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744|回复: 7

憩园陪读的日子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3-4 08:35:22 |显示全部楼层
     1


    04年中考,适逢非典,破天荒没有去戴南,顾庄的学生,中考考场就设在顾庄初中。可这并不能减轻我们一家的紧张心情。
   我和老樊都是落榜生,都是属于那种,自己没本事飞,生个蛋孵个小鸟,希望她能一飞冲天的老笨鸟。读不懂?说白了,就是我和老樊当年没有考上大学,就把希望寄托在小樊身上。自从她六岁上一年级,我就一直白天开店,晚上陪她做作业。进入初三,她每一次月考的成绩和名次,我都仔细收藏着,时时和老樊研究分析,临中考了,我做出了统计:年级名次,最好的25名,最差67名,平均38名。我们私下和班主任交流过,这样的成绩,在中考中,发挥得好,可能考上兴化中学的自费生。
    自费生,意思是要多交三万块钱,才能取得兴化中学的入学资格。两千年刚刚买下顾庄的房子,手里余钱正好用完。本来压力也不大,可是老樊回老家一趟,来了店里,就唉声叹气。我一问才知道,老家的房子旧了,一到下雨天就漏,公公婆婆在家里不得安身。可是回家砌房子,哪有钱呢?樊老二在外面弄大船,侄子跟着我上完初中,现在正在兴化中学上高二,他也不会回家砌房子。老樊仰在铺上叹气,“养两个儿子有什么用!娘老子住都住不安身。”我看他颓废的样子,想到家里前几年已经买好了木料,就打电话给我弟弟,借了四万块钱,让老樊回去新砌了三间房子,装修好,让公婆住进去,才看到了老樊的笑模样。
   这两三年,又攒下点钱,本来想还了弟弟。小樊舅舅说,“你别忙还,我现在又不急用。万一丫头能考上自费兴中,这钱你还要派用场。”
    上学的钱已经备下了,只等她在中考中,考到兴化自费的分数。中考,就在我们一家三口热切的期待和隐约的担心下临近了。
   14号下午,陪小樊看完考场,回家后,老樊已经准备好晚饭。我们俩尽量不提中考的事。小樊明显没有平常吃得多,吃得香。饭碗一丢,就去看第一场的语文复习资料。挨到八点,我让她早点洗澡睡觉。九点她上了床,翻来覆去到九点半,还是睡不着。老樊着急了,直转悠。
     我一边跟小樊扯着闲话,一边上床,盘腿坐着,把她抱在怀里。一只手托着她,一只手轻轻拍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见她发出了细微的鼾声,知道她睡着了,才意示老樊,把她抱去放平了,肚子上盖一条毛巾被。老樊招手让我走,我两条腿早被小樊压麻木了,歇了好久,才轻手轻脚地退出房间。
    一夜睡得还好。十五日早上,吃完早饭,我送她去考场。母女俩步行,一边照应她把握好时间,不要紧张。到了学校门口,小樊对我说:“妈妈,我进去考试,你不能回家。你要站在学校门口,我心里才不怕。”
    “好的,我不回家,就站在学校门口。等你考好了,我们一起回家。”我一口答应。
    看她和别的孩子一起进去了,走到教学楼下,又回头望,我知道她在找我,立即举手,朝她挥舞了几下。她看见了,也举手回了个“V”字,才转身进了考场。
   我一直等在校门口,直到考试的铃声响起,才急急忙忙回家。家里一大滩事,怎么能站在学校门口等。答应她是哄她的。在第一场考试结束前一刻钟,我又跑到学校门口等她,心里五点六点的,不知道她考得怎么样,也不能问她,等她出来,察言观色吧。
   铃声一响,学校的大门就开了。陆续有孩子出来。我睁大眼睛,在人流里寻找着小樊,老远就看见她出来了,脸上红扑扑的,挂着笑容。我放下心来,起码这一场没有考砸。
    小樊也没有考前紧张了,该吃吃,该睡睡。老樊装着很懂的样子说,这就和打仗一样,没有开战之前,都哆嗦,枪一响,就不怕了。说得好像他当过兵打过仗似的。
    三天很快考结束。我已经收拾好换洗的衣服,还有三张准考证:泰州中学,扬州中学,姜堰二中,这三个学校的自主招生考试,我已经去报了名。多张几张网,万一哪个碰上了,就不愁没有好高中上啦!
     三四天的时间,从泰州考完,立即去扬州,最后一场是姜堰二中,小樊前两场考出来没有笑脸了,最后一场考试前,可能吃坏肚子了,接连去了几趟厕所。我心想,这几天白受罪,肯定没有希望了。
     回家也不敢告诉老樊,一个人愁也罢,不能两个人愁。在等待分数的日子里,小樊也被我问得没数了,一会儿说考起来了,一会儿说可能错了。我睡不着的时候,就坐在床上,拿一枚硬币在手里抛,心里默默念叨:有字的一面朝上就是考得上。可是抛来抛去,还是一会儿考得上,一会儿考不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3-4 08:36: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紫 于 2018-3-4 08:39 编辑

