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559|回复: 6

日子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7-11 20:32:18 |显示全部楼层
《日子》/ 小薇

阿福冷着一张脸,不去吃刘东递过来的肉包子。
它绕过刘东伸长的手臂,又绕过坐在墙角的刘秀,自顾踱步到了堂屋的门栏处,刘家银正埋坐在门栏内的旧藤椅里。
刘家银不过是刚过七十,脸上却已经沟壑纵横,布满了褐色与红色的斑点,眼睛则下陷成两口深井。阿福依偎着主人的脚趴了下来,微微耸起的脊背上覆着蓬软的棕黄色皮毛。
阿福对刘东的冷落,让刘家银想起刘东已经很有些时日不回家了。他抬眼看了看刘东,刘东正讪讪地缩回手臂,一张黑红的瘦削脸,嘴角向下垮着。
刘东眼睛的余光与刘家银的目光碰撞到一起,刘东蓦地感觉经受不住,一点一点低矮了下去。
“我去洗洗手。”他说着把肉包子放到桌子上,抬起跛着的左腿跨过门栏往院子里走去,将父亲刘家银的目光抛在了身后。

院子里空空寂寂,只东墙处置一口大水缸,西墙的花坛内稀稀疏疏栽有几株淡黄色腊梅。去年早秋,刘东的母亲病殁,而她栽的腊梅还在。刘东蹲在水缸旁的地上,细细地舀水洗手。地面上的青砖深深浅浅地斑驳着,罅隙里嵌有薄薄的青苔。
院外不时传来劈劈啪啪的炮仗声,或远或近。楚阳镇一九八五年的大年初一与往年并无不同,店肆、人家都是一清早就要放炮仗的。
自刘东的母亲殁了,刘东就一直租住在县里打零工,很少回家。这次他想趁过年的时机说说屋子拆迁补偿金的事情,盘算着拿这笔补偿金去县招商城租个门面,正经做一点生意。县招商城去年底刚刚招租,各方面政策都很优惠,他断不能错过这个翻身的机会,他还思量着用余下的钱讨个老婆。
因他母亲生前常年多病,仅依靠父亲在镇上学校后勤打杂的收入勉强度日,家境很是栖慌,加之小儿麻痹症留下的这条跛腿,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是光棍一条。他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他实在是太需要这笔钱了。但长时间的不回家,让刘东与刘家银之间有了一层薄薄的隔膜。刘东不由得又想起父亲脸上那两口深井似的眼窝投射过来的目光,有抱怨,也有期求。

