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22|回复: 1

花粉荡 十八帮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4 10:26:42 |显示全部楼层

花粉荡   十八帮

郭小鸣

花粉荡,一个充满原野气息的地方,一个让人想入非非的名称,延续了几百年,仍然保持旧日模样,不能不令人惊奇。

花粉荡位于沙沟镇的西郊,面积达5400多亩,和孙犁笔下的白洋淀差不多大小。相传明朝时,兴化高阁老嫁女儿,买下这块地域,作为女儿的陪嫁,以作日后买胭脂花粉的钱,一个颇接地气的名称,由此而来。

深秋的花粉荡看上去有点萧瑟,整个湖荡,沟壑纵横,蒹葭苍苍,散发着浓浓的秋天气息。草已枯,叶已黄,和土壤的颜色几乎混为一体,间或有零星的绿叶,虽在风中摇曳,却也失去了往日的生机;倒是那风儿恣意的调皮,时而吹落一树的黄叶,飞飞扬扬,给湖荡增加了一点活力;时而吹皱一泓碧水,圈圈点点,留下梦幻的痕迹。放眼远眺,水天连接处,西沉的夕阳,红得醉人,柔润的色彩映红了半边天空,白云、黑云似乎都着了魔似的,呈放射状地变幻着、追逐着,撩拨着静谧的花粉荡,云很低,仿佛伸手可触。芦花开始泛白,如白云般飘浮——花粉荡笼罩在神秘的色彩里。

鸟儿亦已归巢,花粉荡安静得像一幅画面。我们乘坐画舫缓缓驶进芦苇漫天的水荡中,“疏影横斜水清浅”,来不及感叹,夕阳蓦然收起了最后一圈光润。花粉荡越发安静了,只有画舫溅起的哗哗水响声,花粉荡益显其神秘。我努力地睁大眼睛,想要一睹水中的精灵,可怎么也看不见它们的身影。我想象着,水下有一个热闹的世界,它们一定躲在哪里悠闲自得,窃窃私语,它们种类繁多,它们数量庞大,要不,怎么会有十八帮在这里落地生根?

水中央,不时看到木桩上栓着的渔网,垛岸边闲置的鱼网,网眼里闪动的是一幅幅生动的画面:扎着头巾的女人端坐在阳光里,棉线、丝线在她们芊芊玉手中穿梭往来,大网、丝网,虾笼,只有想不到,没有她们织不出的形状;木桩、竹条、篾片经过斧劈、刀削、手编,篦篈、花罩、隔簖,精湛的手工制品应运而生。茂密的芦苇,挡住了视线,挡不住喜悦的传递,鸥鸟飞鸣,渔歌唱晚,这情这景不时在水面上跳跃着、闪烁着,牵扯着我们的视线,诗化着我们的心灵。

花粉荡是鱼、虾、蟹的天堂,也是沙沟人赖以生存的主要经济来源。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湖荡边的男人们对花粉荡充满了依恋,他们生于斯长于斯,河道的深浅,水温的变化,一清二楚;水中生灵的生活习性,他们更是了如指掌,熟谙什么时候撒什么网,什么季节用什么捕捞工具。水荡边的渔人啊,他们世世代代逐水而居,与水相邻,对水的感情浓郁醇厚。他们凭着多年的捕捞经验,根据鱼、虾、蟹等不同的生活习性,制作了各种捕捞工具,形成了各自独特的捕捞方式,由此衍生了“十八帮”。有篦封帮、卡帮、齿罩帮、簖帮、大钩帮、龙罩帮;有大网帮、丝网帮、捣网帮、罱帮、臿网帮、旋网帮,有虾笼帮、鳝鱼帮、老鸦帮、捣叉帮、摸鱼帮,还有猎狩野鸡、野鸭的枪帮。一方水土养 一方人。十八个帮派各有所长,大显神通,他们靠勤劳的双手,智慧的大脑,向大自然索取财物,以养家糊口,谋生存,注发展。

画舫在湖荡里穿梭,一会儿水面宽阔,波纹荡漾,“扁舟来往无牵绊”;一会儿河道狭窄得只能容得下船身,几疑无前路,不料行到水穷处,猛然一转,又豁然开朗。绕过一个湖心岛,弯道一个接一个,犹如进入八卦阵,分不出前后左右,辨不清东西南北,水依旧清潋,草一色凋零,只有岸边猎猎作响的帮旗不时提醒我们:你已经到了卡帮的地界!这里是虾笼帮!这里是摸鱼帮!我想象着这里曾经的场景,忙碌的渔人,云集的商贾,穿梭往来的船只。草鱼、鲤鱼、鲢鱼-----从这里游向近处的集镇和远处的城市,成为人们餐桌上的美味佳肴;大鱼圆、水粉鸡、藕夹子,一道道特色美食脱颖而出,满足了人们的食欲。花粉荡用丰厚的胸怀,孕育了”十八帮”;“十八帮”用勤劳智慧,创造了花粉荡的传奇。

花粉荡是低调的,它为沙沟的文化美食、生态美食、水产美食默默地作出贡献;十八帮是淳朴的,他们守护着花粉荡,用一面面在风中飘动的旗帜昭示着历史的沧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1-10 10:31:25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的十八帮,热闹极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1-1-21 08:50 , Processed in 0.067291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