2


    六月二十二,从姜堰二中考完回家,一家人心事重重。
   老樊一会儿就从木材市场转回来,在店里转一圈,看看躲在房间里的小樊,什么也不说,就又转去了市场。
    小樊整天也不出去玩,在床上,坐一会发一会愣,躺一会发一会愣。我怕她闷出毛病来,就叫她出去找同学玩。她苦着脸说:“不能出门。看见我的人都问,考得怎么样?我自己一点数也没有,不知道怎么回答,还不如躲在家里。”
     我想想,也确实是,以前有过这些笑话,某家的孩子,考完回家,谁问他,都是信心十足,考得好!分数一出来,让人大失所望,什么也没有考得上,能让人家笑话几年。反正泰州中学的分数23日就出来了,24日上午就可以查到姜堰二中的分数,扬州中学要26日才知道,在中考成绩出来之后。扬中是去试试看的,本来就没有抱什么希望。就等泰州中学和姜堰二中的成绩吧。
   这一天,只要店里没有顾客,我就用硬币自己占卜,算来算去,没有一个准数。我也知道这个行为太愚蠢,但实在无法排解内心的焦虑。
   一日三餐,也不知道吃的什么滋味。
    晚上看了一会电视,准备睡觉。老樊还坐在柜台前,守着电话机。难不成他要等到零点?还有两个多小时,不若先睡一会儿。他听了我的话,说:“你先睡吧,我上床也睡不着。”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烙烧饼。起来去看看女儿,她闭着眼躺着,我知道她醒着,在假装睡觉:没有一点鼾声,眼睫毛还一抖一抖的,她也在等省泰中的成绩和分数线。
      好不容易挨到零点,老樊坐在电话机前,对着准考证号,拨打查询电话。里面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他焦急地说,打不通,怎么办呢?
     “肯定查询的人多,你输了准考证号,不停地重拨。”
     终于通了,我在旁边竖起耳朵听,一边拿笔在纸上记下分数,数学考差了,总分比省泰中提招分数线差了十几分。考出来她就说难,泰州中学提招没有希望了。扬州中学更难考,本来就是去打酱油的。姜堰二中提招的考试也不能抱什么希望,那天拉肚子,能考出什么好成绩来。我和老樊蔫头蔫脑地去睡觉,心里想,这回可能三万块钱送不掉了,够不到人家自费的分数,想花钱也没有门路。

    二十四号,去改中考试卷的老师回来了,我在外面听他们说,兴化市有一个女生,语文考了148分。现在还不知道是哪个学校的。
     我回家一说,小樊眼睛亮了,把我拖进房间里去,兴奋又小心地说:“妈妈,会不会是我?”
       我没好气地说:“你别做梦啊!148分,什么概念呀?一点都不能错,作文也要扣点分呢。你这水平,能考到120分,就是家神菩萨吊得高了。”
     小樊立即像被放了气的皮球,小声说,“我到现在也没有发现哪儿错啊。”
    “你错了自己不知道。等明天分数出来,你看看。”
     很快就听见街面上人,三五成群地谈论,谁家孩子被省泰中提招了。也有熟悉的人,看见我和老樊就问,回答了几次,我和老樊都不敢出去了。
    下午三点多,电话铃响起来,我拿起来一听,姜堰二中打来的,也没有报各门分数,只是说小樊在姜二中提招中,成绩达到分数线,并且被录取在强化班。这消息太出乎意料,我拿着话筒,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老樊从房间里出来,看我抓着话筒傻笑,一把抢过去,又问了一遍,确定了公费,不要钱买了,高兴地大声喊小樊:“丫头,不要愁了,别的都考不上也不要紧,已经有一个四星级高中可以上了。”
     小樊听见了,皱了几天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老樊哼着歌,去忙晚饭。我一高兴,去熏烧摊上,买了十块钱素鸡。看见一个人,我就告诉一个人:小樊考上姜二中啦!
   
