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2|回复: 0

逛逛暮春初夏,不负这个多舛中依旧美丽的季节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2-5-10 09:27:52 |显示全部楼层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浓浓的春意将随着温度渐高逐渐转换,走进初夏。疫情好像有点被控制了。扬州主城区又一次警报解除,虽然还在继续进行大规模拉网式核酸检测。

百花齐放的春天,走到了尾声。天气冷冷热热,不断地在短时间内进行季节交替一般。能想象到,气温正常以后,属于春天的花花草草,大体随春归去。那个叫做夏天的季节,不管凉热,已经缓缓拉开了帷幕。

“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那天去看芍药。本以为距离盛花期还有时日,不曾想已经开到了极盛。“送春花”已经这样,荼蘼花亦已经四处飘香,春天最后的花,就这样豪放张扬地宣告属于自己的花季,宣告告别春天的仪式,正在进行。

疫情已经三年。我们周边的城市,不是这座被封控,就是那座被静默。能走出家门走出小区看风景,今年很多城市的人,做不到。最美春天的扬州主城区,万不可被辜负。看了芍药,再去一次。仿佛活着的日子,每一天都是末日一般,需要好好珍惜。

这时节,黄梅天还没到,尚算不上湿热。出去走走有点热,却比较舒适。在不同的时段闲闲逛出去,体验不一样的观感,好像很不错。

当然,最好的时段是早晨和傍晚。尤其清晨。唐代诗人常建在《题破山寺后禅院诗中描写道: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都寂,但余钟磬音。”可惜疫情的原因,扬州古寺,今年不好进。那么,不进也罢。

不是古寺,也有高林。到处都有的古银杏,活了千百多年。它们接受过多少个初日,又见证了多少个黄昏?新绿的叶子,随风婆娑。沙沙的声音,犹如大唐的“霓裳羽衣”。光影之间,便是千年。银杏与寺庙本身相依相偎。可惜土木建筑经不起岁月,有生命的植物,活过了千年!

扬州的行道树,有很多大、小叶女贞,还有猛一看外形差不多的香樟树。春末夏初,是这些行道树展示精彩的光景。几个太阳,一阵微风。与柳絮几乎同时漂浮在空气中的悬铃木花,可着劲儿往眼睛、鼻孔、嘴巴里钻。

昨天看到一个新闻:西安一个男子在路边抽烟。闲来无事,看到有柳絮儿堆积,用打火机烧着玩。结果是什么?柳絮过火极快,几乎来不及抢救。他这一玩,烧掉了十多辆汽车,还有路边的商铺。灞桥柳很美,柳絮很轻。发起“火”来,呵呵!这个手欠的小伙子,可能不仅要经济赔偿,官司大概率吃定了。

诗意的“烟花”,绝不只有一个品种,就像有钱人的烦恼咱们不懂一样。不是扬州人,断乎享受不到每年春天独有的风采。我不知道,人们对于诗意的理解,是源于看,还是听,亦或是其它感官。随着年龄渐长,我感觉眼睛老化后,鼻子更加敏锐了。透过柳树花、杨树花、悬铃木的花,用鼻子感知不细看看不到的香樟树花。

香樟树的花,绝对是能量王。将“浓缩的都是精华”用在它们身上,准确。柔和雅气的香樟味,冲散了絮状花带来的不快。不想走出去的脚步,因为香樟树开花而不受控制地一次次走出家门。香樟树花貌似没有柳絮等的攻击性,气味其实很霸道。虽然香气与桂花区别甚大,舒适的感觉,却是差不多。

前面说过的女贞树,不甘寂寞。都知道女贞子是一味上好的中药,很少关注女贞树。却原来女贞开花时的壮观,不亚于任何一个春天的花。不管大叶、小叶,女贞花盛开时,一律蓬勃迸发,像狂风中喷发的雪花,全部积在了树的枝头。

当一条路或一段路两边,全是这样的景,那一份震撼,无法形容。泰戈尔那句“生如春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的形容,并不完全准确。初夏的花,开放时的灿烂,比之春花有过之而无不及!

又何止只有女贞树?有百日红之称的夹竹桃,不知道那一天悄然绽放。绽放了就不再悄然。夹竹桃开花,是夏天到了的标志。从夏天到秋天的整整一季,都有夹竹桃绚烂地陪伴。红红、白白、粉粉,没有更多的色彩,极简便是繁华!

地面上叫得出名叫不出名的小花,更多!用心去看,每一朵花都有自己的个性。于是,最被国人喜欢,代表子孙绵延的石榴花,高傲地睥睨众花。它用正红色的标准,制造和加强春已去的遗憾和夏到来的欢喜。

总觉得,今年的扬州人好奢侈,可以随意走出家门、走出小区,到河边、湿地、公园等地去赏花看草。不能辜负啊。纵然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却已经“岁岁年年人不同”了。

何况今年。何况这个疫情不断的春季。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2-5-19 00:09 , Processed in 0.046538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