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146|回复: 1

腊月风寒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3 16:28:41 |显示全部楼层

腊月风寒

唐  燕

元旦后第一天上班,老海就看见办公桌上放着一份2020年新建排涝站计划的批复,不由一喜。这批复对老海来说,可算是新年收到的最好礼物。想着比往年早批了一个月,今年新建工程的前期工作能在春节前完成,心里十分舒坦。老海哼着歌拿起水壶去水房打水,走廊里遇到负责基建的张科长,便大声招呼道:“早啊,张科!今年的新建计划批下来了,下午一起去竹泓镇选址。”“行啊,听你通知。”老海又打通水利设计院黄院长电话,让安排勘探员小吴和测绘员小戎一起同行。

下午一点半不到,老海一行到达了竹泓镇最东边的张家村,老远就看到一个穿深色羽绒服戴黑色毛线帽的人——竹泓水利站的工程员小章,已经在路边等了。看到小章冻得通红的脸,老海瘪了瘪嘴:“不是说好一点半到,干嘛这么早站这等,北风吹着舒服不成?”

小章憨笑了两声:“我们站长说了,海科工作节奏快,一般总带提前量,便让我提早过来等。”

“船什么时候到?”

“已经往这边开了。你看!”顺着小章手指的方向,只见枯草垛子后的水面上,一条挂浆船正“笃笃笃”地开过来。

一行数人随后登船,沿着计划好的路线前行。腊月寒天,站在敞口船上,挨着刀子般的朔风,那滋味真是够呛。老海拼命把羽绒服的拉链往上拉,一下夹到了下巴,痛得叫了一声。旁边的测绘员小戎一惊:“海科怎么啦?”

老海嘴里抽着寒气:“没事,这风咬人呢!”

“也是。”经这么一说,小戎真感到冷风嗖嗖往领子里钻,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这个天来这么野的地方,真受罪呢。要不,我们回去吧!”

“想得美!”老海白了他一眼。

大家禁不住笑起来,但经不得冷风直往嘴里灌,又赶紧闭上了。

在河里兜了一个多小时,喝够了西北风,选址小组才返回到登船的岸边。老海问冻得直蹦跶的小戎和小吴:“你们设计院的看下来,哪个地方最合适?”

小吴平时话不多,说到工作,还是很积极的:“如果向北设点,因为路太窄,机动车过不去,施工材料和设备没法运到现场;要是再修路的话,成本太高,肯定会超出预算。向西设点的话,内河外河距离大,需要增修排水渠,照样会超出预算。所以最佳位置就是我们站的地方——内外河交叉点。”

老海不由“嗯”了一声,转而对着一直不吭声的张科长说:“下面的问题就需要你解决啦!”

张科长掐灭手指间的烟,朝着圩堤路基处走去,老海也跟着下去,小戎一脸疑惑,刚要问,就被小吴拉着一同往下走。

在圩堤边坡下方,有一座碎砖砌成的小屋,大半人高,顶上盖了厚厚的稻草和塑料布,估计是谁家饲养家禽的舍子。张科长问小章:“你知道这是谁家的吗?”

“不知道。小屋在圩子下面,又有草垛子挡着,平时也没注意。”

老海忍不住笑道:“这舍子砌得好,上风上水的,正是建站房的最佳位置。张科,这个拆迁协调工作就拜托你了。”

张科长打趣道:“趁现在没人,直接推倒算了,省得磨嘴皮子。”

“共产党里也有恶霸劣绅啊……”

正说笑着,远处传来一阵呱噪,众人寻声望去,一个老大爷赶着一群鸭子正朝这边过来。老大爷将鸭子熟练地赶进舍子,搭扣好篱笆门,这才用狐疑的目光打量着鸭舍前站着的这群人。

老大爷约莫70多岁,穿得很臃肿,也难掩饰他精瘦的身形,一看就是常年务农吃苦的人。张科长问道:“大爷,这鸭舍子是你家的?”