      晚饭后,小樊就睡觉了。这几天一直担着心,怕考不上没有好学校上。才十五岁的孩子,受这种精神罪。今天一听考上姜二中了,还不放下心,把这几天欠的觉补回来?
    我和老樊还是睡不着。一方面是兴奋,一方面也想等着查中考的分数。二十五号零点就可以查询。
    还有半个小时,老樊坐得不耐烦了,把小樊中考的准考证拿来,开始在电话机上按号码,没有料到,一下子就拨通了,里面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您查询的号码成绩如下:语文,134分,数学……”老樊伸手就摁掉了,还自言自语地说,“错了,报的人家的分数。”他又对着准考证,一边读一边按,这次拨不通了,已经将近零点,查询的人多,电话一直是忙音。我就在旁边说他,查个分数都能把准考证号码输错,你还能做什么事。
    “我看着准考证按的号码,不晓得怎么会错的。”他一边不解,一边继续重拨。
    “嘟――”一声长音后,通啦。我早就在纸上写好了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政治历史,一边听一边记,语文134,才记了一个,老樊又说错了,想摁掉。我拦着他,等电话里报完,总分739。我也疑惑,她不可能考到这么高的分,是不是错了?
    两个人这次分工合作,我报准考证号码,老樊按电话,这回再弄错,就不是个人!
    “嘟――。这里是泰州市中考查分热线,请输入准考证号码。”
      “您查询的分数如下:语文134,数学141,英语139,物理97,化学99,政治90,体育39,总分739分。”
     两个人面面相觑,原来从第一次开始,就没有错,只不过我们没有想到,她能考这么多分,初三所有月考名次,她排38名,也就是有希望考上自费兴中的水平。难怪老樊听了分数就摁掉,说错了,报的别人家的分数。
     我高兴地跑去把小樊拉起来,告诉她,中考分数出来了,总分739,去年兴化中学分数线719,今年不会有多大出入,肯定有好学校上了。
     小樊揉揉眼睛,并没有高兴,说,“那个语文148的不是我啊!”
    我说,你能考134,已经不简单了,我们都没有想到。考148的,那不是人,是天上的文曲星。
    第二天一早,顾庄炸开了锅,到处贴的喜报:顾庄中学在中考中,达到兴化中学公费721分的36人,达到自费线的有66人。我刚刚开门,就有邻居来告诉我,十字路口贴了喜报,你家小樊在榜上排十三名。
    家里也炸开了锅,一个小时之内,泰州中学打来电话,说按中考成绩,小樊被泰州中学录取了,分数线722,也是公费生。姜堰二中负责招生的刘老师又打电话来催,赶快去报名。
     肉多了挑瘦的吃。小樊考了739分,我和老樊没主意啦。到哪儿去上高中呢?
    有几个分数相近的家长,聚到我家,一齐说,应该去姜堰中学报名,这个分数,应该可以进姜中。谁不知道姜中在高考中的升学率,我抓了钱和准考证,随她们一起,叫了车,直奔姜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3-7 10:15:09 |显示全部楼层
3


