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25|回复: 0

硬糕,像石头一样的糕点,勾起我回忆和怀念的情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2-16 07:42:0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扬州小兔子 于 2021-2-16 07:42 编辑

去年十月份十六号,在央视《中国影像方志》节目中,我看到了《渔盐记.江浙卷.岱山篇》。节目时长近四十分钟时间,为浙江舟山的岱山岛,打造了一张“影像名片”。其中有一个章节是介绍长涂的倭井潭硬糕。这是我熟悉的味道,勾起我无尽的回忆。

记得第一次吃到这个奇怪的糕点,是九一年春节。我第一次踏上岱山,踏上长涂岛,第一次走进长涂岛中心的倭井潭镇。镇子不大,过年人很多。

老镇中心是一条古道,石板路。镇政府当年的中心所在。等饭吃的时候,我们漫步出去。在这条石板路上,我看到了邮局、供销社、五金百货店等,繁华的一条街。

身边,絮絮叨叨的你,不断给我介绍着倭井潭。恨不得用这一会的时间,让我完全了解这个地方。这是你的故乡。你带我去看了部队医院旧址,你的出生所在地。带我看了生产队的茶场和农田,你亲人们工作劳动的地方。还有学校。你的小学,你的中学。还有你妈妈我婆婆打工的冷库,你表弟上班的水厂。

长涂岛,再一次颠覆了我的印象。生长在平原的我,对于岛的理解,就是小。很多文艺作品和影视剧中,表现出来的渔岛渔村,都不大。在登上舟山岛之前,我就是这样想的。

但是,当我在舟山漫步时,一点没觉得是在岛上。假如没有空气中特有的海腥味,真的和扬州没区别。百货大楼、人民商场等,名称都一样。海岛,原来这么大!从定海先公交后渡船到了岱山,我想,这是个真正的小渔岛吧。

那天在岱山穿岛而过,马不停蹄继续到又一个渡口,赶往长涂岛。不停地换车换渡船,导致我晕车晕船。每一次更换交通工具,晕得便更厉害一点。

倭井潭散步,我有意识地调节自己。对于你往事的好奇,过去生活的种种,我饶有兴趣。你知我心,尽可能地介绍。在一个山头前,你指着远处山腰一块不大的平地说,那是我们小时候,妈妈好不容易平出来的一块田。那时候家庭困难,弄出一块田种点番薯什么的,可以帮衬好多。我驻足远望,眼前幻化出矮小瘦弱的婆婆,一个人在山坡劳作的情形。你身上的坚强和坚韧,绝大多数遗传了母亲。这是我深入到这个家庭后才了解到的事。

一圈走回来。你告诉才走了长涂岛多少分之一。重回石板老街,我忽然闻到一阵扑鼻香气。肚子咕咕叫了。早上五点多钟吃的早饭,早就在晕车晕船的途中,原物退回。香气诱惑着我。我一边走一边寻找。你发现了我的寻找,带我走进一家不大的门脸。门口招牌“硬糕店”。门口堆叠了很多一扎一扎捆好的小纸盒。十盒一捆。

你用土话和老板交流着。老板很惊喜地招呼。两人推来推去,终于你放下钱拎了一扎。解开拿出一小盒给我。我打开看到,里面平平放了四五块两寸来长一寸宽左右像烤焦的厚饼一样的糕点。

我拿起一块,发现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一点弹性没有,硬的像石头一样。带点疑惑我看向你。你拿一块放进嘴里,嘎嘣嘎嘣吃起来。我有样学样开始吃,一使劲齿差点崩掉牙齿,硬糕纹丝不动。这是糕点?我细细端详一番,再次试着开吃。

这一次,我将目标对准一个角。却发现你坏笑着看我,嘎嘣又咬下一块。“狗牙”,我心里暗说。我咬着一个角尖,一点一点往下磨。我第一次知道,糕点,还有这样的。怪不得叫硬糕!这便是倭井潭硬糕。

我带了一大堆硬糕回扬州。兄弟姊妹和办公室同事们,所有的人第一反应都是稀奇,没见过这样有趣的糕点。在家里,我用切菜的刀将硬糕一点点錾下来吃。真心说,这个糕点有着特有的脆香,很独特。

各地的特产,都有文化的因子。倭井潭硬糕也是。与海岛各种咸鱼、鱼鲞一样,硬糕也是为了尽可能延长保存时间的发明物之一。长涂岛有天然渔港,是各地渔民的汇集地。点心师将糕点里的水烤干能保存很长时间,解决了渔民出海打鱼,粮食难以存放的难题。

长涂岛,曾经是戚继光抗倭的重要地之一。镇中心名倭井潭,记录了那段辉煌的历史。硬骨头精神,是长涂岛民们深入骨髓的素质。全国有那么长的海岸线,那么多的海岛,为什么只有长涂岛研究发明了像石头一样的糕点?

一六年底以后,我无数次从你身上,发现了“硬”的一面。那个温润如玉的青年,温柔顾家的男人,在一场大病里,让我看到了另一面。应对各种治疗,你始终面带微笑告诉我“不难受”、“放心”!疼到难以忍受的最后,只有医生和我,见到过你实在控制不住的狼狈。女儿和你的妹妹妹夫,我的兄弟姊妹们,谁都没见过。每次看到他们的身影、听到他们的声音、甚至知道他们即将来看,你都会深深呼吸调整自己。

弟弟妹妹们走进病房,你已经端正地坐着,笑吟吟地等着他们。有时候我和你妹妹说起疼,妹妹会觉得我有点夸张。后来连我自己都怀疑了:究竟是你在我面前显示了脆弱,还是为了让我更多地关注?又或者我的描述有误?

这两年,看了无数有关此类病人和专科医生的文章,几乎每篇文字都有“疼”的描述,疼得生不如死的无奈等。我的心,碎了无数次。我无法想象,你用了怎样的坚强和克制,才做到在弟弟妹妹们面前守住“体面”和“尊严”!

今天,你离开我二十九个月了。过年这几天,我脑海里一遍遍闪现我们一起经历的点点滴滴。三十年左右的时间,像一部漫长的电影,情节在脑子里过了又过。你的笑、你沉默的忍受、你带了笑的离去……

解脱了,你解脱了。你做了一辈子好人。同事朋友说起其你,至今都是难受和怀念。那天看到有关介绍硬糕的影像,我忽然想,吃着有一百多年历史的硬糕、在倭井潭长大的你,是不是像硬糕一样拥有了生命的硬核?

前天是情人节。居然又看到有关硬糕的视频。我看得热泪盈眶,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个不停。这是第三个没有你的情人节了。往后余生,每一个重要的日子,我的每一天,都没有了你的参与,于我,是天大的遗憾!你知道吗?知道吗?

倭井潭的硬糕,依旧香甜。我对你的怀念,在这个春节,越发绵长。我多想知道,你好不好?告诉你,我在努力,努力让自己的生活过的尽可能好一点。你没有给我任何信息,梦也没有。怪我了?是我问得荒唐了?

是啊,永别是永远的别离,永远没有再见的分别!我懂!

下次回去,我争取再吃一次倭井潭硬糕,回味我们曾经的甜蜜。我好像又看到你坏笑着看我咬硬糕的那一刻!!!

(怀念我的那家伙之117)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1-3-8 08:37 , Processed in 0.079587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