“嗯啊。”

“我们是市水务局的,准备在这里建站房,就是夏天发大水的时候排洪水用的房子,你这个鸭舍子碍着,是要拆掉的。”

“啊?”老大爷先愣了一下,然后急呛呛地说,“我的鸭子养了还不足一年,准备到腊月底去城里卖,现在拆我的鸭舍子,这些鸭子怎么办呢?”

“大爷,您重新找个地方吧。”

“能找到地方,我怎会在这里搭这个舍子?你们公家怎么说什么就做什么,一点也不体谅我们老百姓。我还指望把鸭子多养个把月,卖个好价钱,过年给我孙女包个大封儿哩。”老大爷越说越激动,声音里竟带了点哭腔,“你们不知道我孙女有多优秀,今年考上了一个好大学,当时我都没有钱给她买个像样的东西,就想着等这十来只鸭子能卖个好价钱呢……”

张科长一时不知该怎么往下接,看了眼老海,老海拧着眉头,盯着老大爷,等老大爷情绪平复些,这才开口:“大爷,你知道吗?从去年开始,就不允许私人饲养鸡鸭鹅了,一旦查到会罚款的。”

老大爷一听傻了眼,也显得有些慌张。

“不过,你放心。”老海于心不忍,赶紧又说,“我们不举报你,也没人罚你的款。你这些鸭子迟早要卖,不如就卖给我们,连同这座鸭舍子一起卖,怎样?”说“怎样”的时候,老海用征询的目光扫了一下张科长他们。张科长给了个赞同的表情。

老大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了好一会才缓过神,用袖子擦了擦脸,感动地说:“好啊好啊!感谢你们公家!”

“这鸭子多少钱一只?”

“养满一年的鸭子100块一只。我这鸭子还不足一年,加上你们是包揽买,就算80块钱一只,总共13只鸭子……就算1000块吧。这个鸭舍子是我自己搭的,没有值钱的东西,拆掉就算了。

于是,你两只、他三只,老海一行人提着鸭子上了车。

乡村公路尘土飞扬,车子一路颠簸,车内呱噪成一片,此起彼伏的“嘎嘎”声不时打断大家的讨论,少不了招来一两声责骂。鸭子不谙人事,一直用同一频率的“嘎嘎”声回对,真叫人哭笑不得。

选址讨论暂告一段落,一车人疲惫地靠着椅背,闭目养神,车子里安静下来。

又颠簸了一阵,不知谁有了惊觉,问道:“鸭子呢?怎么没叫?”

“是的,好久都没有叫,会不会……”

驾驶员一个急刹车,然后跳下车,打开后备箱,鸭子还在,但都耷拉着脖子,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车里的调温度高,鸭子快闷死了。”

听驾驶员这么一说,老海连忙支招:“后备箱就敞着,给鸭子透透气。”

这个法子不错,大家都赞同。途中,后座上的老海时不时地敲敲车顶,给鸭子醒神儿。鸭子倒也配合,回应个一声半声的。

这边小戎给家里打电话:“妈,我买了两只散养草鸭子,回家炖了,给你补补。”

那边,张科长也打电话:“老婆,我买了几只好鸭子,做酱鸭给咱儿子换换口味,也给你爸妈带两只,瞧我孝顺不?”

老海也想着丈人的拿手菜——啤酒鸭子,这下有机会陪他喝两盅了……

车晃晃悠悠地在乡村公路上驰骋,老海也被晃得眼皮打架,懒得再敲车顶。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个刹车,惊醒老海,原来是进城了,停车等红灯。老海醒过神来,敲了敲车顶,咦!怎么没反应?再敲一下,还是没反应。车再次靠边停下,大家下车直奔后备箱,只见里面鸭毛散落,哪还有鸭子的影子……

    一干人面面相覤,愣在寒风中抖索着,不仅身寒,心里也冷冷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1-31 22:16:58 |显示全部楼层
竹篮打水一场空,哈哈,钱主席好!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1-4-21 00:55 , Processed in 0.076456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