   当我们来到姜堰中学的大门口,看见门口已经聚拢了一大批家长,门卫拦着,不许进去,说里面还有高一高二的学生上课。许多家长有点受不了冷遇,说考了这么高的分数,来报你们姜堰中学,你们怎么这种态度?门都不让进?
     我有心理准备。提招考试的时候,扬州中学根本就不许家长进校,大家都在马路边呆着。泰州中学也是,学生进去考试,家长在外面晒太阳。只有姜堰二中,开了大门,把送考的家长让进食堂,还供应了午饭。这种“行大欺客”的事见识过了,便不再为人家的傲慢而不快。凭人家姜堰中学的高考升学率,人家有傲慢的资格,你不服?你可以回家。
    在大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门卫可能接到通知,打开门,让家长们进去了。在南北走向的大道上,家长们茫然四顾,不知道到哪儿、找谁报名。
     我看见有家长好像很熟悉地转去一个办公室,我立马就跟去了。哈哈,原来在这儿报名!我赶忙在后面排队。五六个人过后,轮到我了。我把准考证,户口簿,双手奉上。接受报名的是个女老师,一看我递过去的户口簿,说:“现在只接受本姜堰市的新生。励才和兴化的,要等领导开会决定分数线。”
     原来前面报名的,都是人家本市的新生。分数线是719。旁边几个家长起哄了,他们是励才的,也是姜堰市户口,而且都是高分,我看了几个手里的分数条,都是740往上的,750以上的也有,怎么不要他们,把他们和我们兴化的放在一个档次上呢?
    我心里想不通。正在好奇,有人打听到消息:姜堰中学收励才的学生,分数线是745。收兴化市的学生,分数线是735。要去校长室,等校长甄别了,开出同意书和缴费单,才可以去缴费报名。
     我心里一阵高兴,小樊够到人家的分数,还多4分哩。连忙随着人流,去校长室外排队。终于轮到我了。
    进去一看,是个五六十岁的男人,很威严的样子。我把准考证和分数条递过去,旁边有一个年轻的老师拿去查询了,说分数正确。校长翻开户口簿,脸上有了一点微笑:“哎呀,九零后啊!”
     我连忙接上话,把小樊夸了一顿。校长说:“这个学生,我们收了。但要办学籍卡,有点麻烦,你要多交四千块钱。”
     我一听,心里有点肉疼:够到你们的分数,还要多交四千块钱?有什么公平可言!人家又没有喊你来,你兴化的家长,颠簸颠簸地自己跑来的。这时候,我心里就恨,我们兴化怎么就没有这样牛逼的学校呢!不满归不满,容不得我犹豫,我赶快点头表示同意,接过校长手里的同意书和缴费单,嘴里还一遍遍说着“谢谢,谢谢。”
     出了校长室,我才仔细看看同意书,其实就是一张纸,上面有一行龙飞凤舞的字:同意报名。刁。
     原来这个校长姓刁。我攥着同意书和缴费单,在一长串的家长后面排好,心里盘算着:学费先交二千,加上多交的四千,就要六千。好在我来的时候,老樊把家里的八千块钱都塞到我包里,不然又要回顾庄拿,岂不是要误事。
    下午两点多的太阳,晒得树叶都耷拉着,我一路赶来,东打听西打听,也没有顾得上吃饭,带来的一瓶水早喝掉了。肚子饿,人又渴,我排在队伍中,又不敢去买水喝,怕前脚刚走,后脚就没有我的位置了,又要重新排队。只好咬牙坚持着。
     五个……四个……,我眼巴巴地看着前面慢慢移动的人头,心里默默数着。还有两个人,就轮到我了,赶快,赶快,交了钱,我要去吃饭喝水。
     “叮铃铃――”手机突然间响起来,我一看,是我家店里的号码。
     “老王,你有没有报到名?”老樊的声音。
    “在排队呢。还有两个人,就轮到我了。”
     “那你回来吧,不要交钱了。”
      “怎么?不上姜中啦?正好还多四分,再少考五分,人家就不要了。”我有点不理解。
     “刚刚小樊班主任来了。”老樊说,“校长在上面受了压,回来压班主任。考上兴化中学的学生,不许去外地报名,要动员去兴化中学。”
    我一想,小樊的班主任,平常对学生很好,他教数学,星期天常常把小樊逮去补课,没有收过家长一分钱。他就不盼自己的学生好?
     “班主任老师怎么说的?你别听他,我们肯定要挑好学校上。”
    “老师也没有说要我们去兴化中学。他说,老樊,你该去哪儿就去哪儿,别舍不得我被校长骂,我被校长骂就这一阵子。”
      “那你还叫我回去?”我话没有说完,小樊把电话抢去了。
    “妈妈,你回来吧。我想去兴化中学。我们老师可怜死了,巴巴地把学生教好了,没有得到一点好处,反而要被校长骂。其实到哪儿不是要自己用功学?去兴化中学吧,我会认真学习的。”
    这一刻,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不为别的,只为小樊的知恩,感恩。
     “把准考证和同意书、缴费单给我。”接受报名的老师对我说。我挂了手机,粗声大气地说:
      “不报名啦!我家孩子去上兴化中学。”在所有人讶异的眼光中,我离开了姜堰中学。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3-10 13:07:06 |显示全部楼层
这让兴化中学情何以堪!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3-10 19:24:22 |显示全部楼层
刘永福 发表于 2018-3-10 13:07
这让兴化中学情何以堪!

