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13|回复: 0

春风吹出樱花雨,一季花朝、即将远去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3-27 08:12: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扬州小兔子 于 2021-3-27 08:12 编辑

鉴真大道上的樱花,到了最盛期。那天我去看,没有一片凋落的花瓣。今天再去,花瓣如雨了。风过处,落花成阵。花枝花朵儿,疼吗?

赏花的人很多很多,摩肩接踵似乎不够形容。浓密的花遮天蔽日,开心的人挤挤挨挨往前走。虽然路有宽宽窄窄三道,分了左右。往前的速度,却很慢很慢。本来这条路叫“大道”,是一条通衢。赏花季,车辆严谨拐入,暂时封路。

高空的树枝,大枝搭着小枝。花,已经没有待开的苞。早开的性急者,已显出了疲态。昂扬的生机中,略显颓圮。一段一段的路段上,穿了汉服的俊男美女们,围在一起或者翩翩起舞,或者劲歌欢腾。“抖音”的普及,每个人不仅仅是自媒体,还是编导演集一身的艺术家。我相信,这几天众多媒体上介绍扬州樱花的视频,少不得有我看到的桥段。只是不知道做了怎样的剪辑和编排。

“抖音”,更多是年长者的玩意。大妈的广场舞,少不得在樱花树下展开。她们统一着装。鲜艳的民族服装,隐藏了身躯的雍仲。浓浓的妆容,掩去了岁月的痕迹。她们舞姿娴熟,节奏感很强。我很喜欢她们的率性与潇洒。可惜自己不会,否则会不会“下海”?保不齐。

途中,有“最佳拍摄点”。主办方在大路两边对等设置。排队的人不少。登高,距离花儿近一点,距离路上的人,远一点。只是,樱花不好拍。高大的树干,密集的花朵,像拒人于千里之外,又像要和你亲近亲近。很多带了孩子的家长,排队等着。高台边上有一个默默站着的志愿者,维持次序。偶尔遇到不排队拥挤到前面的人,志愿者稍加阻拦,便退回排队或径直离开。

一顶“志愿者”的帽子,是令人放心的标志。倘若没有志愿者守着,估计纠纷在所难免。即使文明程度再高,内心深处小小的“我”,也会时不时想出头一下。我不徐不疾地逛,东瞅瞅西望望。比起前两年樱花季,今年的路边有了配套的商品出售。除了解决不时之需的饮料矿泉水,还有一些与“樱花”相关的纪念品,定制樱花美味等。

快到鉴真图书馆了。这边的人流一点没有减少的意思。偌大的纪念馆开门迎客。人们顺便走进去逛逛,看看仿唐建筑的厚重大气,也看看古代鉴真大师与今天星云大师的一脉相传。同为扬州人,在佛学的研究与造诣上,我等凡夫俗子不可胡乱置喙。因星云大师,扬州有了这条鉴真大道,有了一个欣赏樱花的好地方。这便是他们的慈悲情怀。

鉴真图书馆主建筑对面,有一座纪念堂。安安静静地走进去,看看双手合十的佛主,看看两侧的四大菩萨。仿佛,外面的花团锦簇,与这里无关。心中有佛便是佛。佛有很多手印。门口有一个说明,介绍了合掌印和莲花手印。顺着人流我走了一圈。其实,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尊佛。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五百罗汉的来历,大抵如此吧。

转过图书馆那边,有一座小小休息室。可以坐下来看看书,也可以什么都不干,休息一会。房屋顶头,有一个不大的素餐厨房。饿了,简简单单吃点素餐,清心寡欲。每日高粱厚重地餐饮,一两顿换换口味,挺好。我看看价位,很便宜。一碗阳春面才几块钱,和南京栖霞寺的素什锦面条,没有可比性。

有食客在吃,坐在书前。边吃饭边看书,一大享受。我却没有食欲,早饭吃多了。否则,会坐下来吃点什么,找找感觉。如今出门转转,有点繁华过后的清冷之感,尤其少了在外面觅食的心情。无数笑语晏晏的场景,会在坐下的一瞬间,涌现在眼前。好花不长开吧。

走出图书馆,重回鉴真樱花道。正赶上一阵风过,细碎的樱花瓣纷纷扬扬,像扬州的烟花一样,迷蒙了天地间。游人有的惊叫起来,有的赶紧拍摄。我知道,拍不出看到的美。越是壮观灿烂的景,拍出来的感觉越差。何况刹那的风光?

花,即将开过了。“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可是,惜春了,花便不开吗?“玉环飞燕皆尘土”又怎样?她们美过、活过,归于尘土不可惜。毕竟还有更多的美人,也不过一坯黄土。她们与山间的小草一样,没人知道她们谁是谁。

我低头看看地上的花瓣。我知道,今年的樱花季,很快将结束。这条人潮汹涌的大路,会重归平静,继续承担道路的本身责任。虽然明年樱花还会开放,会“依旧笑东风”。但是,那是樱树用了一年的等待。只是,有谁能告诉我,明年的樱花便是今年的樱花呢?

泰戈尔在《飞鸟集》中写过:“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樱花配得上这句诗。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1-4-21 01:41 , Processed in 0.111010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