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散文 小说
查看: 314|回复: 2

四侉子(修改稿)二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16-9-30 14:23:1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翁太庆 于 2016-9-30 16:18 编辑

(二)



      回家后,坐在天井里抽烟的赵德民不禁回忆起去年错杀刘会计家的黑狗的事。

      去冬的一天晚上,朋友家孩子过周岁生日,赵德民被主人推上主桌陪小孩的外公和大队干部喝酒。席间,支书称赞赵德民的红烧狗肉堪称一绝。弦外之音赵德民已听出,立即表示不日将请领导去他家吃狗肉,支书也不推辞,爽快答应。赵德民像揭了皇榜领了圣旨一般,散席后,踏着踉踉跄跄的步子,跑回家拿出了套狗工具。

      其实,所谓的套狗工具,不过是用四五尺长的铁丝做的再简单不过的工具。他把铁丝的一头做成一个固定的小圈,将另一头穿进去,然后又在伸进去的这头绑一根五寸长的小木棒上,这就做成了。这种简易工具在里下河人们叫它为“狗勒子”。

      赵德民套狗本领很大。冬天的夜晚,天寒地冻,巷子上行人极少,赵德民经常在巷子上转悠,寻找猎物。一旦发现有合适的狗,便抛出从“三就点”(即就地收购牲畜,就地屠宰,就地销售肉食店的简称)要来的熏烧猪头骨在地上,狗一嗅到喷香的猪骨头,立刻兴奋地低着头,摇着尾巴,眼睛上翻偷窥施食者。它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地靠近这喷香的诱饵。他装着不看狗,其实是用余光斜视着狗,这一点狗无法知道。就在狗去叼骨头的一刹那,“嗖”的一声狗勒子飞向狗的颈项,紧接着他猛力往回一抽,狗上套了。套上的狗惊恐万状拼命地用四条腿蹬地,竭尽全力想挣脱牢笼,赵得民则紧握小木棒,用力往后拉。这样越拖越紧,套上的狗则越紧越蹬,不过折腾了六七分钟,狗不再动了,永远睁着一双怨恨的眼睛。那时他是出了名的“套狗专家”,有人戏称,四侉子套狗本领盖里下河。

      因为家里常有狗肉,且都是几年生吃粗食的狗,肉很香,酒友甚多。

      板桥故里有遗风。老先生做了知县还那么爱吃狗肉,足见得狗肉肯定是美味。所以那时很多农村干部都效仿他老人家,爱吃狗肉。

      大队里有这样一位套狗专家,哪个干部不愿意结交呢。他们经常拎着酒到四侉子家里碰头。

      今天既然发出了邀请,就一定要兑现啊,否则人家会以为是说酒话呢,今后还怎么面对人家呀?赵德民不能不这样想。只是“三就点”早已关门,原先没打算酒后套狗,不然的话可先准备好骨头。没有骨头引不来狗子,狗见生人一是叫,二是跑,赵德民不禁想起人们常说的话,手中无骨头,狗都唤不来一条。

      就在他心灰意冷之时,一条肥大的似曾相识的黑狗,摇着尾巴向他走来。转悠了好长时间的他,什么也顾不了啦,他迅速将手中勒子抛向了大黑狗,拖到了僻静处,挂上大槐树。借着皎洁的月光,他凑近一看,不禁大吃一惊,这不是大队刘会计家的“黑虎”吗?怪不到这么眼熟。这下要触霉头了,“黑虎”可是刘会计家的心爱之物啊。黑虎这几天可能正发情,在外“搞对象”呢,否则这么晚是不可能在外面的。

这可怎么办呢?他急得团团转,如果有什么法子能将“黑虎”救活,他会不惜代价的。可死狗哪能复活呢?现在只能将错就错了,赶紧剥了皮,埋到不易被人发现的地方去,把狗肢解了,分开藏起来,过两天叫支书等过来碰头罢了。

      再说刘会计家的狗不见了踪影,全家人吃不香,睡不稳,宝贝儿子更是吵着闹着要他的“黑虎”。

      刘会计叫上几个玩得好的朋友和队办厂的厂长、会计四处寻找,可找了两天连根狗毛都没看到。

      晚上,一帮人在刘会计家开案情分析会,讨论狗的去向。

      有人说,会不会被四侉子套走了?刘会计沉思片刻,肯定地说:“不会,我跟他处得这么好,他不可能杀我的狗!”

      他的判断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都说不会。

      有人附和说:“四侉子办事、做人还是有分寸的,他不可能做不仁不义的事。”

      老高说:“不是他杀的,难道狗子会长翅膀飞了?”

      也有人反驳说,不能少了狗子就说是被四侉子剥了,要有证据。

      争论还在继续。刘会计说:“听说他马上要请干部碰头,如果他不敢请我,那狗子肯定是他杀的。倘若这样……”

    过了两天,赵德民果然请大队干部到他家吃狗肉。

    为了这顿晚饭,他还真动了一番脑筋。前天他又到邻村套了一条不大的狗,将整条狗肉全烧了,特地先将狗头端上了桌子。刘会计左瞧右看都不像他家的狗子的头那么大,便放心地吃喝起来。

    刘会计虽是位大队干部,但是实权派,又善于经营人际关系。虽精明,但巴结的人多,经济大权,公章一把抓,很多人恭维他还来不及,谁敢惹他?那到底是谁剥了他的“黑虎”呢?他闲下来的时候,时常思考这个问题。思来想去,除了四侉子,没别的人。还有,自从“黑虎”失踪,赵德民也难得到他家来玩,碰头的次数也少了。众多疑点汇总起来看应是这家伙干的好事!因此,刘会计心里对赵德民总是不太快活,总想找机会报复他一下。

      转眼间到了第二年秋天,赵德民家的几只大白鹅发出高亢的嘎哦声,刘会计嘴角边露出不易觉察的微笑,他叫来老高问道:“刚才是什么东西在叫?”

      老高说:“四侉子养的鹅子呀。”

      刘会计:“噢,是吗,想碰头吗?”

      老高:“跟谁碰呢?”

      “能捉到那鹅吗?”刘会计问。

      “能,他家的鹅认得人,跟我熟得很呢!”老高肯定地答道。

      “好,借他的鹅,跟他碰头。叫厂长让会计再去买些菜,早点去约支书,没有他压不住阵。”

       这样就有了开头的那段故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6-9-30 20:02:18 |显示全部楼层
挺有意思的,继续拜读。很欣赏这句话:手中无骨头,狗都唤不来一条。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6-9-30 20:41:32 |显示全部楼层
不好意思,这是我的第二篇小说,还很稚嫩请多指教。乡间俚语难登大雅之堂,见笑!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中国乡土文学论坛

GMT+8, 2021-7-25 00:45 , Processed in 0.075681 second(s), 9 queries .

技术支持:领风网络

© 2014 zgxtwx.com