实际情况就是这样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3-10 19:25:27 |显示全部楼层
     4



      我一回到顾庄,遇到的人就问,在姜中报名了?知道我放弃了,回来准备去兴化中学报名,一个个都很替我惋惜,叹气的,摇头的,就差没有当面骂呆子了。一路上我也仔细想了,不是顾庄中学的老师们,在初中三年里,一直对她思想上鼓励,学习上狠抓,她哪会考出这么好的成绩!现在她不去兴化中学,校长挨上级批评,连累老师吃瓜落,做学生的能这么不地道吗?
      刚坐下,一碗饭没有吃完,班主任老师打电话来了,说学校里安排好了车子,送家长们去兴化中学参观、报名,人都到了,就等我们家。
     我报名的钱和资料准备得好好的,说走就走。老樊说,你把丫头也带去看看,先熟悉一下。小樊放假在家,也没有什么事做,天天在店里帮忙看店。听见老樊准她假,高兴得嘴直咧,连蹦带跳追上了我。
    来到学校门口,几个初三的班主任和教导主任都在,我一看,家长有认得的,也有不认得的,除了几个教师子女,去兴化报名的,没有分数超过小樊的。我隐约担心起来:三年以后的今天,我会不会因为今天的决定而后悔呢?
     小樊想不到三年以后的事,她从车窗看着外面,什么东西都很新鲜。长到十五岁,她没有到过比顾庄更大的地方。中考前,我给她许了诺:考上兴化自费,就带她去兴化逛公园,拍写真照片。一路上,她就不停地问,哪天带她去拍照片?
     是上学重要还是逛公园拍照片重要?我没好气地对她说,不是她心软,我已经在姜中报好名了。
     顾庄学校安排送家长去报名的中巴车,一直开进了兴化中学的大门。从门口经过的时候,我就看见五六块喜报牌子,矗立在学校大门两边。这一定是今年高考的情况。我下了车,没有随大家往里去,拉了小樊,去大门口看喜报。
    “妈妈,妈妈,这个朱荣芳是文科状元,考上北大了。”小樊兴奋地指给我看。而我的目光在搜寻本一本二的人数。因为我心里明白,小樊再怎么努力,也不会是状元,三年以后,能考个本科,给我和老樊出了考不上大学的气,便是老樊家祖坟冒青烟啦。
     二本以上一共有八百多人。我心里思忖着,小樊739分,在今年兴化中学录取的新生中排名117,前200名学生,编排在四个强化班,肯定是最好的老师教,即使成绩再下降,也不会三年以后滚到九百名去吧?这样一想,心里仿佛有了底气,随一起来的老师去报了名,先交了2000块钱,领了一些初高中衔接的作业。天色已晚,跟小樊商量:今天先回家,这一天,妈妈从顾庄奔到姜堰,又回到顾庄,再上兴化,人累了,天又晚,等缓过几天,一定带她来兴化拍写真照片。
      回家的车上,一起来的家长,就有人说要在学校门口,租房子陪读。我想起家里的服装店,还有五个孩子:我妹妹家两个,弟弟家一个,老樊姐姐家一个,还有婆婆娘家的一个侄孙,都在顾庄上学,平常吃住都在我家,连星期天也不回去。租房子容易,问题是谁有空去陪读?
     小樊也知道家里的情况,她说,妈妈,租房子陪读,要多花钱,我住校,也一样的,我保证认真学习。
     看着她懂事的样子,我欣慰地笑了,奔波一天的劳累,烟消云散。
   这一个暑假,老樊也不失眠了,夜夜一觉睡到大天亮。
    这一个暑假,小樊也不要熬夜了,天天做完作业,想玩就玩,想睡就睡。
     这一个暑假,我尽管忙忙碌碌不得闲,还是从124斤长到了134斤,突然发现,衣服都变小了。
    八月初,天气热得没得命,街上人少了。我关了一天门,带小樊去兴化,在“新新娘”,花了300块钱,拍了一组写真照片。看着化妆师一打扮,我才发现,原来小樊还是个美人胚子哩。
     沾沾自喜之余,又有点担心:漂亮的女生,上了高中,容易受到干扰。于是,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一边教她洗衣服,一边说些早恋的危害。说的回数多了,小樊不耐烦起来:
    “兰姐呀,我耳朵听出老茧了。洗衣服:先用冷水泡,然后热水冲洗衣粉,泡衣服,先洗领子和袖子,再洗前襟和下摆。还有最重要的一条:不能谈恋爱。”
     小樊就这点好,我们说什么,她就听什么。尽管也有阳奉阴违的时候,但和父母对着吵的事,从来没有过。
    买了一个拉杆箱,该收拾的行装都已经收拾好,该嘱咐的话也说了几十遍,八月二十二日,我要送她去学校,准备参加新生入学前的军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3-10 19:28:34 |显示全部楼层
   5



