迷迭香是春天的花。

大叶醉鱼草,有点像长寿花;紫色的蓝花草,让我想起台湾的校园民歌“我从山中来,带了兰花草,种在小园中,期望花开早。”当然,那是大文人胡适创造的《希望》诗改编的“兰花草”。轻快地旋律,朗朗上口的文字,相得益彰!

这里的蓝花草,又名早安花。蓝花草最大的特点,是在每一个清晨,用鲜花问好,一天不缺席。这种花以前不多见,现在忽然多了,多到随处可见。但是我依旧喜欢,喜欢它喇叭花一样得开朗,不离不弃地问候。

粉黛草又名粉黛乱子草,来自北美大草原的远方来客。这是三湾公园的新贵,很多人专门为它过来。蓬蓬茸茸的粉黛草,远看像花,近看是草。雾蒙蒙的粉色,从很远的地方就吸引人的目光。我顿悟一般:这一次逛三湾,我最大的目标就是粉黛。如粉似黛,像美女般娇羞。名字让我想到了粉面桃花。春天最具代表的花和他乡客来的草,一起扮靓了三湾的春秋。

紫色的狼尾巴草,一根根指向天空。前两年公园刚开张不久看到过的我最喜欢那种,却没找到。原来,这两三年三湾的变化,除了各色的栈道和栈桥,还有那么多的植物。

想起第一次进三湾,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号。没想到里面那么大,还是单循环,没有近道可走。那一次,第一次在扬州看到沙柳;第一次在“锦瑟桥”前沉思;第一次深深感受着“心有灵犀一点通”可能消失的恐惧……

想起最刻骨铭心一次进三湾,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号。那天气温三十二度,下午进来,花了两个多小时走出去,同样没有近道的单循环。我常常想,如果没有这一次的三湾行,会不会改变些什么?

忽然想到,我看到的每一种盛开的话,都是紫色。为什么?终于看到一种鲜艳的花了。像极了缩小版的彩色绣球。我停住脚步,感觉有点眼熟。这是什么花?取出行色,马樱丹。这名字让我想起了三年前。那次我也用行色查过。那次还查了百日菊,那一朵异常漂亮的花。我找到那个地方,换了品种,没有了百日菊的身影。原来三年差一点的时间,我会失去曾经的记忆?为什么三十年多年前的往事,每个细节都那么清楚?

走到荷塘了。没找见一朵荷花,只有很多即将枯萎的荷叶和无数没有莲子的空莲蓬。水面有浮萍,遮住了水底的风景。睡莲花还有。岸边的鸢尾,用饱满的果实,为来年做着准备。美人蕉红红地绽放。这是我在三湾看到的唯一的红。不是在“万绿丛中”,而是在积蓄了浓浓的秋意里。我相信,一阵突如其来的大降温,会让这里改变很多。

水面,除了荷的家族,还有芡实正在长着。芡实的藤蔓,在水面勾画了无序中的有序几何图案。一个个带刺的“鸡头”,尽力地往上抬。被沉在水中的果,是最成熟的吧。它们不甘心就此沉默,露出尖尖的小嘴。小时候看过无数的鸡头米,从没有徒手剥出过一次,因为被狠狠地刺伤过。现在看着,真的想捞出一个玩玩。

一片菖蒲,比人高多了。怎么没有火腿肠一样的蒲绒棒棒?春天,这片菖蒲下面,有没有舌尖上的蒲菜?

过剪影桥,走到“织桥屋”小卖部前。现在小卖部的商品,琳琅满目了。三年前,好像没有。两年前,只有哈根达斯和饼干。那天我多想能买点什么补充能量,却选不出一件心仪的东西。悻悻然走出小店的门,我万般遗憾。那时候,小店没有名称。“织桥屋”三个字,笔力不一般,来自曾经的扬州府尹尹秉绶。

转过身,一块镌刻了“运河三湾”的石头,集了板桥的字。水上,弯弯曲曲的小桥,变换着不同的造型。岸边,一团团芒草,貌似芦苇,比芦苇更加茂盛。这是我最喜的秋天植物之一。芒草最盛的时候,带了亮亮的银色,一大团一大团,气势恢宏。可能由于国庆期间的雨,这次看到的芒草,有点凌乱,带了更深的秋意。

走过凌波桥,路边的红枫,已经红到极处。隐藏在后面的一间小屋,让我想起“白云深处有人家”的诗句。

可惜小屋不够深。

秋,却深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10-11 10:16:11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美文!好久未来论坛了,问小兔子老师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0-10-11 10:55:44 |显示全部楼层
草根作家 发表于 2020-10-11 10:16
欣赏美文!好久未来论坛了,问小兔子老师好!

谢谢。我还在坚持每天造访。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0-10-24 23:02 , Processed in 0.071734 second(s), 10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