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58|回复: 1

(书评)让爱返璞归真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4-12 08:13:5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瓦壶天水 于 2018-4-14 14:32 编辑

让爱返璞归真

——尤杰芬短篇小说《彩礼》赏读

◎唐应淦

    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认识尤杰芬。那时,我在兴化市文正实验学校任教,她是这所全封闭民办学校文印室的打工者。每次我去请她打印复印资料时,常看到她正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看小说。我曾戏言:“我要跟校长举报,你不务正业!”现在,因为给女儿陪读,早已辞职在家,专心做家庭主妇。谁曾想,就是这样一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士,早在2015年,她就在某个文学网站连载过12万字的长篇军旅小说,反响热烈。之后又创作了近3万字的女人三部曲,还有一些其他的短篇,着实让我大吃一惊。我不禁想起了一句古训:“人不可貌相。”我还想起了马克·吐温曾在印刷厂当学徒,当过送报员和排字工,是不是也如同尤杰芬当时的职业类型?是不是也如同尤杰芬因为文学作品的面对面浸润而走上创作之路?

    只是,尤杰芬一直比较低调,可谓“养在深闺人未识”,她的所有作品一直藏着掖着,直到我若干次催促才开始在兴化文坛露脸。这些天,读了她的几篇小说,尤其是《彩礼》之后,我忍不住想多说几句。

    首先,《彩礼》的语言具有直率质朴的风格。我们知道,从传统意义上讲,小说是语言的艺术。看多了小说中绵延铺陈的叙述,甚至在无关紧要的话题上纠缠搅扰,你就会觉得,尤杰芬的小说语言有其独特的魅力,直白,率真,没有华丽的辞藻,却又不失鲜活的气息。这种语言,对凄凉的故事氛围的营造,对悲凉的人情关系的揭示和苍凉的人生感悟的描摹,都有着独具一格的审美价值,在小说中称得上俯拾皆是。比如小说的一开头:“家里嫂子、大婶总将未出阁的姑娘比喻成风光无限的官老爷:做一天姑娘,做一天官。我不清楚以前官老爷的生活是怎样的,但我却了解如今年轻姑娘们怎样的恣意青春,潇洒生活。”这样的开篇,没有鸡肚小肠的弯弯道道,而是直入正题,接下来就是描写主人公怎样去“恣意青春,潇洒生活”了。再比如:“我城池的大门一下子全都洞开,守门的卫兵个个举了白旗。我沦陷了。”可以想见,青春美少女的矜持在帅哥的毅然决然的追求面前,是如何刹那间土崩瓦解。俄国文学评论家和小说家什克洛夫斯基曾提出过文学语言要“陌生化”的概念,其实也就是希望广大作者能脱离凡俗的条条框框,大胆创新,使得读者耳目一新。不用否认,《彩礼》的语言能给读者这样的视觉冲击和内心感受。

    当然,干净清晰的表述,并不代表就要被迫降低语言的张力。相反,小说中好多地方给了读者较为宽阔的想象空间,甚至是不露痕迹的空缺留白,让人产生或生活或艺术的共鸣。比如:“我与他交谈时,心头忸怩着甜意,总将舌尖的声音硬生生地挤入鼻腔,从而发出时高时低的鼻音,好似撒娇。”读到此处,你是不是莞尔一笑之余,有种悄悄模仿一下的冲动?比如:“我们都痛恨夜晚的到来,因为这时我们不得不各自回家。”因为身不由己,只能白天才有耳鬓厮磨的机会。夜幕降临前,恋人之间的不舍和幸福,是同样的强烈与沉甸甸。再比如:“看我沉禁在照片里,朵朵有些不耐烦,伸手来抢。我一手抱起她坐了下来,一手指着照片里的男孩对她说:‘周晨曦,看!这是爸爸,他在天堂……’”曾经凄凉的过程和悲情的转折,都因为最终勇敢地扯断有裂痕的婚姻,勇敢地接纳远在天堂的灵魂,而让母女俩的未来有了希望的亮色。

    其次,《彩礼》的意象具有真切贯通的特质。小说创作时,运用意象化的手法,让原本抽象的阐释,变成一幅幅流动的画面,便有了具象的质感,从而给小说带来浓郁的诗意。 在《彩礼》中,就有个贯穿始终的重点意象——彩礼。因为这30万的彩礼,成了“我”与周扬婚姻的障碍;因为这30万的彩礼,成了发现婚前秘密之后的丈夫的话柄;因为这30万的彩礼,还差点成为“我”和女儿朵朵命运的绑带。这30万的彩礼,引领着小说情节的发展,更是男女主人公心头弥久的疼痛。由此,人物的命运、心理、情绪、感觉等,都在这个意象的统领下得以尽情地呈现。也许,这也正是小说以此命名的缘由吧。