      明天就要送小樊去兴化中学参加军训,她自己把夏天换洗的衣服,挑了几套,叠好放进拉杆箱里。我又塞进去一打三角裤头和一打袜子,怕遇到连续几天下雨,没有替换的。
     小樊爷爷前几天就觉得不舒服,在顾庄医院挂了几天水,不见好转,老樊去超市买了一大堆零食,嘱咐我送女儿去学校,他自己和他姐姐一起,带小樊爷爷去泰州人民医院看病。这一大堆吃的,装了两大方便袋。
     我看看不妥当:明天去学校的,顾庄有二十几个学生,人家看见我们带着这么多零食,就知道我姑娘是个好吃精。好吃归好吃,不能让人家都知道,以后长大了还要嫁人哩。我就说,不要带吧,或者少带点。小樊想了个办法:把拉杆箱里的衣服全拿出来,把零食装进去,箱子关上,谁知道里面是什么?至于衣服,就装进方便袋,提在手上吧。还好不要带行李,被子,蚊帐,脸盆,热水瓶等,都是学校统一配发。
     一切收拾好,老调再重弹:要认真学习,不能谈恋爱。只有好好上学,三年以后,考个好大学,才能找个好工作,有了好工作,才能找个好女婿。你如果考不上,就排在墙角等人家挑,你有本事,好小伙排着队等你选,不要老早就去谈恋爱……
     我自认为政治思想工作讲得很生动,肯定能让小樊记住。谁知道她嬉皮笑脸地问:
   “你和爸爸都没有考得上大学,是谁挑的谁呢?”
    我看着她,心里想发火,但是一想,不能发火,还是要用自己的悲惨经历来教育她。
      “我和你爸爸都没有考得上大学,两个二流子,能找到什么好对象!他排在墙角等人挑,我也排在墙角随人选,可是,左等右等,也没有人看得上我们。后来,我们两个没有人要的坏木头,就滂到一起去了。没有一技之长,没有体面的工作,你看看,爸爸妈妈活得多辛苦。生个孩子,想吃西瓜,还哄你是炸弹。你说说,你要不要认真上学?能不能像我们俩一样,文不像秀才武不像兵……”
      “知道了,知道了。”她不耐烦地说,“我怎么没有看见,哪个墙角有人排着队等人挑?”
    “活宝!这是比喻,比喻,你不懂啊?”见我作势要打她,小樊一溜烟跑了。

