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302|回复: 2

母亲的生日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4-12 10:10: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刘永福 于 2018-4-12 10:13 编辑

母亲的生日

刘永福

     母亲的生日是农历十一月十七,在老家,习惯说成冬月十七。难到是“冬月”这个概念扰乱了我的记忆?但这也难以掩饰我的愧疚,我在父亲八十岁离世后,才牢牢记住了母亲的生日,也才知道“寒冬腊月”,指的是年前最冷的三个月,十月为寒月,十一月为冬月,十二月为腊月。

     还有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父母不识字,当时家里也没有日历,除了一台难得一响的广播,没有一件家用电器,父母是如何准确地知晓,到了子女们过生日的确切日子?但,在这件事上,父母似乎从没出过差错。父母总是提前告知,你要过生日了。于是,我们就很高兴,到了过生日那天,自然可以一饱口福。

     在我到扬州上大学的第一年,我就把自己的生日给忘了,暑假回到家,母亲问我:你生日怎么过的?我说我忘了。母亲笑着安慰我:忘个生日多活十年呢。妹妹说:你过生日,我们在家吃了面条,母亲还烧了香。从此,我在外,每逢我过生日,母亲都要焚香祷告。佛经里说:“十方如来,怜念众生,如母忆子。”如来怜念众生,就像母亲想念儿女,母亲的爱怜等于佛祖的慈悲。

     父亲过世后,母亲和大哥一家住在一起,四代同堂,母亲不必再操劳一草一木。

     逝者已矣,来着可追。此后母亲的每一个生日我都赶回老家,母亲嘴里只剩下一颗门牙,我们每次都多买一些母亲吃得动的肉圆鱼圆等菜肴果品。但母亲的身体日渐衰弱,不久就得了失忆症,也就是常人所说的老年痴呆,尤其在父亲去世后的母亲第三个生日,当我们赶回老家的时候,母亲一脸木然。我喊他妈妈。她对着我看看,反问我,你是谁?我说,我是你二儿子永福。她竟然说,我还有这么大个儿子?这令我心如刀绞,活着的时候母子已如陌路,这是多么令人悲凉的一件事。

     多亏了大哥大嫂的悉心照料,母亲日渐恢复。能喊出我全家人的名字,能跟我做简短的交谈,能在院里帮大哥家拣大豆,尽管没有谁再要她做什么。虽然她总是重复问我同一个问题,但总比一脸木然让我感到踏实和温暖。

     母亲忘了自己的岁数,我问她,你多大岁数了?她疑惑地问,是不是六十三了?我们就笑,你八十三了。她说,都这么大了。好像在谈别人的年龄。

     不知她为什么想到六十三这个数字,在乡村是忌讳六十三这个年岁的,俗语云“六十三,鬼来搀”。 我们带着她过了桥,在老家,老人生日逢三要“过桥”消灾。

     母亲也忘了我们的生日,她把对现实的记忆像垃圾一样从大脑里打扫干净。

     母亲去年生日的时候,我们买了肉圆鱼圆牛肉等菜肴,妻子负责给母亲“大扫除”,这是妻子的说法,就是帮母亲洗头洗澡,洗晒被褥。洗漱过后的母亲,露出一脸的欢喜。

     吃饭的时候,我们都把鱼圆和肉圆搛给她。但我发现她两次想把筷子伸向牛肉,也许担心嚼不动又缩了回去。我想,她是不是想尝尝牛肉的味道。我对母亲说,你是不是想吃牛肉?妻子就在一旁笑着挑逗:“嚼了还给她。”

     妻子的话有个“典故”。在我很小的时候,由于没人带,父母干活的时候,就把我丢在田头的笆斗里,中途歇工的时候,母亲到田头来看我,母亲就把田头长的老蚕豆嚼碎了喂给我。所以,妻子说“嚼了还给她”。

     我就把牛肉嚼碎了,用勺子送给母亲,本以为她会拒绝,哪知,她毫不犹豫地接了过去,放在嘴里,像孩子一样吃得津津有味。


做一个精神上的贵族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8-4-15 18:54:59 |显示全部楼层
真情,感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4-17 10:20:15 |显示全部楼层
不做作,不矫情,平平淡淡的文字,真真切切的情感,令人动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18-12-17 21:13 , Processed in 0.062500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