    小说中还有另一个不容忽视的意象——荷。有一则趣味横生的婚联:因荷(何)而得藕),有杏(心)不须梅)。我不知道尤杰芬写作时是否考虑到这则趣味联语,但她事实上借助了荷的意象。在夏天,热恋中的两个人,面对荷塘、荷叶、荷花、荷风四举,开心采摘,快乐留影:“哪知枝条太弱,承受不了他的重量,随着‘啪’的声响,他一头栽入了荷塘,将一池碧绿搅得七倒八歪。我大笑着连摁快门……”这里,荷的意象充满了阳光,同时也为日后的悲情埋下了伏笔,前后勾连,上下贯通。小说的结尾写道:“小捣蛋一看见我,手里攥着个照片样的东西,‘吭哧,吭哧’向我奔了过来。我就着她的小手一看,是张照片,是周宇扬跌落荷塘时我抓拍的一张照片。我小心地从朵朵手里哄骗过来。照片上的他,样子即使如此的怪异,但还是帅得……惹人流泪!”这里的荷,是幸福的见证,更是悲伤的定格。荷,本是人所习见的物象,符合日常的生活经验,符合规定的小说情景,并没有奇情异趣和夸张变形,每一笔都是严格意义上的写实,然而由于她能够在意象营造上融入人物的主观感受及她对生命的感悟,使原本无生命的景物仿佛有了自己的生命,获得了超越本体的另一层意义,令读者能在这一意象中感悟到生活的某些本质方面。这一意象的安排,哪怕是个巧合,也算是成功的构思。

    再次,《彩礼》的主题具有时代典型的属性。在当下催婚和闪婚并存的时代,小说女主人公的婚姻具有明显的代表性。为了暗示这一普遍意义,小说没有交代具体的故事地点,甚至都没用写明“我”丈夫的姓名。现在,未婚先孕的现象越来越多,女主人公也不例外,所以赶快结婚就成了头顶悬着的警钟:“我怀孕了。婚事变得迫在眼前。我妈只好亲自登门找上他爸妈。”当双方家长因为彩礼闹翻之后,仅仅是一个冬天都还不到的时间,女方家长另择男子快速成婚也成为了头等大事:“我好像睡了一觉,睡着的时候发生好多事,我都不记得:我肚里的孩子打掉了;我订婚了,一个外村姓朱的小伙,他家愿意拿三十万彩礼娶我;我春节就要结婚啦。”这里的“好像睡了一觉”,既有无痛人流的生理上的麻醉,更有对美好婚姻不抱希望的精神上的麻木。这样的婚姻,其牢固程度和可持续时间都值得怀疑。理想是丰满的,但现实是骨感的,神圣的婚姻总是夹杂世俗的元素。就女主人公个人而言,考虑过工作、情调、长相、毅力等方面;就长辈而言,考虑到了背景、财富、社会地位,甚至是婚恋经历和坊间评价。所有的一切,就像一张无形的大网,将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撕扯得近乎裸体。古人云:“天是风冷,人是钱狠。”说到底,“婚姻实际是两个家庭人力、财力的较量”。于是,30万彩礼成了女主人公和周宇扬之间的一道鸿沟,也成了女主人公和渔档丈夫之间的一段跳板。

    假如婚姻仅仅是生活,或者是生存的一部分,那女主人公和丈夫之间的家庭关系,可以继续将就。哪怕就是于我来说是一种痛苦和折磨的夫妻云雨,我也可以继续忍受,虽然对他而言,“很享受,他认为我的各种不适只是初为人妇的羞涩”。问题是,女主人公什么都可以面对,甚至都可以接受,但当女儿朵朵的生命遭受威胁时是不可以沉默的。鲁迅先生说过:“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幸好,女主人公选择了爆发,否则就只能死路一条,从婚姻到爱女的生命。周宇扬的死讯无疑是当头棒喝,一喝惊醒梦中人:“我要离婚!”尽管30万的彩礼钱只能使用一小部分,而且是“作为孩子看病、上学、抚养等所有费用一次性付清”,给女儿看病之后已是分文不剩,但她终于打碎了婚姻的桎梏,挣破了婚姻的牢笼,从此死里逃生。这是生活的抗争,是婚姻的救赎,更是人性的觉醒。我们应该为之庆幸,为之击掌。

      回首整篇小说,作者没有故弄玄虚,没有故作高深,故事沿着追求爱情——热恋——失恋——婚姻失败——婚姻觉醒的轨迹一路前行,让我们在别样的叙事风格中感悟真爱。小说女主人公的遭遇,让我想起了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中的概括:“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其实,爱的附加条件并不复杂,那就是尊重、理解和包容,相依为命,白头偕老。也许,深谙持家之道的作者是想激发我们对现实中人性与婚姻慢性病变的思考,是想告诉我们:假如说人生是一场倾盆大雨,那命运可能就是一把有漏洞的雨伞,而爱情则是无缝的补丁。它无需华丽炫目,只求返璞归真。因此,我们要感谢尤杰芬的友情提醒,也要感谢她的小说作品,更要期待她更多的真性情文字。

2018411日于昭阳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评论文字,如剖析之刀,既游刃有余,又到筋到骨.对作者对读者来说,都是难能可贵的.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18-4-25 22:09 , Processed in 0.074146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