     在顾庄没有看见去兴化的家长,一到学校门口,就遇到了。有送孩子先来的,也有已经在学校对面租了房子陪读的。我们徐富的汤嗲,儿子在上海做生意,租了房子,让老俩口在兴化带孙子上学。一看见我,亲热得不得了,在兴化遇到徐富的人,是正宗的老乡啊!汤嗲邀我去他租的房子玩,我答应他,帮小樊把宿舍弄好,就来遇他。
    从兴化中学的大门进去,迎面是一座大楼,“励精楼”三个字赫然入目,我想,这大概是兴化中学的领导们,表示要励精图治的意思吧?小樊很快在公告栏里找到了自己的班级:十三班。她去领行李的时候,我听见旁边有家长在谈论:十三班是文科强化班。我心里立即笼上了一层阴云,我和老樊都是文科生,不能让小樊和我们一样,她一定要读理科。等她军训完再说,高二才开始分文理科呢。
     领了行李,从“励精楼”向北,西边是食堂,东边是女生宿舍。进门有宿管员,这样我放心了,毕竟有人管她,不会出什么差错。
      帮她铺好床,安置好拉杆箱和衣物,给饭卡里充了五百块钱,又在门口买了一张电话卡,三十块钱。嘱咐她,学校里有许多插卡电话机,有什么事就打电话回家,没有事,周末也要打电话报告一下。
      小樊到了一个新环境,见到许多新同学,很兴奋,我说什么她答应什么,巴不得我早点走,她好和新同学玩去。
    “我回家了,你送送我呀。”我想到马上要回家,把她一个人丢在学校,心里有点舍不得,就叫她送我。母女俩一边往校门口走,一边说话。我突然想起来,应该留点钱给她,万一要买什么,或者老师让交什么钱,她身边不能分文没有啊!
      留多少钱给她?多了又怕她丢了,或者乱花钱,养成大手大脚的坏习惯,少了又怕她不够用,我就问她。
      小樊从来没有拥有过自己的钱,听见我说要留钱给她,更兴奋了,笑着说:“妈妈,你给我五十块钱吧。”
     她没有花过钱,不知道五十块钱能买多少东西。我说,给你二百块钱,不需要的东西,不许瞎买。
    她接过钱,在励精楼前,就站住了,朝我挥挥手,“你走吧。”
     我转身走向大门,眼里模糊起来,这个没良心的,竟然一点也不留恋我。我走到门口,再转身朝里看,哪里还有她的人影,早和她的新同学谈笑去了。
    学校大门对面,北边是新城小区,陪读的家长,大都租住在这儿。向南有一个邮局,七八间门面房之后,有一个圆门,上面有两个字:憩园。原来这也是一个小区,听说汤嗲就租住在这儿。
     2路公交车来了,我心里记挂着关了门的服装店,还有在泰州给公公看病的老樊,没有心思去找汤嗲了,赶快回家。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3-12 08:16:20 |显示全部楼层
  6


一整天,心里慌慌的。
      老樊在泰州,也没有个电话回来,他姐弟俩陪婆婆,还请了二表弟一起,带公公去看病,我估计不会有什么大事吧,生病之前,他和婆婆一直在老家种田,身体虽然单薄,但没有什么大毛病。这次连续几天发高烧,在顾庄挂了几天水,没有好转,去泰州,肯定能治好。
      我心里最牵挂的还是小樊。十四年,没有离开过我一步,突然要独立生活了,不知道她能不能适应。还好在家里,我已经教了她怎么洗衣服,别的也没有什么难事。怕就怕军训的教官严格,天又这么热,她会不会吃不消……
     
     一人人在店里,上午有顾客的时候,忙起来就理不到担心。闲下来,就东想西想的,越是到下午,心里越发焦虑不安:老樊和小樊,怎么一个人也不打电话回来?跟我说一下情况,也省得我坐立不安呀。

