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87|回复: 0

千山同一、千江有水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12-7 07:31:0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扬州小兔子 于 2021-12-7 07:31 编辑

这两天,天气晴好。每天晚上能看到一颗明亮的星星挂在空中。应该是金星吧。记得很多年前看到过“金星伴月”的美景。连续几个晚上下班走出大楼,弯弯的新月边上,金星与月亮以及另一颗星,构成一张笑脸,被深深留在记忆中。

从那以后,总希望有机会再看一次,却一直没有看到。天象,可遇而不可求。不,神奇奇异的天象,可遇而不可求,平常的星月,却是很容易被看到,每天都有。

小时候在农村,夏天晚上的星星,是最美的图画。躺在长板凳上,仰望星空。认识了几个最好辨认的星座:太白星、牛郎星、织女星、梭儿星等等。这些来自民间的称呼,肯定不是专家命名,却更有人情味儿。

前天看到一个问题,为什么现在孩子不愿意和年迈的父母在一起。奇怪吗?当我们的家庭小型化以后,这是必然趋势。从胎教开始的教育,伴随了孩子成长的全过程。亲子关系、闲聊说天说地的时间,全部成了学习再学习,亲情与爱还有多少?你陪着孩子看过星星赏过月亮吗?假如孩子只是父母实现心愿的工具,孩子凭什么爱你?

城市的亮化,看星星很难,看月亮偶尔。大概中学生在晚自习回家的路上,有满月相随。他们,没了看满月的心情。回家还有多少作业,需要多长时间做完,什么时候能上床睡觉?寒冬的冷月,满怀期望地望着孩子们,多想孩子们举头看一次。哪怕就一次。低头骑车或坐在父母车后的他们,何尝还有心思?

少年看了多少次星月,已经记不清了。那时候不懂诗情,不知浪漫。懂得、知道时,没了机会。再一次难忘的看星空,是从西宁回来的火车上。

夜行的火车上,除了呼噜声,很安静。一点睡意没有。悄悄坐到窗边,随手撩起窗帘往外看。一个随意的动作,顿时收获惊喜。列车正行驶在乡村没有一丝丝亮光,广袤的大地,整个儿漆黑一片。

转眼看向天空,久违星星调皮的孩子突然出现在视野里。星星真大啊比记忆中的星星大多了。是高海拔地区特有吗?

银河盘桓在列车的上空密密匝匝的星星塞满整条银河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人银河里的星星们,星星代表的人们,有机会见面吗?三生石,是人间的传奇还是神仙的故事?抱柱信的主人翁,是事故的受害者吧。

银河两边的牛女,隔河默默相望。始于浪漫的冲动,被王母娘娘用一根银簪划出了无法逾越,便是对他们冲动的惩罚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牛郎担子里的一对儿女,长大了没有?同样是传说故事,“白蛇传”里被镇压在雷峰塔下白蛇,怀有希望。逐渐长大的儿子就是最大的期待。牛郎织女的相望,何时才能跨过银河?

多年没有见到的美景,在毫无准备时出现忍不住浮想联翩。自然的神奇与美,永远是最美的风景!

那一次“金星伴月” 的美丽天象,与西宁火车上的满天星星,像童年的夜晚一样,都是人生的美好。“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曹孟德的感慨,是英雄迟暮的无奈绝不是星月的初衷。

星星还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天上的星月没有变。文字中不同的星月,源于作者的不同感受。这些天忽冷忽热,天气却难得的好。假如没有亮化,会看到很多星星吧。过于明亮的晚上,看不到星星,多少有点辜负老天的感觉。

忽然想起寒冬里的星星,被鲁迅先生描述阴森“鬼眨眼”隐喻着当时的政治环境世界上有鬼没鬼不知道,鬼怎样眨眼更不知道。黑黑天幕上的星星,一闪一闪。从此看到,便与“鬼眨眼”联系到了一起。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辛稼轩的“元夜”,火树银花。他应该看不清星星了,所以将灯火星光的如雨飘坠,形容为天上的星。

清风明月本无价,远山近水皆有情。走出家门寻找美景,是一种生活态度。将心情放松,在家门口看景,是又一种生活态度。夜晚的星星,是老天爷沟通人间的信号。“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挂在天空放光明,好象千万小眼睛。这是一首儿歌,天籁之声。

对于美的领悟与关注我们比不上孩子,也远不如古人千山同一月,万户尽皆春”。出家的和尚,能写出这样的偈语,是一种怎样的境界?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这两句是不是境界高的佛心领悟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亘古不变的星星月亮,惯看春花秋月,坐听风声水声,虽少了点积极上进,淡定在某种程度,是不是更重要?

多想回到几十年前,看一弯新月,看满天星光,单纯、满足。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2-1-26 07:08 , Processed in 0.028111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