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13|回复: 0

没有以为和本该,游玩毗卢寺所想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1-5 08:04:0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扬州小兔子 于 2021-1-5 08:04 编辑

走进毗卢寺,或许是一个偶然,或许是缘分。游玩毗卢寺的所见所闻,则是进入后的必然了。虽然这个必然,让我屡屡吃惊。

在放生池桥前,我感叹了这里被团团围在高楼建筑之中。万佛楼我无法拍出独自存在的角度。连接建筑物之间的回廊,却将小中见大做的非常之好。这些都是“皮相”,是外在的观感。

最让我吃惊的是这座毗卢寺的历史地位。我曾经去过洛阳白马寺。那是中国官办第一寺院,名字来自佛教传过来时的白马驮经。后来去过山西五台山,游玩五台山诸多寺庙。其中的显通寺,是官办第二寺庙。毗卢寺呢?为“中国佛教会诞生地”。名字比较现代,历史却很悠久。

寺庙万佛楼前,有两株黄杨树。大家知道,百年黄杨没碗粗。这两棵黄杨,至少几百岁了。黄杨树下,各有一口井。介绍说,现在井水依旧甘冽清甜,每周取水一次。左侧一座红色紧闭的大门前,铸有龙首一个。边上写着“龙门”二字。

南京城素有“虎踞龙蟠”之说,第一个如此形容的人,复姓诸葛字孔明。据传说,毗卢寺连接了龙蟠要道,两口井乃是龙眼。那扇门便叫了龙门。“龙蟠第一寺,龙角生龙门”!真假不重要,重要的是,因为传说故事,增加了游玩寺庙的兴致。

万佛楼下法堂底层有一座“毗卢寺史料博物馆”。博物馆不大,比不上赫赫的南京博物院,也比不上比邻的六朝博物馆。但是,它独属于毗卢寺,与毗卢寺共荣辱。在这个博物馆里,我看到了毗卢寺的前世今生,出世入世。

进门第一眼,我看到一幅绣品《百子图》。图上没有题款,看不出作者是谁。我能想象到一个绣女,废寝忘食了多长时间。百子嬉戏,民间最喜庆的画作代表之一。将百子图挂在寺庙,犹如济公活佛的“酒肉穿肠过”了。密宗与其它宗派,本质没有区别。

假如没有“修史”,毗卢寺的历史便是明嘉靖年间最长。可能比起动辄千年的古庙,毗卢寺太年轻了些。可是,它与明故宫的位置距离,只有多少?皇宫边上的寺庙,后门连接竺桥。竺,天竺,印度,汉传佛教的发源地。如今,竺桥还有一点点保留,是南京明代拱桥的孤例。而毗卢寺因为嘉靖和光绪两年重修,几乎被遗忘了它始于南朝的历史。

如今重修的毗卢寺,规模比起清朝,小了些。记载中的三门和金刚殿没有恢复,但是,它保留了一个不小的放生池,放生池上别出心裁地建了三座桥。仿照金水桥的形制,提醒人们不要忘了它是皇宫边上寺庙的独特地位。

博物馆里,小小橱柜中,有宋代的金刚杵,明代的青花瓷,清代的大木鱼等等,还有很多旧建筑的构件。它们与法堂前的黄杨老树、六朝古井一起,共同组成了毗卢寺久远的历史。

上世纪四十年代,在毗卢寺召开了全国佛教会议。毗卢寺有了另一个名称:“中国佛教会旧址”。博物馆有赵朴初先生为毗卢寺题写的寺名,还有当时很多名人墨宝。其中一组雕版,让我看到了活字印刷前的雕版印刷样本。

因为佛经被大量需求,雕版印刷供不应求。毕昇顺应时代发展,发明了活字印刷。虽然当时活字印刷不能被影印佛经的人理解,认为不同的文章用同样的字玷污了佛经的圣洁。最终还是为需求让路,活字印刷取代了雕版。

现在我们能看到最早的文字留存,大体是经书变文等。不知道毗卢寺博物馆的这组雕版,是什么经书。我转了一圈,没找到介绍。一点点美中不足。

青花的茶壶茶具,与手串珠、玉雕等一起,告诉我们,修炼不过修心和茶禅一道的真谛。“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如果纠结于细节,难成大家。这些摆放在博物馆的小巧玩意,与万佛楼里的镇馆之宝“金铁大磬”、“青花荷花缸”一起,构成了毗卢寺的黄钟大吕和丝竹管弦。

传说与故事,总有“灵”与“不灵”之分。相比而言,传说更有传承度。中国最古老的人文,哪一个不是来自传说?一本《山海经》,神话传说大全!

逛完博物馆再去游览,用眼前的实物映对博物馆的文字和照片,相互补充和完善,恐怕是我这次游玩毗卢寺最大的收获了。

是啊,“以为”的想当然,和现实的“原来如此”,本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游玩是这样,人生何尝不是这样?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1-1-21 10:24 , Processed in 0.170160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