     “嘀铃铃――”我正在转圈,一声电话铃声吓我一跳,连忙跑过去,拿起话筒:
     “哼――嗯――”话筒里传来老樊的哭声,我一下子心里沉甸甸的,莫不是公公病情加重了?
     “老樊,你别哭。什么事,你说。”
      “玉兰,我爸爸……他走了……”
      走了?去哪儿了?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听着话筒里老樊在嚎啕大哭,我手里的话筒掉在地上:前天还好好地能说能走的人,说没就没了?听着老樊这样撕心裂肺的哭声,想想公公才63岁,还没有享到儿女的福,就散手归去,我顿时泪流满面……
     夫妻俩在电话里哭了一通,我想起来,公公不在了,我要帮老樊料理公公的后事,不能光顾着哭。“老樊,你不能再哭了,想办法带老爷子回来。通知樊老二。我打电话给班主任请假,让小樊回来。”
      撂下电话,我头脑里一片空白,抓了家里千把块钱,拉下卷帘门,遇到邻居双凤,她吃惊地问:
      “啊?玉兰,你哭什么事?”
       “双凤……老樊带他爸爸去看病,老人死在医院里了……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前天在顾庄还看见他的,怎么这样快啊!”双凤一边叹息,一边说,你要先买一匹白布,再去买点菜。
     我失魂落魄地去买了一匹白布,也不知道够不够,和店主是熟人,人家说,先不要给钱,多了来退,不够明天再来拿。接着去苏果超市拿了十条香烟,记了帐,明天还要多少再来买。又去中心街北头的菜场,买了一些蔬菜和肉,估计五百多块钱。叫了一辆面包车,一面不停地擦着眼泪,一面往老家赶。
     面包车停在庄前,早就有亲戚和乡亲们在村前等着,大家帮忙,把白布扛进家去,把蔬菜和肉直接抬到庙里去,村里人家有什么事,都在大庙里忙饭吃。我掏钱想付车费,口袋里空空的,还有五六百块钱,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司机说,你先去忙吧。
      门口的几个老人,和我一起往家走,这个说:老大家的,你不能哭,一哭就乱了,家里要有人问事哩。那个说:听到电话,庄上人就撬开你家的门,抬了几百斤稻去碾了米,又着人卸了大门,在村前公路上等到他们,刚刚才抬了你公公回家……
     
      走到门口,就听见婆婆和大姑子的哭声,我目光搜寻到老樊,他呆呆地坐在西房门口是一张凳子上,两天没见,仿佛老了二十岁,眼睛红红的,喉咙嘶哑了,看见我,嘴一瓢,又哭起来,就像一个无助的孩子……
     我揽过他的头,陪他大哭一场。一小半是哀伤公公早逝,一大半是心疼老樊,从此以后,他就没有父亲了,赖以遮风挡雨的那片屋顶,尽管不如人家金碧辉煌,只是普通的茅草屋,随着公公的离去,这一直庇护他的屋顶,一去不复返啦。
      哭过一阵,我把家里的事,委托给本家二先生和叔伯二舅,他们俩为人厚道,做事有板眼。差什么,让他们列出单子,着人去买。
    等到天黑,小樊回来了,姐夫和樊老二一家还在路上。天井里,帮忙的人已经搭起了棚子,公公躺在冰棺里,来看望的乡亲络绎不绝,十几个假和尚,已经吃了晚饭,等在一边,等孝子贤孙到齐了,才可以烧寿纸,和尚们才可以吹吹打打做佛事。
     等到十一点多,外面有人来说,回来了,回来了。我抱着小樊,她已经睡着了,连忙把她摇醒。
     “爸爸――你怎么不等我回来啊!”樊老二一进门就跪倒在公公头前,放声大哭。老二媳妇跟着进来了,婆婆一看就拉着她的手哭起来,老二媳妇赶忙安慰婆婆:“老奶奶,你别哭了,我们不知道老爷子走这么快,以后你要死,我们早点回来。”
    乱纷纷的,就有人指挥我们,按顺序跪好,开始烧寿纸,和尚们开始吹打。过后的这三天,我们像木头人一样,被指挥着不停地跪,不停地磕头,不停地在村里转悠,光是“送饭”,就不晓得送了多少趟,从家里到庙上,走到一个路口就跪下烧纸磕头……
    亲戚朋友都来了,庄上的乡亲,一家不少,在大庙里,一天三顿,每顿都是几十桌,有人买菜,有人忙饭,开饭时间,庄上的大喇叭一喊,大家自动去吃饭。
     这三天过去后,我剩下半条命,老樊剩下一口气。接着就是复三,头七。我送小樊去兴化上学,在等车的时候,我对她说,以后我老了,死了,你千万不能这样在老家弄三天。
     小樊不解地问,不这样怎么办?
     “悄悄地送去火葬场烧了,骨灰往唐港河一倒,自己回家。”
      “如果以后舅舅问你哪去了,我怎么说呢?”小樊上了车,隔着车窗问我。
     “你就说,你妈旅游去啦!”
    刀斫在哪个身上哪个疼。公公去世后,我忙着店里的事,照顾着五个孩子上学,早就不伤心了。老樊半死不活的,几个月都没有缓得过来。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18-12-19 10:22 , Processed in 0.062500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