“爸,镇上学校要征收咱家屋子的事情,过了年就该办了吧?”
刘东洗好手正准备回堂屋的时候听见说话,迟疑着掩身立在了廊下。那是姐姐刘秀在问他们的父亲。
“怕是八九不离十了,只是公告好像还没有贴上墙。”
“等拆了拿到镇上的拆迁补偿金,我和阿福随便找个地方住下就行。”刘家银的声音沙哑粗糙,撕扯着屋子里滞涩的空气。
“小磊的病看得咋样了?”
“你们虽说离婚了,但小磊不还是他的儿子?他也不能不管小磊吧?你别太苦了自己,让他也出点医药费。”刘家银说完叹了一口气,屋里复又沉寂下去,只听见阿福喉咙里低矮压抑的咕噜声。
“小磊在上海医院看病费钱,又没有明显的效果。医生说,像他这样的重度抑郁症,不是一个两个疗程就能够康复的。今年是不能回学校上课了。”
“小磊他爸给了伍仟块钱,就再也不管了。”刘秀又开口说话了,她的声音干枯,听不出任何的起伏,似乎是在说一件与她无关的事情。
刘东倚在廊下的砖墙上,下意识地掏出打火机和香烟来想要吸上几口,却只是犹豫着取出一根香烟放在鼻子底下嗅着。
“我等会儿就要坐车回上海,小磊还在上海医院里住着。”
“爸,医院那边催医药费了,我想……我想能不能到时多分一些拆迁补偿金给我?”刘秀的声音突然低了许多,踌躇起来。
廊下的刘东瓷在那里,手上的香烟和打火机“啪”的一声都掉到了地上,门栏内的阿福警觉地“汪汪”叫了起来。
刘东弯腰去捡香烟和打火机,一抬头看见刘秀站在他面前。刘秀穿着宽大的藏蓝色羽绒服,颧骨和面颊在薄而起皱的脸皮下棱角分明,脸上一片荒芜。
“东,你都听到了。”刘秀说。
刘东将手上的香烟点着了,狠命地连吸几口,呛得咳嗽了起来。
“小磊的病需要很多钱,这不正和咱爸商量着,姐是想要多分点钱给小磊看病。”
刘秀在刘东面前说起钱的时候,声音哽咽了,似乎是积累了许多的力量才艰难地将这句话说完。她的眼圈红了,泪在眼眶里打转。
刘东顿了顿,将吸了一半的香烟头丢到地上,右脚踩上去,默不作声死劲儿地转着脚踝。仿佛他不是在踩一个香烟头,而是在对付一个可怕、危险的怪物。他太过用力,以至于左边的跛腿支撑不住平衡,踉跄着差点摔倒在地。
“爸,你说句话!”刘东跨过堂屋的门栏,直愣愣地站在刘家银的面前,两只眼睛死死盯着刘家银那张沟壑纵横的脸看。阿福“汪汪”叫着去咬刘东的裤腿,刘东撵了它一脚,阿福惊叫一声跑了出去。
刘家银在旧藤椅里坐直了身子,有了凛严的神情。嘴唇微微哆嗦着,却没有说一句话。
“爸,我要做生意,我还想讨老婆!”
“我不想再过现在这样的日子了,我想努力过得好一点,为什么就这样难?!”刘东一个字一个字地说,说完扭头转身离去。他走得急促,身体不由自主大幅度地颠着,跛着的左腿越发显得短了。
院外又传来劈劈啪啪的炮仗声,隐约夹杂着孩子们嬉笑的声音,煞是欢喜热闹。
“秀,你也走吧,你不是还要去上海看小磊?”刘家银对着站在不远处的刘秀摆摆手。
刘秀用袖口抹着眼睛,离开时轻轻掩上了院门。

刘家银感觉疲惫极了,不由瘫软在了旧藤椅里。
没多久,刘家银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手撑着藤椅的扶手站了起来。
“阿福!阿福!”他从堂屋一直寻到院子里,都不见阿福的身影。他定了定神,推门出去。
那些炸碎的炮仗火药纸如落英一般,早已经在院外的巷子里铺了一地的绛红。远远的,他看见巷子东头拐角处的砖墙上贴了一张纸,走近一看,是楚阳镇镇政府的公告。他凑上前细看,看了好大一会儿的功夫,这才又踩着一地绛红色的火药纸慢慢往回走。
不知什么时候,阿福已经回家。它趴在门口,看见主人后忙急急摇着尾巴迎了上来,亲热地将两只前爪搭在主人的腿上。
“阿福啊,学校只要东边的那块荒地,不要咱家的屋子了。”
“不拆迁了,没有补偿金了,你说东和秀哪一天才能再回家看咱们呢?”
“没人来看咱,没有了拆迁补偿金,也都别苦着脸过日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会好起来的。”
“阿福,走吧,咱回家做饭去!”
刘家银抚摸着阿福蓬软的棕黄色皮毛,絮絮叨叨地说了好些话,说着说着脸上竟渐渐有了几分笑意。他们相跟着经过院子的时候,花坛内稀稀疏疏的淡黄色腊梅正暗香浮动,凌寒独自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6-7-12 13:11:59 |显示全部楼层
厚重的文字,让人感觉到底层平民的生活多么不易!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7-12 15:02:53 |显示全部楼层
关注底层人们的生活状况,写手的良心。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7-12 20:16:55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并不都是赞美诗。谢谢点评,问好晓小!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7-12 20:17:32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点评,问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6-7-16 09:53:15 |显示全部楼层
“不拆迁了,没有补偿金了,你说冬和秀哪一天才能再回家看咱们呢?” 这是社会现实中真实存在的,可悲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7-17 05:48:39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这些都是有生活原型的。谢谢老师关注、点评!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1-7-25 00:10 , Processed in 0.068867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