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50|回复: 0

古今名人,缔造着不同城市的脉络和格局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21-5-15 07:37:2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扬州小兔子 于 2021-5-15 07:37 编辑

记得明成祖发动“靖难之役”成功后,因为文臣方孝孺不肯受命写诏书,朱棣将要大开杀戒。帮助朱棣成功的道衍和尚姚广孝出手阻拦。他的理由是,如果杀了方孝孺,“天下读书种子绝矣!”可见,就算身为和尚、精通道法的黑衣宰相,也想要在刀下救出一颗种子。因为一旦少了这棵种子,便没有文脉没了根。

翻开中国历史,读书人一直拥有最高政治地位。“士农工商”的大排名,排了很多很多年。因为“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啊。有趣的是,在历史上留下名号的,除了读书人,就是商人。排名第一和倒数第一的两类人。他们被统称为“名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有的,这里不谈。

国家如此,城市一样。生活了几乎一辈子的扬州,有什么名人?作为一个有两千多岁的城市,名人荟萃。打开历史随便翻翻,就有一大串名字熠熠生辉。大汉朝的吴王刘濞算一个吧?往前推,可以推到吴王夫差,没有他春秋争霸,就不会有邗沟,不会有流经扬州的大运河。说到大运河,不能不说广陵大都督杨广,一个一辈子喜爱扬州的人。他恋上扬州,将生命留在了扬州。

那位创建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董仲舒,跑到扬州,任江都易王刘非的国相整整十年。刘非的江都易王,具有原吴王的疆域,物阜民丰。董仲舒的“天人感应”、“三纲五常”等重要儒家理论,在丰饶的江都著述,应该不错。

盐,一直是国家最重要的税收。西汉时,吴王刘濞在扬州筑城,煮盐铸钱,富甲一方。由此拉开扬州与盐的关联之网。从此,这个居于江河要冲的城市,一步步走向繁盛的顶峰。商人的地位不高,官商之间的关系却一直没有断过。

扬州,被称为“最后的江南”,本身地域在江北。扬州名称与地理位置的统一,在隋朝。更早以前,扬州是天下九州之一。随着时间,区域一点点减小。虽然今天扬州没有古九州的扬州那么大,却是延续了从未改变过的名字。这是一个古老的名字,也是一个美好的名字。李白“烟花三月下扬州”,让扬州与诗意更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这次去舟山,游玩舟山名人馆时,忽然生出一个念头:名人,是一个城市的根。舟山居于大海中央,建一个名人馆,颇有些树碑立传的味道。但是这个做法我以为很好。一个不大的名人馆,做不到“流芳百世”,至少让“当下”的人们,知道曾经有人、有很多人为这个城市付出过心血、汗水、生命。

与扬州、与全国大多数城市一样,舟山的建设与发展,与那些“名人”有绝大的关系。看着舟山名人馆里介绍的“名人”,他们有为了保卫舟山献身,有的为建设舟山出钱出力。我常常走过路过的南珍桥、孝嬢桥等,便是来自一位实业家的捐赠。修桥铺路,古代一直延续下来的传统。盖房造屋,另一种为家乡出力的方式。

忽然感受到古代商人的“义”了。“童叟无欺”、“斗满升平”是经商人的底线。相比今天甚多商人的行为,不齿。什么“杀熟”、什么“八折称”,在大商人那里都是小儿科。经商的规模越大,“坑蒙拐骗”的手段越高级。譬如拼夕夕没完没了的“邀请”以及被其它多平台学去的“转发”,像病毒一样。只要打开手机,稍不注意便有不明不白的东西下载了。

买东西也是,买一个拖把桶,标好的价钱不当心细看,竟然只买回一个桶或一只拖把。以为配套的东西,为了显示便宜,被生生拆开,待到收快递才发现猫腻。找客服?一句明写了你没看清楚搞定。回头细看,除了怪自己,还能怎样?

还有更大的商人,自以为垄断了一切,店大欺客不谈,连国家都不放在眼里,公然叫嚣国家的金融体系。自己却用偷换概念的名义,实行上下一起欺。财富,让他忘了国法,忘了“商人重利”是自己的本质,以为真的指点江山了。

这些大商人小商人,注定进不了“名人馆”。商人与读书人,一个在商言商,一个耕读传家,都有自己的原则。正是那些清白做人,认真做事的“名人”们,积淀了一个城市的文化特质,让每一个城市拥有了自己的风貌和个性。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1-6-19 05:18 , Processed in 0.079913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