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18|回复: 0

长干桥、凤凰台,城墙上的意外之喜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1-6 08:34:1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扬州小兔子 于 2021-1-6 08:34 编辑

很多时候,一些著名的景,随着时间淹没。一些故事,却在看到名字的那一刻,鲜活。那天登上中华门,玩了瓮城后,开始走城墙。“往左转”还是“往右转”?本着男左女右的原则,右转。转身之前,我又一次看了不远处的长干桥一眼。

干,古代南京人心目中的平冈。长干,最适合住人和经商的地方。然而,几十年前第一次看到“长干”两字,是李白的《长干行》。那首诗,让我记住了长干里,记住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从此,对于长干里,有了一丝丝说不清的情愫。一个与青梅竹马相关的地方,一定浪漫极了。那是少时的我心中最美的想法。早年,我非常喜欢李白的诗,喜欢他天马行空的恣意和天上人间的想象比喻。这首古风,却风格如同写实。“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

这是小儿女的山盟海誓?不是。这是一对生死同心的夫妻,对于爱情的理解和敬畏。他们两小无猜的爱情,生发于以舟为家,以贩为业的长干里。那是我们不了解的唐人。他们不是随便改换爱情对象,不是女人在政坛呼风唤雨的大唐。那些长袖善舞的女子,是达官贵人和王公贵族的专利。小老百姓不奢想这些。他们与今天一样,只有过寻常日子的心。

李白笔下的小儿女,从青梅竹马到生死契阔,是幸运的。相比崔颢《长干曲》里的主人翁,幸运不知多少倍。“家临九江水,来去九江侧。同是长干人,生小不相识。”两条船交汇而过,招呼的口音听出了乡音。

那又怎样呢?“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乡”。同乡回答了没有?我们不知道。停船相问,只为了一个可能的乡情,与爱情无关。为生活奔波的儿女,有一份爱情,守得住婚姻吗?

这位可爱的小媳妇,十六岁便与“愁怨”相识,不离不弃了。原来,不仅是水上的船家,往来奔波。商人更加无法相聚。白居易的“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说明一二。不买茶的商人,一样重利。两小无猜的丈夫,还是让深爱他的妻子,一人在家勉力维持。“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苔深不能扫,落叶秋风早。”这是一种怎样刻骨的相思寂寞情!

今天,长干里没有了,唯有千百年前的长干桥还在。车水马龙的长干桥,不再是连接城里城外的最重要桥梁。秦淮河上,建起了很多座大桥。但是,它名叫“长干”,有了不一样的感觉。六朝古都南京,哪一块砖头石头上,没有隐藏历史深处的传说和故事?

收回目光,我开始在城墙上漫步。凛凛冬天,丝丝寒风吹过,有点缩头缩脚。带了婉转的城墙,不是平直的线条。墙壁上,时不时见到一个小牌牌,那是对应下面的景点提示。这一个,我看到了什么?凤凰台。

对于凤凰台的记忆,同样来自李白,来自李白的《登金陵凤凰台》:“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凤凰台、凤凰城,凤去楼空。常常,我会将这首诗与崔颢的“黄鹤楼”混淆。是的,又是崔颢。与“长干行”一样,我引用了李白与崔浩。李白对于崔颢,真的敬佩啊。

凤凰台,有个现代仿品。李白看时,已经“凤去楼空”。是没有梧桐树吗?我站在高高的城墙上,使劲儿往指示牌对应的位置看。可是,除了一片没有像“门东”样整体修复的居民区外,没有其它。其中有些马头墙的老宅,不多。更多是因为种种原因居住在这里的人们。靠近城墙的房屋,可能从来没有阳光照进去。或许,他们最希望CQ改善了。

“门西”文化街区的标志,有。走近了一定能发现整治过。我在城楼上看不清楚。“凤凰台上读书会”的牌牌,看了有种温暖的感觉。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成为这个读书会的成员。我想,能成为“凤凰台读书会”成员之一,最起码要喜欢李白的这首诗,喜欢给李白带来无限感慨的“凤凰台”!

今天,长江改变了一点点位置,却没有改变“江自流”的特点。管它有没有凤凰,有没有凤凰台,长江自古就滚滚不停地“自流”,带去了多少人的愁思,滚去了多少见不得人的污秽?

杨慎说:“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浪花,淘尽的岂止只有英雄?这不,李白距离“吴宫”和晋代,比我们近多了。他看到什么?“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没有浪花的凤凰台,一样掩去了历史的旧痕。

“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张狂不张狂,坟墓成古丘!相比长江,草芥而已。即便是“地拥金陵势,城回江水流”的凤凰台,今天除了一个似是而非的“复建”,早没了踪影。

刚刚看到个“愚园”标牌。这个最早来自徐达后人的别院,到晚清成了胡姓人家的精美花园,中间转过多少人的手?遥看不远处整齐的几进建筑和更远处的小桥流水亭台楼阁。愚园,是近的还是远的那个?以“愚”名园,大智若愚!

一千多年前,凤凰台是欣赏“大江前绕,鹭洲中分”的绝佳位置。李白用“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作为广告词,画就了金陵山川和秦淮美景的绝美图画。下了城楼,我便去了白鹭洲。为了那句“二水中分”的描写。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1-1-26 21:03 , Processed in 0.070142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