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147|回复: 0

海南岛上春风暖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3-5 20:51:37 |显示全部楼层

  海南岛是温暖的,一年到头四季如春。踏上海南岛首先吸引我目光的是植物。椰子树不必说了。当一排排的椰子树与一排排的棕榈树错杂排列时,我忽然发现它们长得那么想象,连开出来的花都差不多。后来查询得知,椰子与棕榈同属一个科。椰子树上结了很多椰子。但是椰子不是一只一只结出来的,而是像葡萄那样一串串的开花,一串串地结果。我看到的最多一棵树上,结了八个大串,每串有多少个椰子?正在销售的椰子就是一串一串放在小贩身边,少说点十几只。以每个椰子三到五斤计,这棵树的承重能力,叹为观止!

  芒果树上垂吊了一个个的芒果,像吊着的一个个大鸡蛋。没有成熟的芒果,青青的。成熟后却有了青色紫色和黄色的差别。它们都很好吃。买当地人刚采摘的芒果,比在超市买来的好吃多了,那种鲜香甘甜,难以描述。最早认识芒果实在像章上。一粒金光闪闪的芒果被很多人别在胸前。等能买到们吃到时,好像没有期待中的神圣,不是我喜欢的味道。这次吃到新鲜的,好吃!同样一个个吊着的还有菠萝蜜,它比芒果大了多少?

  香蕉怎么长?一根杆子上长出一把把的香蕉,它们弯弯的像二师兄的多齿钉耙,却是弯头朝上,不是往下垂的状态。地心引力在香蕉身上有点不那么强烈。纵然吃过相当多的香蕉,不看到怎么也不会想到它们在树上的造型。长熟的香蕉不是黄色的,黄色是熏出来的美丽。刚摘下的香蕉貌似青涩,非常香甜。木瓜树没有见到,吃到刚摘下来的木瓜真美。大木瓜一个一斤多重,十块钱买三个像抢的一般。软软的木瓜没有芒果强烈的气味,淡雅柔情。百香果是个另类,好像没法吃却吃了后味美难忘。它供人享受需要费点小事,先将它破开,倒出里面带籽的囊,兑进不热的开水加上蜂蜜,一杯下去别提多爽!

  海南岛上的水果,像歌里唱的一样,不分季节,常有常新。海南岛很大,比我以为的大得多。绕海南岛一圈五百多公里。他们自以为的特产,没怎么提水果,是动物。如文昌鸡、加积鸭,东山羊、五指山的蚂蚁鸡、小黄牛等。还有野菜和米粉。海南酸辣粉、抱罗粉、后山粉等,都是一样的原材料,品尝下来,细微的差别真的有。小黄牛带皮、很嫩。我们看到过在路上悠闲漫步的小黄牛群,也看到过躺在路中间的加积鸭。

  享受美味之余,我更喜欢看看那些看不到的美丽的花。不知为什么,大多数的花居然都是红色的,火红的热情。在惊叹洋金凤的娇艳时,还没想到后来会看到一系列只闻其名不知其长相的花儿。有一种红花,大大的花盘,顶着一簇高高在上的花蕊,像燃烧的火炬。这是什么花?叶子大大,花朵大大。它的名字就叫火炬花。哈哈,原来给花命名的人与我一样,依形取势啊。还有一种红花,同样花朵很大,开在很高的大树之巅,叶子羽状。它的花瓣花蕊没有火炬花大,一样的红。我不止一次看到,不止一次询问路人,没有一个人给我肯定的答复。我的形色发挥不了作用,太高了。

  终于,在梅州的客家博物馆大院里,我看到一株。正好在二楼窗口有花开着,我认认真真看了后,用形色辩论。有了,凤凰木!早年读琼瑶小说,有对凤凰木的描写。还有一部电视剧插曲开头便是“金盏花开了,凤凰木红了”。原来凤凰木长成这样。那花,不用于洋金凤的红中带黄,是纯纯的正红色。三角梅倒是颜色多,也以红色的为多见。

  台湾相思,满树黄花。黄得不张扬,一如相思的刻骨却看不见摸不着的深深浅浅。估计这品种最早只有台湾有,其实如果没有说明,我会以为它是棠棣花。木棉花不在盛开的季节,很遗憾没有看到。但是看到了很多木棉树,弄清了心中一个不正确的感知。受舒婷《致橡树》影响,我以为木棉花很娇小,它追求独立的人格站立在橡树的身旁。实际上木棉树自己就是高大的乔木,身上还有比较粗的刺。哈哈,不仅有独立的人格,还有对狎昵者的高冷。

  太多了。几天的海南行,有太多想要记录的东西。或者说,我再多的记录,都不能穷尽我的内心!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18-6-24 13:12 , Processed in 0.078125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