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20|回复: 0

走近了会发现,科学家也是普通人,为什么?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3-25 07:50:3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扬州小兔子 于 2021-3-25 07:50 编辑

说起科学家,很多人有神秘和陌生感。因为距离。大多数的生活中,难以有机会与科学家们近距离相遇。尤其理工科领域的学者,更难。而我则不然,有机会与众多学者相识。

其实,和他们深度交流会发现,他们不神秘,好交流。工作中的严谨与生活无关。陈景润穿错袜子的轶事,毕竟偶尔。他们是专家也是普通人。工作中的认真与生活中的率性,都是他们。退休后,如何将夕阳红过得更美好的选择,与个性相关,与专业无关。

A先生,可能是最符合人们对知识分子定位的人。他个子不高,不胖,山西口音很重。在考勤不严格的几十年前,每天上班他都提前几分钟到岗。“迂”,同事们这样形容他。对他,我曾经距离感很重,常常远远地观察他。

进了办公室,他就坐下了,能做半天。看资料,写笔记,做方案等,无休无止。那一代知识分子,毕业于综合大学。他们动口动手的能力都很强,不像现在大学分科细致,走出校门少有专业对口,大多数学非所用。大学文凭,不过是找工作的一个筹码,像民国时期名媛出嫁时嫁妆一样。

毕业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大学生,不一样。很牛。他们“炕上一把剪子,灶上一把铲子”,“入得厨房,出得厅堂”。这位A先生第一次让我大吃一惊的举动,是跳舞。记得八十年代中后期,每周末单位组织舞会。工会要求职工尤其年轻人踊跃参加。那是我第一次走近舞会。我静静坐在一旁观看。

很吃惊,我看到平时少言寡语的A来了。我观察的视角,便以他为主。他的个性不活跃。那天却开心地坐着看他人潇洒。我以为他和我一样,看客而已。没想到几支曲子后,他注意到了独坐的我,过来问我为什么不跳。我说不会。他说教我。我带了好奇和他转进舞场,在连续几次踩了他的脚后,一曲终了。我冲他笑笑,坐回桌边,拒绝了他的好意。

他和其他同事跳了,舞姿中规中矩,标准舞步。大家都是同事,边跳边说笑,很放松。他浓重的口音和着音乐,交流时提高声音说话。我的视线跟着他,始终好奇。

从那后,我们上下班碰着会聊几句。有一次,忽然发现他是个特别善于聊天的人。稍稍带到专业,他脑袋里相关的话题,绵绵不绝。虽然我不懂,却愿意听。甚至因为他,我偶尔去翻看一两个产品的方案设计文件,翻看深奥不懂的专业书。这位年长我很多大叔,有趣的灵魂隐藏在不苟言笑的严谨背后。

B先生性格外向。他相貌英俊才华横溢,尤其写一手好字。一次舞会聊天,B先生坐我边上。他问我爱情婚姻。我说是单身。于是,他打开了话匣子说起自己年轻时的故事。他最得意的事情,就是为了追求现在的妻子,刻苦练字。妻子是中学老师,字好看。那时候还是对象的两人,不在一地。书信是他们表达情感的桥梁。

他说,那时候只要下班便练字,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字帖是名人名言和中外名篇。练字的同时,学习了很多大学没有特别关注的人文学科。爱情成功后,腹中多了诗书。此刻,我仿佛看到那位老同事神采飞扬的得意。他的婚姻相当幸福。两人后来调到一起,浪漫的感情一直保持不变。

多才多艺,是那个年代学者的特点。有一次单位搞周年庆,我们这些年轻人,只会使劲儿现学几首流行歌曲。老同志却吹拉弹唱、哼歌舞跳样样在行。没有人想去找专业人士帮助,各部门使出一点点小力气,一台两三个小时的晚会,顺利完成了。

“我如果爱你,绝不学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这是一台晚会上一位女科学家的诗朗诵。科研单位,在七、八十年代前,男女比例大体差不多。女人从事科研工作,比男同志困难得。毕竟很多第一手知识,需要登高爬低地通过实践收集。女性在这方面天生吃亏。其次,工作再苦再难,女人也要承担家务和养育孩子的责任。那个年代,没有女人想过回家做“全职太太”。各种工作生活的辛苦,一力承担。

从外地迁徙到扬州落户,单位是东西南北人的大汇合。大家共同的特点是没有老人跟随帮忙照顾生活。那时候没有老人帮带孩子的习俗。我的孩子全由我一手带大,没有任何抱怨。单位幼儿园,很一般,不具备现在“早教”的种种能力,帮助看孩子保证安全没问题。好在那时候没有“输赢在起跑线上”之说。保证孩子安全健康地长大,足矣。

加班、出差,男女一样。除了孩子小时候实在走不开。所以,那时候大院里你帮我看孩子,我帮你带一把菜,常态生活。吃面条,最方便简单的生活,什么都可以往里放,一锅就行,全家管饱。

相比而言,我更熟悉女科学家。好多女同事是我好友。她们不讲究吃穿,不善家务。可是一旦谈起工作,说到指标,一点不输男同事。尤其在体育活动中,她们的高能,绝对影响了我。中国女排横扫世界时,我们单位组建了每年一季排球赛。球场上,我的女同事科学家们,腾挪跑跳不停,接球传球扣球等,有模有样。原来,她们的大学生涯中,这些运动经常举行。

改革开放对女知识分子最大的解放,我以为是有熟食代替了每天必须的做饭买菜。下班出去买老鹅,一段时间成了中午下班一景。再者,大家一起吃食堂。很多人家孩子放学,直接到食堂。食堂的单调,有了老鹅猪头肉后丰富多了。大家边吃边聊天,一乐。

那天在荷花池公园漫步,偶遇B先生。老先生已经八十多岁。身体很好地在桥头天然舞场上翩翩起舞。一眼看到我走过,叫了一声。我们有了一次别后多年的聊天。我与他说起了A先生、C先生、DEF先生等等。这群八十岁多岁的老先生们,个个活得很滋润。

或许相比一般人,这群为了我国科研付出毕生精力的知识分子,每天关注的不是张家长李家短,而是我国科技水平的发展,华为的绝地反击等等。

一点不错,单位退休群中,最活跃的,恰恰是这些工作时貌似不苟言笑的老知识分子。他们在群里交流、分享自己的心得,为我国的科技强国开心。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1-4-21 01:00 , Processed in 0.056458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